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我想去找他
    等到齐玉环下飞机以后,立刻就有冷家的专车来接送,这是多大的荣耀啊,齐玉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在冷家的地位,看来冷母知道了这件事之后还是蛮疼爱自己肚子里这块肉的嘛。

    坐上车之后,齐玉环回到家里,冷母就带着齐玉环坐在客厅里,和她聊着国外的事情并且询问了冷相濡的情况,生怕冷相濡在国外过得不好,毕竟也是自己养大的孩子,怎么忍心把他送到国外去吃苦呢。

    “妈您就别担心了相濡在国外一切都好,他就是特别想您和大哥,不过就是还没有做出什么好成绩,不敢回来啊!”齐玉环笑了笑,她又抬头看了看楼上,没有发现冷逸轩的身影。

    想了想和冷母又聊了几句之后,齐玉环终于把话题转移到了冷逸轩的身上:“妈,大哥怎么不在?还是再因为大嫂的事情……”齐玉环还没有说完,就被冷母给打断了。

    “他就是中了米楠的毒了,早知道他会这样,我当初就在米楠失踪之后赶紧给他找另一个来代替米楠,也不用看他要在这样浑浑噩噩的过日子,我这个当妈的心里也难受啊!”冷母拍了拍一激动心口,脸上满是心痛。

    齐玉环一听到冷逸轩还在因为米楠的事情而纠结,现在甚至还不愿意回家了,每天都在用工作的事情太麻痹自己,他真的这么爱米楠?难道非要没了她就活不了了吗?

    其实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离了谁而活不了的,所以说齐玉环是觉得冷逸轩只不过是没有放下,他还是觉得米楠会回来,如果米楠会回来,那她为什么连一封信都不愿意寄回来?连一个电话都不打回来呢?

    虽然这些话齐玉环没有说出来,但是冷母心里也明白,她也曾经怨恨过米楠,为什么她都不见了,最后还要把冷逸轩拉下水?后来冷母也就没有那个心力去怨恨米楠了,她还在为冷逸轩的终身大事着想。

    “我知道,大哥只不过是一时糊涂,妈你多开导开导大哥就是了,时间长了他就会忘记大嫂的!”齐玉环拍了拍冷母的手机号然后笑了笑,之后就装作非常累的样子,想要去休息了。

    冷母也不要求齐玉环陪着她什么,也知道齐玉环刚下飞机,时差还没有倒过来,所以就让她去休息了,想着还要给冷逸轩打电话,让他今晚回家吃饭,毕竟齐玉环怀孕了,而且还从国外回来了也算是给她接风洗尘吧。

    与此同时米楠已经在医院里躺了大概有两个多月了,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每天除了让女佣带着自己去医院的花园走走散散心,其他的时候都是在病房里看书,偶尔季辰还会来看看米楠,和米楠说说外面的事情。

    只不过米楠对他总是不冷不热的就是了,倒是上官老爷子有意想要让米楠和季辰多接触,毕竟季辰也算是上官老爷子从小看到大的,知道他的性子,和平常那种纨绔子弟不同,所以想让米楠和季辰接触试试看。

    可惜米楠对季辰不感兴趣,她只对季辰说的那些话有些兴趣,但是季辰每次都能够惹到米楠,并且被米楠给赶出去,之后过了两三天之后季辰又厚着脸皮出现在米楠的面前,然后继续若无其事的招惹米楠。

    直到有一天米楠趁着季辰不在,特意和前来看望自己的上官老爷子说了一些话:“爷爷,我这肚子也有八个多月了,眼看着就快要到九月了,到时候孩子差不多该出生了,我想……”

    “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但是我不同意,我不同意你去找他,或者让他来找你,你不明白其中的渊源,我做的这些都是为了你和上官家!”上官老爷子直接打断米楠的话,他不会让冷逸轩来找米楠的,就算是让米楠彻底忘了冷逸轩,他都在所不惜。

    不明白为什么上官老爷子非要纠结这个?而且现在自己的孩子都快要生了,却不让孩子的父亲在这里陪自己一起待产,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残忍?米楠不明白能有什么事情比得上拆散一个家庭还要恶毒呢!?

    “爷爷,为什么?作为孩子的母亲,我是希望孩子出生的时候让孩子的父亲在身边的,难道这一点点的愿望你都不愿意满足我吗?还是说……你是真的打定了主意想要永远把我困在上官家?”你要皱眉看着上官老爷子,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一点点不忍的情绪出来。

    可是没有,上官老爷子从头到尾在米楠提到冷逸轩的时候都是满脸冰霜的,看样子似乎冷逸轩是他的仇人一样,什么样的仇才能让一个人这么恨?

    “我说不行就不行,楠楠,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事,可以为你办成任何事,唯独对冷家的人,我绝对不会退让一步!”上官老爷子站起来,一只手驻着拐杖,看着米楠的眼神似乎有点严厉,这是米楠从见到上官老爷子之后到现在都没有见到过的。

    大概是知道自己的样子可能会吓到米楠,于是上官老爷子转身就直接离开了病房,一切就像是上官老爷子和米楠没有争吵过一样自然,该检查的还是会有人来检查,还送吃的就会有人送吃的过来,米楠需要的东西每一样都是最好的,上官老爷子确实非常的疼爱米楠。

    可惜这些都不是米楠真正想要的,她想要的东西,偏偏上官老爷子给不起,也不能给。

    米楠和上官老爷子吵了一架的事情王管家知道,上官锦天和上官寒也知道,季辰很快也就知道了,他知道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跑来医院问米楠她有没有生气什么的。

    “米楠啊,你就别和老爷子置气了,老爷子这么做一定是有他的苦衷的,而且老爷子这么疼你,你怎么忍心和他生气?”季辰坐在米楠的床边叽叽歪歪的劝着米楠,可是米楠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书本,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大概是上官金坛来的时候,季辰才停止了他那八哥似的声音,让米楠觉得自己的耳朵得到了解脱,结果上官锦天也是来劝米楠的:“老爷子的脾气就是这样的,他说不愿意的事情,谁也没办法,你还是不要再提那件事了!”

    “不提?然后让我一辈子留在上官家,孩子出生后被冠上上官姓氏,之后呢,别人问我孩子的父亲是谁?我要怎么回答?如果孩子问我呢?”米楠挑眉看着上官锦天,他们没有孩子,所以不懂自己的痛苦。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