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让陈月帮忙
    冷逸轩说的没错,程老爷子那边是不会让程佳鹏太胡闹的,毕竟程家可不是程佳鹏一个人的,他上头还有老爷子顶着呢。程佳鹏他以为为什么程老爷子会突然站在他那边?还不是因为冷逸轩和程老爷子打了个招呼,让程佳鹏试一试的嘛。

    要说平常,程佳鹏一定不会和程父对着干,有了冷逸轩这一下的打击,加上程老爷子那边的支持程佳鹏程佳鹏就敢对程氏出手了,这样的话也是在帮程家培养一个合格的继承者,这是冷逸轩和程老爷子约定好的,程氏和冷氏不会有太多的不愉快,今后两家还是一样有生意一起做的。

    可惜程佳鹏还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还特意跑过来和冷逸轩置气,最后气到的还不是自己,说这么多却还是没有能够理解冷逸轩对他的用心良苦,真是为难冷逸轩为程佳鹏安排的这些事情了。

    “可惜程少并不知道少爷帮他做的这些事情,不然他就不会这样和少爷说话了!”小李叹了一口气,他是真的再为冷逸轩打抱不平,毕竟冷逸轩做了这么多事情,隐忍了这么久,一步一步走到现在,难得对别人这么好,结果程佳鹏竟然还不领情。

    冷逸轩勾唇一笑,别人想什么他一点都不在意,只要米楠理解他就足够了,而现在冷逸轩还不知道米楠和米娅之间交谈之后,心里正在想什么,现在的米楠心里又是气愤又是伤心。

    “行了,程氏的事情不用去管,他如果有意针对我们的话,那就不让他得逞就行了,程氏还是我们的伙伴,不用太在意!”冷逸轩抬头看了看外面渐渐暗下来的天,总感觉自己在公司的时候时间过去的好快,这么快就晚上了。

    小李点点头,顺着冷逸轩的目光看过去,就知道冷逸轩现在在想米楠家里有个美娇妻,冷逸轩在公司的时候怎么可能不想?而且小李知道冷逸轩和米楠准备补办婚礼,既然这样的话,那最近就应该准备婚礼上的事情了吧。

    虽然冷氏里一片祥和,但是冷逸轩还没有想到米国立现在有多么的焦虑,他甚至还没有把员工放回家,一直在米氏里加班加点的工作,所以陈月等了米国立很久,久到米娅都已经去学校了,他们都还没有空下来。

    “国立,我有些事情想和你单独聊聊!”陈月等了这么久,是个人都会崩溃的,更别说陈月并不是那种有耐心等人的人,她现在完全融入了自己这个陈月的角色。

    米国立看了看陈月,他以为陈月已经走了,没想到她还在这里等着,米国立知道陈月可能有办法帮自己,可是米国立对陈月还没有完全放下心来,要说陈月会为了嫁给他而背叛冷氏的话,米国立还是会考虑考虑的。

    “有什么事情在这里说不行?”米国立皱眉,这里离不开他,而陈月却想要把自己带走,那公司里的人估计都要怨天尤人了:“那你们都回去吧,明天继续!”

    等到米国立和陈月回到家,却发现米娅不在了,才想到今天米娅去学校了,既然已经办完事了,米娅想要离开也是正常。米国立心里恼火,他想起了自己好像是想让米娅去找米楠的,可是却不知道米娅去了没有,也没有把结果告诉自己。

    “小娅真是的,我不是让她去办事?怎么就不见了?!”米国立坐在沙发上,然后重重的拿起一杯水,刚想喝,但是又不知道怎么了,心情不好的又把杯子放了下来,杯子磕在桌子上,发出很大的声音。

    陈月把自己的包包丢在一边,然后坐在米国立的腿上,双手勾着他的脖子:“你生什么气?米娅去找过米楠了,可是米楠并没有帮忙,还动气了,如果冷逸轩知道米楠因为米氏的事情动气,你说他还有可能帮助你们米氏吗?”

    “那要怎么办?”米国立皱着眉头,一只手揽着陈月的腰,微微把她往自己的怀里带:“难不成你要帮我?”

    “你不相信我?”陈月挑眉,她当然知道米国立心里想的是什么,反正她就在等米国立进套了,这样的话她就可以在完成“先生”的任务的同时嫁给米国立,虽然不是用林西月的身份,但是嫁给了米国立就行了,也算是了却自己身为林西月的时候的一个心愿。

    “怎么可能不信你,只不过是我想你如果帮了我会不会惹你表哥不高兴,我只是不想让你为难而已!”米国立笑了笑,在陈月那张娇嫩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惹得陈月娇笑起来。

    如果陈月不知道米国立的真面目的话,恐怕她还真的会被米国立这幅深情款款的样子给感动了,可是陈月可不是那个傻乎乎的林西月了,米国立想要骗她还真的有点困难,但是要说陈月对米国立没有一点点心动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是我表哥,还能对我怎么样?你放心好了,我呀有办法帮你,不过我还是有一个条件的!”陈月扭了扭自己的臀部,摩擦着米国立的大腿,两个人微微情动,米国立一把吻住陈月,一双手不安分的在陈月身上乱摸,让陈月忍不住轻声的*着。

    米国立一边吻陈月,一边把她的衣服挑开,然后又在陈月意乱情迷的时候问她:“那你要怎么帮我?难道你能够把冷氏的合作单子给我?你这个小妖精,怎么这么多心眼?”

    “我……我心眼不多,怎么能让你娶我?占了我的身子,难道你不该负责吗?”陈月喘息着解开米国立的皮带,两个人在米家的客厅里开始激战起来,反正现在米家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哪里不都一样吗。

    不过陈月大概不会知道米国立心里想的是什么,他想的是怎么样才能把陈月利用了之后,再把陈月给甩开,就像当初的林西月一样,可惜陈月一直没有吸取教训。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是负的,现在看来确实是这样,陈月深爱着米国立,就算是重来一次,陈月还是会陷入其中,再也无法自拔,因为她只是一个女人,身在仇恨与爱中的女人,永远会被感情主导一切。

    “你放心好了,冷氏那边我有办法的,只不过你可要履行你的承诺!”陈月抓着米国立的手臂,目光灼灼的盯着他,想要看清米国立到底是不是真的愿意娶自己。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