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三个人一台戏
    看了一眼程佳鹏这么激动的模样,冷逸轩的表现倒是很淡定,毕竟程佳鹏问的人正在国外苦苦挣扎,不能回国来危害自己,这就让冷逸轩很开心了,加上米楠最近心情不错,吃得也多了,这让米楠看起来气色好多了。

    “你要什么理由!是说我接管冷氏的理由,还是我把冷相濡送到国外去的理由?”冷逸轩丢开笔,靠在椅子上,抱胸看着程佳鹏:“你不会以为我真的这么绝情让冷相濡一个人在国外受苦吧?放心好了,我是让他带着他的人都去了国外,所以受苦也不会是他一个人在受苦。”

    “你这也太……”程佳鹏被冷逸轩一噎,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接冷逸轩下面的话了,冷逸轩把冷相濡丢到国外就算了,还把冷相濡那边的人都丢到了国外去,这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你也太狠了吧,冷相濡就算有和你抢冷氏,他怎么说也是你的亲弟弟,虎毒还不食子呢,你这样一定会造到报应的!”程佳鹏咬牙切齿的对冷逸轩说着,他觉得冷逸轩就是太冷血,太薄情了。

    看着程佳鹏一眼,冷逸轩觉得程佳鹏可能是不知道冷相濡的身份吧,他以为冷相濡就是什么好人吗,只不过是藏在羊皮下的狼崽子而已:“我狠?我可没有他狠,对于一个有狼子野心的人,我有什么理由不把他打发走,留在我身边等着他害我吗?”

    “冷相濡什么时候害过你?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冷血无情?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无话可说,只不过冷逸轩,只怕今后我们就没有了从前的情分了!”程佳鹏看着冷逸轩,心里其实很难过的。

    冷逸轩冷笑一声,程佳鹏一直以来都是他冷相濡的人,什么时候是自己的朋友了,情分这种东西,只怕程佳鹏早就忘了吧:“自从你撤走了所有与冷氏有关的合同之后,我们之间的情分早就没了!”

    “好!”程佳鹏怒气冲冲的转身,正想着离开,反正冷逸轩话都说好这个地步了,如果自己不离开,那就真的是没有脸了,但是冷逸轩却没有打算这么放他离开:“虽然程氏现在是你在掌管,不过最后还是逃脱不了程老爷子的掌控,就算你想要完全针对冷氏,也需要请示过程老爷子,这样真是没意思!”

    听了冷逸轩的话之后,程佳鹏的身影微微一愣,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他心里是知道冷逸轩的意思的,这是向自己下战帖了?冷逸轩真的这么自大,竟然想要让自己越过老爷子完全掌控程氏?

    哼,既然你这么想,那我就成全你!程佳鹏心里已经有了一些主意了,然后他匆匆离开了冷氏,就连酒吧都没去,就想着回公司去。

    米楠起床之后,发现冷逸轩已经不在了,门口还有曾艺守着,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曾艺不去保护陈月而是守着自己,但是米楠也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她对曾艺还是很客气的。

    今天冷逸轩也不在,看着太阳已经慢慢的落下去了,冷逸轩估计是赶不回来用晚餐了,米楠好久没有动手做过饭菜了,手有点痒,她下楼在曾艺的陪同下进入厨房,然后用王嫂准备好的食材简单了做了一顿饭,然后装进保温盒里打算带去给冷逸轩。

    “少奶奶,这个就让小李送过去吧,少爷说过少奶奶的身体不方便太劳累了!”曾艺想了想,还是接过保温盒,然后对米楠说,看着米楠在厨房里忙来忙去的,已经很劳累了,如果米楠还亲自送饭菜去公司给冷逸轩,只怕冷逸轩事后要责怪自己的。

    米楠也不坚持,毕竟她自己也觉得有些吃力,靠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就听到门口有人回来了,转眼过去一看是陈月。

    陈月进入冷家之后看到曾艺手上拿着一个保温盒,就知道了这是米楠的主意,她正好手上有东西想让曾艺拿过去给冷逸轩,她就笑着把东西在米楠看不到的地方交给曾艺,并且来到客厅坐在米楠的身边:“大表嫂,这几天都不怎么见你!身体还好吧。”

    “我好多了,陈月你这每天都出去,是不是找到了什么好玩的事?都不见你和我说一说外面的事情!”米楠对陈月有好感,所以见到陈月的时候已经不像是当初第一次见到陈月的时候那样客气和拘束了。

    陈月对米楠也有一些好感,她笑着和米楠说着外面她看到的趣事,心里却止不住的在想到底米国立是怎么养女儿的,一个女儿可以养得飞扬跋扈,一个女儿却可以养得这样的温柔大方,这才是真正的大家闺秀呢。

    “哎哟,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客人,原来是陈表妹回来了啊,我在楼上都能够听到你们说话的声音呢!”齐玉环这个时候就喜欢过来凑凑热闹,正好曾艺回来了,又守在米楠身边,警惕的盯着齐玉环,让齐玉环一口气憋在心里吐也不是,咽下去也不是的。

    陈月看到齐玉环的时候,就想起米娅,虽然米娅是一个飞扬跋扈的女生,但是相比齐玉环这种冷嘲热讽的泼妇模样,突然米娅那种就像是无理取闹的孩子一样,陈月正是讨厌齐玉环,觉得当初如果不是她,自己还可以和冷相濡在一起的,也不至于最后被米国立那样折磨。

    “二表嫂,我听说二表哥去了国外呢,你怎么不陪着二表哥一起走呢?人家都说新婚燕尔,怎么我看二表嫂对二表哥不像是新婚燕尔的模样啊……”陈月无情的讽刺着齐玉环,反正她说的是事实。

    齐玉环原本是想要针对米楠的,没想到陈月竟然自己跑过来触她的眉头,这个女人是脑子有问题吗?看不出来现在自己正在针对米楠吗?

    知道陈月深得冷母的喜爱,所以齐玉环是真的不敢动陈月的,也只能在嘴上逞逞风头而已:“陈表妹说的是什么话,相濡不忍让我和他出国受苦,这才不带我出国的,怎么这样一看,竟然像是说我抛弃了你二表哥怎么的?”

    “好了好了,都是自家人,吵这些做什么?陈月虽然说话直了点,但是弟妹你是长辈,你就不能让一让陈月吗?”米楠的言语上肯定是要偏向陈月的,毕竟齐玉环对她不太好,米楠也不是傻子,她也能够感觉得出来的。

    于是现在齐玉环和陈月,外加一个和事佬米楠,就组成了曾艺眼中的家庭伦理大戏。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