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陈月叛主
    其实陈月也只不过是再次确认自己是不是真的选对了人,曾经她被米国立坑过,再来一次的人生恐怕没有了,所以陈月决定一定要让米国立不能把自己给甩掉。

    两个人躺在床上,陈月搂着米国立的腰,然后对他说:“冷氏这件事情你还是注意点吧,表哥知道你做的所有事情,现在才对你出手是因为你确实招惹了他了,表哥对你已经很仁慈了!”

    “那你就忍心让他这样针对我米氏?没了米氏我怎么养你?”米国立笑了笑,然后亲了亲陈月的脸,他的意思是让陈月帮他解决冷逸轩那边的问题。

    虽然说靠一个女人度过难过会比较难看,但是总比什么办法都没有的好吧,再说了米国立为了达到目的,他可以不惜一切,甚至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比如米楠。

    等到陈月醒过来的时候,米国立已经不在了,但是她知道,这次她是十拿九稳的进入米家了,反正嫁给米国立也算是陈月现在的一个心愿,可是陈月竟然忘记了米国立当初对她做的那些事情了。

    当初陈月心里想着的都是找米国立报仇,想要让他家破人亡,后来陈云做到了,米国立的妻子死了,大女儿也对他不理不睬的,二女儿更加是对米国立失望透顶,现在已经回学校了,米国立算得上是一个真正的孤家寡人了。

    但是现在的陈月心里竟然对米国立又升起了一股爱意,在这种时候陈月还能够对米国立产生爱意,可以说是真爱了,在这种时候,陈月还能够陪着米国立身边,说明了她对米国立还存在着感情,只不过陈月自己还不知道而已。

    要说曾经这么的恩爱,现在突然反目成仇了,这怎么说都说不过去,所以陈月这种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冷逸轩却不这么好说话,他对米国立没有半点好的心思,他想要做的就是让米氏完全消失在这个城市里。

    所以陈月刚想回冷家的时候,接到了杰森的电话,说是“先生”让她准备一下消失在米国立的世界里!这样的话陈月一听,浑身就有些不敢相信,因为当初“先生”说过后面的事情随便她,现在怎么就这么针对米氏起来了?

    “为什么一定要现在?就不能……就不能放他一马?”陈月立刻反问,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对杰森说这种话,但是她下意识是真的不想离开米国立的,所以陈月才开口问的。

    杰森听到陈月的话之后,皱眉头:“小姐你大概是忘记了当初米国立是怎么样对你的吧,先生说过,你和他的目的一样,都是想要米氏消失,难道小姐忘记了?”杰森的好心提醒让陈月愣住了,她确实这么想过,可是现在她反悔了行不行?

    “我要和先生说这件事情!”陈月皱眉,她一想到自己有可能会因为这件事情再次和米国立发生像之前那种局面,所以陈月就想着能够让“先生”帮她,算是圆她一个梦吧。

    杰森没在说什么,只是说让她等“先生”的电话吧,反正主人的心思不是他们这些手下能够猜测得出来的,而且陈月痴心妄想的想要通过“先生”来放过米国立,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想想当初米国立做的那些事情,什么人都可以利用,冷逸轩觉得他如果不把米国立铲除了,今后会有更多麻烦,而冷逸轩最不喜欢的就是麻烦。

    好不容易陈月回到冷家,就接到了“先生”的电话,此时已经是中午了,而陈月却没有任何心思想要去用餐,而是躲在房间里和“先生”通电话:“先生,能不能……”

    “不能!”冷逸轩听了陈月的话,就知道她对米国立动了心思,想要为米国立说话,那是不可能的,冷逸轩不会放过米氏,米国立这个人必须被铲除而且要连根拔起,让他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陈月突然想要要放过米国立,这不是留着一个隐患给自己吗?陈月她以为她是谁,能够让冷逸轩改变主意的?

    陈月没有想过“先生”竟然还没有听自己说下面的话就直接拒绝了自己,她心里一沉,为难起来:“先生,我,我只是想米国立现在受到的教训够多了,难道就不能让他离开这里吗?这样我让他离开,再也不踏入这个城市一步,难道先生也不能放过他一马?”

    “你确定你了解米国立?他为达目的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能够利用,你觉得他会听你的?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还是会从头再来,不如现在就斩草除根,让他彻底没有反抗的能力才是最好的。”冷逸轩冷冷的说,他可不是陈月那种妇人之仁的女人。

    “先生”说的话没错,陈月知道米国立的野心,也知道他那种大男子主义的性格,不过一个女人图的是什么呢?不过就是一个能够让自己依靠,而自己又喜欢他的男人吗。在陈月的心里,米国立就是那样的男人,所以她才想求“先生”的。

    “先生,我知道我是痴心妄想了,可是我不想再一个人,我知道如果米国立垮台了,那我就失去了利用价值,这样的话我就又是一个人了,我可不可以求求先生……”陈月头一次用这种祈求的语气求冷逸轩。

    可是冷逸轩却没同意:“你以为你是谁?能够和我谈条件?你别忘了你是谁救回来的,你别忘了你的这条命是谁的。”冷逸轩的声音里散发出淡淡的威慑力,让陈月浑身一愣,明明“先生”并不在这里,但是陈月却觉得很危险。

    “林西月,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给的,现在你却反过来要帮米国立,看来你是忘记了当初自己是一个什么样了吧。”冷逸轩一想到自己的养的一条狗突然反过来咬自己这个主人一口,心里怎么想怎么生气,更何况陈月还是自己救回来的。

    陈月立刻跌坐在地上,她呼吸声加重,“先生”说的一点错都没有,自己的这个身份,这个容貌,这个生活都是他给的,也就是说,只要“先生”不乐意,随时可以把自己身上的一切给收回来,那她才是真正的什么都没有了。

    一想到米国立现在孤家寡人的模样,陈月这里又难受,她咬牙:“先生,我这一生就这样了,我知道先生对我有再造之恩,但是我放不下,我后悔了,这份恩情,我愿意用我来世做牛做马来报答!但是我现在想要去追求我想要的,对不起先生!”

    “只要你别后悔。”别人怎么样和自己没关系,反正陈月的利用价值也已经利用完了,她现在选择站在米国立那边,冷逸轩就不会对她手下留情了,今后米国立怎么对她,冷逸轩都不会再管了。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能够承受起走这条路的后果。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