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脑桥手术
    其实就算是米楠不同意也没办法,因为上官老爷子已经确定了,就连上官锦天都已经找好了医生了,想要进行脑桥手术,米楠最后还是会忘记了冷逸轩的。

    “三小姐,请不要让我们为难!”保镖们护着米楠一起离开医院,但是米楠的那个病房里还有一个孩子,一直在大哭,冷母本来想要来医院接米楠回冷家,结果她来的时候正好保镖们把米楠从医院的后门给带走了,冷母来的时候病房里只剩下一个孩子在育儿箱里大哭。

    “楠楠?楠楠你在哪里?”冷母看到大哭的孩子,心疼的把孩子抱起来,却没有发现任何米楠的声音,还以为米楠只不过是出去了一会儿,可是冷母等了大概十分钟,结果她还是没有看到米楠回来,瞬间冷母突然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赶紧给冷逸轩打电话。

    “逸轩,你快来医院!出事了!”冷母声音里焦急的模样一点都不像是假的,可是现在米楠已经被保镖们带到了飞机场,因为不是上下班高峰期,所以现在米楠已经互送到了飞机场。

    上官锦天的人已经在飞机场等着了,只差米楠和孩子了,现在米楠离开了医院,但是他们连孩子的名字都没有给起,冷逸轩也还不知道医院出了什么事情,只怕是和米楠有关的。

    冷母在医院里找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想到米楠,就连那个孩子的身影也没有,所以米楠消失了,是的孩子一起消失的,冷母发现消失的孩子是个女孩,那如果冷逸轩知道了这件事情的话,岂不是要疯了?

    等到冷逸轩来到医院的时候,冷母在病房里焦急的站起来走向他:“逸轩!米楠和孩子不见了,怎么办?是不是又出了什么意外了?!”冷母当然是担心的,但是冷逸轩现在却表现得异常的冷静,他让人里里外外的把医院全都给检查一遍,还让人准备了医院的监控录像,看看到底是谁把米楠带走了。

    等到他们追出来的时候,米楠已经坐上了去京城的飞机了,可是现在米楠不愿意也没办法,飞机已经起飞了,她怀里的孩子一直在哭,米楠又何尝不心疼呢?可是她有什么办法?

    所有的一切都是有代价的,她能够回来和冷逸轩相处这三个多月已经是上官老爷子对她和冷逸轩最大的仁慈了,现在她还想回去是不可能了,只能执行自己的承诺。

    “我……我可不可以给逸轩打个电话?我想告诉他,不要再找我了!”米楠知道自己这次离开了在也会来不来可是为什么老爷子要让她的一对孩子分开?那将来这一对双生子岂不是……

    不知道是不是米楠心里想了什么上官老爷子都知道他在米楠还在飞机上的时候就给她打个电话:“楠楠,你不要恨我!回来了我就不会让你离开了!”上官老爷子的话就像是一股幽魂一样传到米楠的耳朵里,米楠恨不得把手机丢出去,丢得远远的。

    实际上米楠也这么做了,她不想一辈子被禁锢在上官家,她有她的人生,凭什么要这样剥夺?米楠把手机丢出去,直接砸到了飞机座位上,她嘶吼着:“我不要回去!我不要!”

    接着就在米楠情绪控制不住的时候,保镖迅速将他们早就准备好的镇定剂给米楠打了进去,米楠一下子就被镇定剂给晕了过去,怀里的孩子被保镖抱着米楠,虽然保镖一个大男人没有过孩子,但是抱孩子这种事情他们也只能轻点,生怕自己浑身的肌肉把孩子给咯到了。

    上官锦天已经在京城等着了,他早就安排好了自己的朋友在医院里等着,脑桥手术在米楠情绪稳定一点的时候开始,而且米楠下飞机的时候是被从上官锦天抱到了车上,并且孩子被送回了上官家,上官老爷子正在等着呢。

    等到米楠醒过来的时候,自己正在医院的病房里,但是和她之前躺着的病房不一样,所以现在米楠已经回来了,回到京城这个她没有任何熟悉的人的点,一切都好陌生!看着上官锦天站在自己的床边:“所以我还是被送回来了?”

    “这是你曾经答应的,你生了孩子就要回来的!不过没关系的,很快都会过去的!”上官锦天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米楠并不知道,但是她总觉得上官锦天今天有些奇怪,他到底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就在米楠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病房外面涌进来不少人,米楠看到这些人,就知道这些人是医生之类的,可是自己没有生病,为什么这么多医生出来?上官锦天想要做什么?

    “你……你想要做什么?你……这些人是什么人?”米楠不明白上官锦天把自己带回来之后为什么又送来了医院,上官老爷子知不知道?还是说这一切都是上官老爷子的主意?

    上官锦天没有听米楠的声音,因为很快医生就直接把给米楠打了镇定剂米楠加上麻醉剂,他们即将进行脑桥手术,改变米楠的记忆,让她彻底忘记过去。

    上官老爷子抱着孩子坐在老宅的大厅里,上官寒看着那个小小个的孩子,红通通的小脸上还挂着泪水,大概是哭的累了,现在正闭着眼睛睡觉呢。

    “老爷子,怎么米楠不见?她不是和孩子一起回来的嘛?”上官寒好奇的看着上官老爷子怀里的孩子,大概是没有见到这么小的孩子吧,上官寒对这个孩子表示出来的那种感觉就不一样了。

    “这孩子你先抱着,楠楠的事情你就不要问了,她……你只要记住,从她回来开始,她是上官楠,她是上官家的人!”上官老爷子看了看上官寒,然后就把孩子放到上官寒的怀里,自己就上楼去了。

    现在的上官老爷子的心情是复杂的,因为他一直想要好好的保护米楠,不让她被别人伤害,可是最后伤害了米楠的人是自己,上官老爷子哪里不伤心,心情复杂只能在米楠手术之后再说后面的事情了。

    米楠被送上了手术台,而此时的米楠已经昏迷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做什么,只是感觉有穿着白色衣服的人走来走去,灯光刺着自己的眼睛,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病人供血不足,快拿血浆来,进行输血!”

    耳边有人在说话,好吵啊!米楠觉得自己的眼睛越来越沉,越来越沉,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想睡觉。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