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质问上官寒
    不知道睡了多久,上官楠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luwian就靠着她的病床趴着睡了一晚,而上官老爷子已经被上官锦天送回了上官老宅,上官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的,桌子上还放着温热的早餐,看来是上官寒带过来的。

    “醒了?正好,醒了洗漱一下也可以用早餐了!”上官寒指了指桌子上的早餐,luwian也醒了,她抬头看到上官楠睁着眼睛看着自己,一激动差点就扑到上官楠身上,幸好上官寒在一旁她也不敢有什么逾越的动作。

    上官楠脸色有些不太好,眼神里也带着复杂的神情看着上官寒,看的上官寒有些心虚:“你这么看着我干嘛?又不是我让你昏倒的!再说了我这不是给你准备了早餐了,还是说你还在为昨天的事情气我?”

    “你……luwian你先出去,我有话对和上官寒说!”上官楠一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让luwian离开,她觉得上官寒应该可以告诉自己一些什么事情,毕竟她现在的记忆有些支离破碎,想要拼凑成完整的,还需要上官寒的帮忙。

    上官寒看着luwian欲言又止的离开,他心里突然一跳,昨天他处理一些事情来医院晚了,知道上官楠可能在昏倒的时候出现记忆错乱的现象,只是不知道她记起多少了,真是让上官寒心惊胆战啊。

    “你坐!”上官楠指了指刚才luwian坐过的椅子,让上官寒尽量离自己近一点,这样的话交谈起来也不用担心外面有人会偷听。上官楠还不打算打草惊蛇,看看上官老爷子他们还会编出什么样的话来堵住她的嘴。

    上官寒有些犹豫,最后他还是坐过去了,早就知道这一天会到来,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而已:“你记起多少了?我想应该没有多少,记忆错乱的滋味不好受,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你们把我从我和冷逸轩的婚礼上带走,这件事情是策划已久的?”上官楠皱眉,一想到那是她这一生唯一一次的婚礼,上官楠心里就不是滋味,被别人生生破坏掉婚礼,要换做是你你乐意?

    上官寒微微一愣,然后摇头:“找到你的时候你和冷逸轩已经快要举行婚礼了,老爷子的意思是在你们举行婚礼之前把你带走,但是在冷家,你被保护得太好了,所以我们的人只好在婚礼的时候把你带走!”上官寒说的一点没错毕竟他们也是别无选择。

    都说了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但是老爷子的命令,他们也不敢不从,只好委屈了上官楠在自己的婚礼上被带走了,加上上官楠已经怀孕了,老爷子没有做绝把上官楠肚子里的孩子拿走,已经是很仁慈的了。

    “那孩子呢?为什么把我带回来的时候还要啊萱儿带回来?”上官楠眼眶微红,有什么比得上家人分离,兄妹相见不相识的事情更加痛苦的吗?上官楠不是很理解上官老爷子的做法。

    上官寒耸耸肩,他表示他也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知道你生了的时候,老爷子就说要把你尽快带回来,还要把萱儿带回来,之后把你带走了,又把萱儿丢给我照顾,过了大概半个多月吧,我才在医院看到你!”上官寒没说假话,他确实不知道上官老爷子和上官锦天到底对上官楠做了什么,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事就对了,最后上官楠都已经失忆了呢。

    “这件事情我会查清楚的!”上官楠深吸了一口气,她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的记忆不完全,从上官寒口中知道的也只有这么点,还不足够把她的记忆拼接起来,所以上官楠找到了冷逸轩。

    说到底上官楠还是有一些愧对冷逸轩的,毕竟冷逸轩找了她五年,为她养育他们的儿子,并且冷逸轩还为孩子取名冷忆楠,忆楠忆楠,不就是记住米楠嘛?冷逸轩这份心对于上官楠来说实在是难得。

    “你……你最好还是别乱想,现在老爷子还没有发话,他要是知道你有什么小心思的话,说不定会把你囚禁在家里,到时候你想去找谁都不可能了!”上官寒一眼就看出上官楠想要去找冷逸轩问个清楚,现在是特殊时期,上官楠顶风作案那是非常冒险的。

    上官楠难得瞅他一眼:“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只不过今天我们之间的谈话,最好不要有第三个人知道的好,我怕……”上官楠说这话就是让上官寒知道什么话应该说,什么话不应该说。

    “不用你提醒了,我当然是什么都不会说的,当初我就不赞同他们对你做什么,现在你记忆回来了,这才是真正的上官楠!”上官寒表示他是和上官楠站在统一战线的!

    得到了上官寒的保证,上官楠也松了一口气,她躺在床上,伸手就拿了上官寒给她准备的早餐就吃起来,就在此时,luwian打开门,恭敬的对吃早餐的上官楠和在不知道低头看什么的上官寒说:“二少爷三小姐,季先生来了!是不是让他进来?”

    季辰?每次上官楠出了什么事情要进医院的话,第一个跑过来看望上官楠的人就是季辰,一连好几次,上官楠对季辰这种厚脸皮的凑上来的男人非常的不感冒,谁知道这次季辰又跑过来了。

    而且季辰来就来吧,还带着一个季禾夙,季禾夙可是上官寒的一大克星啊,上官寒还没有注意到季辰背后的季禾夙,他背对着季辰随口就说了一句:“季辰的好久不见你了,怎么样,一会儿一起去咳一杯吧?”

    “不如我陪你去喝一杯怎么样?”就在上官寒说出要和季辰要去喝一杯的时候,病房的气温突然降低,把上官寒一个刺激的给吓到了,手机都差点给丢了,听到季禾夙的声音,上官寒立刻站起来想要转身,结果季禾夙按住上官寒的肩膀,微微俯身:“怎么样?我时间多,陪你喝几杯都可以!”

    “噗!”季辰忍不住偷笑起来,让上官寒总是欺负他,现在好了他哥回来了,看上官寒还敢欺负他不,有季禾夙给季辰撑腰,季辰在上官寒面前就气粗了不少。

    上官楠无奈的看了看有些瑟瑟发抖的上官寒和一脸阴沉的季禾夙,总觉得上官寒真是作死,没事干嘛要招惹季禾夙呢,这下把自己搭进去了吧?作为一个病患,上官楠是根本没有办法帮到上官寒的,所以上官寒只能自求多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