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醉酒后的错误
    此时冷逸轩就像是热火上的蚂蚁一样,他甚至想要不顾一切的派人去找那辆车还有米楠了,可是一想到冷氏现在还不能离开自己,而且冷逸轩确定这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就算有人绑架了米楠,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带着米楠离开h市的。

    所以冷逸轩的人和警察加大了范围寻找,如果是为了财,冷逸轩完全不担心,如果是米国立为了威胁自己,那也好办,最担心的事情就是这两个都不是。

    而小李传来消息,他查了冷相濡最近的动向,在国外的人汇报说冷相濡一直在国外,并没有回过国,只不过冷相濡最近频频在国外招揽自己的人,这可能会影响到冷逸轩的地位。

    冷逸轩并不介意,冷相濡首先就没有血缘优势,就算他有再多的人支持他没有继承权的人,冷氏是不会认可的,而且冷逸轩有把握能够把冷相濡压一头,让冷相濡现在得意一会儿也不是什么问题。

    “让他折腾,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到楠楠。如果找不到,就把那天作为宾客的所有人都查过一遍,看看有没有人做了什么事情!”冷逸轩挥挥手,他表示并不在意冷相濡,并且让小李和曾艺离开自己的办公室。

    冷母恢复过来之后知道冷逸轩为了米楠的事情还在公司那里,已经一天一夜了,冷逸轩还是没有回家,这让冷母忍不住担心冷逸轩的身体。

    对于冷母来说,米楠不过是当初阴错阳差给冷逸轩选定的一个妻子而已,虽然怀了孩子,但是现在米楠失踪了,冷母更担心的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如果冷逸轩再出点什么事,冷母就没有那个心去承受了。

    而且现在冷逸轩还年轻,只要找到一个合适他的女人,还是可以有孩子的,他们现在都年轻,将来的事情谁又说得准呢?再说了冷逸轩年轻气盛,对米楠也不过是一时的喜欢,等到那个劲头过了,他就会明白了,也会放下了。

    所以冷母开始让人安慰冷逸轩并且让冷逸轩放弃寻找米楠了,不过冷逸轩并不同意,甚至和冷母争执了几次,最后冷母也不再说什么了,但是心里却一点都不赞同冷逸轩寻找米楠的。

    现在齐玉环还不知道面已经失踪的事情,她正躺在柔软的床上,抱着一个健壮的身体,红唇微勾,眼睛还没有睁开。齐玉环想着等和自己睡了一晚上的男人先起来,这样她才好借题发挥啊。

    齐玉环一直以为昨天晚上和自己在一起的人是冷逸轩,然而把齐玉环拐上床的人是程佳鹏,可是齐玉环并没有睁眼,她醉酒了分不清人,就和程佳鹏离开了,两个人意识都有些模糊不清,都分不清谁是谁了。

    感受到浑身的酸疼,还有身旁的人的温度,齐玉环心想自己的第一次最终还是给了那个自己最爱的人,不知道齐玉环想到了什么,她感觉到躺在自己身旁的男人动了动,她也动了动,可是这一动就让齐玉环觉得自己的身体特别的难受就像是动一下都会散架那种难受。

    “逸轩~”齐玉环娇羞的叫着冷逸轩的名字抬头看那个男人,等到齐玉环看到那个男人之后,原本娇羞的脸瞬间变得煞白,那个男人并不是齐玉环心心念念的冷逸轩,而是一个齐玉环陌生的男人,她突然尖叫起来:“啊~你是谁?为什么……我们……”

    “吵死了!”程佳鹏好不容易睡了个好觉,却被一个刺耳的尖叫声给吵醒了,他不悦的皱眉睁开眼睛看到了惊恐万分,抱着自己杯子的女人看着自己,她一只手还指着自己,看起来特别的害怕和绝望。

    程佳鹏挑眉坐起来,突然抬手连着被子把齐玉环给抱住了:“怎么?昨晚是我太温柔了?让你今早这么有精力吵我睡觉?还是说这是你想引起我注意的一个方式而已?”

    齐玉环被程佳鹏这样抱着,一张煞白的脸突然又升起一股潮红,但是她在被子里挣扎着要推开程佳鹏:“你放开我,你这个流氓!我可是冷家的人,你知不知道你惹到了谁?!”

    “冷家的人?据我所知,冷逸轩好像没有妹妹吧,他的表妹不是已经回国了吗?你是哪门子的冷家人?”程佳鹏冷笑了一声,没想到他睡了个女人,还是爱撒谎的女人。

    齐玉环被程佳鹏这么一说,她的脸立刻像是火烧的一样红起来:“混蛋,你快给我起来!你给我滚!最好别再让我碰到你!我告诉你,齐家和冷家不会放过你的!”

    程佳鹏是不在意这些的,齐家可没有程家来的势力大,而且昨天晚上他们两个人都喝了点酒,你情我愿的事情,能怪得了谁呢?

    “就算这样又怎么样?昨天晚上可是你一直抓着我的,我一个热血方刚的男人如果没有一点冲动的话,未免也太不男人了吧?”程佳鹏坐起来一件一件的穿自己的衣服,接着说:“再说了,这种事情你还想说出去?难道你是想要让所有人都看你的笑话?我是一个男人,别人最多说我花心滥情,倒是你,你以为你还能嫁出去?”

    到现在程佳鹏都不知道齐玉环的真实身份,他以为齐玉环不过是一个和齐家、冷家有点关系的旁支而已,不足为虑,所以他从自己的钱包里掏出一叠现金丢在床上:“就当做是一场梦吧,你也不是没有酬劳的,看在你是第一次的份上。”

    “你!”齐玉环什么时候受过别人这样的侮辱,她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然后裹着被子从自己的钱包里同样掏出一叠现金,撒在程佳鹏的身上:“就当做我昨晚被狗咬了,这是给你的,你也就只值这个价了!”

    说罢齐玉环裹着被子抓着自己的衣服跑进了厕所里,齐玉环发誓,她再也也不要看到这个男人了,可是他说的,自己这件事情吃亏的是自己,她不可能到处去说,更加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

    所以齐玉环想了想,眼里放出一点亮光,她现在已经**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她**的事,而自己是冷相濡的妻子,所以齐玉环决定要去国外找冷相濡。

    被齐玉环撒了一身钱的程佳鹏愣了愣,皱着眉头床上自己的外套离开了,他走出宾馆房间门口的时候还轻声的嘟囔了一句:“疯女人!”然后就不走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