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传说中的小三
    冷逸轩和米楠两个人在房间里聊了一会儿之后,冷逸轩才离开房间去找曾艺,因为米楠已经休息了,她怀孕以后就变得特别的嗜睡,加上米楠身体弱,冷逸轩早就让布鲁斯每周都来给米楠看一看身体,顺便吩咐一下应该注意的事情。

    于是冷逸轩在接管冷氏的同时还要准备着米楠怀孕的时候会注意的事情,这让冷逸轩恨不得米楠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跟在自己身边,要不是因为米楠不能太劳累,冷逸轩说不定真的会做什么事情要带着米楠呢。

    “好了,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米楠拉了拉冷逸轩的手,然后让他把自己放下来,因为刚才冷逸轩趁着米楠不注意,米楠直接被吓到了,她下意识的搂住冷逸轩的脖子,防止自己掉下去。

    “让你逗我!”冷逸轩轻笑了一下,然后抱着米楠放在床上,轻柔的帮米楠盖好被子之后,他才离开房间的,当然了冷逸轩离开房间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曾艺。

    看着冷逸轩离开,米楠的手不自觉的放在自己的腹部,感觉着那里的一团温热,感觉着她和冷逸轩一起种下的生命在一天天的长大,米楠能够感觉到孩子在成长。

    而冷逸轩在冷家后花园的凉亭里看到了曾艺,他正在打电话,应该是和陈月再打电话吧,毕竟曾艺是冷逸轩安排给陈月的。

    “陈月那边怎么样了?”冷逸轩走过去,看到曾艺正好挂了电话,然后他直接坐在曾艺面前的椅子上,侧头看了一眼曾艺,等着曾艺跟自己汇报陈月和米国立的事情。

    虽然冷逸轩现在抓住了冷氏的接管,但是他对潜在的敌人还是稍微注意一下的,米国立的野心从他把林西月放在冷相濡身边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而米楠显然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

    曾艺叹了一口气,他刚才接到陈月的电话,知道她已经近一步接近米国立了,不过这个代价有点大,对于林西月来说,这不过是和一个男人滚床单而已,但是曾艺却觉得陈月已经不是林西月了,她没必要用自己的身体来接近米国立。

    不过作为一个下人,曾艺知道自己不能过问太多,只能看陈月自己的选择,如果这是她自愿的,那么别人就没有责备陈月的资格。

    “陈月已经接近米国立了,而且……她还逼着米国立娶她,他们昨天……醉酒之后就……”曾艺耳朵都红得要滴血了,他一个纯情青年,虽然有过女朋友却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陈月和米国立的事情要经过自己的嘴说出来。

    看来陈月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接近米国立了,冷逸轩早就想到这种结局了,不过他抬头一看曾艺,发现他这个小子脸红的不正常啊。不过冷逸轩也没有兴趣去逗一逗曾艺,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呢。

    与此同时,陈月整理好自己之后,她就一直跟着米国立,确定了米国立一定会娶自己之后,她才决定要不要回冷家。

    “陈月,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是你现在一直跟着我也没办法!我会娶你的!我说到做到!”米国立有些头疼的看着陈月,她正坐在自己家里的客厅沙发上,打量着这个不大不小的家。

    听到米国立说的话,陈月嗤之以鼻,她可不觉得一个男人说的话有什么可信度,全都是骗人的谎话:“男人说话都像是放屁一样,过后就没了,我是为了今后我的幸福,所以我一定要留在你身边,等你哪天确定了要和我结婚,我在离开。”

    陈月说着站起来,走到米国立面前,一只手抬起来抚着他的脸,单独再看什么,那种眼神让米国立有些毛骨悚然,以前怎么从来没有见过陈月这个样子?

    “你的房间再哪里?我困了,想睡觉!”陈月抬头看了看楼上,因为米国立的房间在楼上,但是具体是哪一间,陈月并不知道。

    米国立无奈的想要把陈月带到楼上去,此时令米国立更加头疼的事情出现了米娅今天放假想要回来找米国立拿点钱和朋友一起出去玩,没想到回来的时候竟然看到她亲爱的爹地竟然带着一个女人回家了。

    “爹地!这个女人是谁?”米娅就像是一只浑身长刺的刺猬一样,警惕的盯着陈月,她觉得陈月长得好像她认识的一个人,可是又记不起来到底长得像谁了。

    看到米娅,米国立皱着眉头揉了一下眉心:“今天怎么回来了?学校放假了吗?怎么不打电话给我,让我派人去接你啊?”米国立这样明显就是转移话题,可是米娅偏偏就是死脑筋认准了陈月的事情。

    “爹地你还没有告诉我呢!她到底是谁啊?一个女人怎么就这样光明正大的来我们家?还要上楼,你带她上楼做什么?”米娅声音不小,她其实是觉得生气和难过,米楠的妈妈秦丽才死了不到几个月,米国立竟然就找别的女人回来了。

    米国立对自己这个不听话的女儿也是很无奈,此时陈月偏偏要插一嘴:“到底说完没有啊?我困死了,我想睡觉!你的房间是哪间,我自己去!”陈月说着还优雅的打了个哈欠,瞟了一眼米娅,嗤之以鼻的模样让米娅心里更加恼火了。

    她挣扎着想要冲上去把陈月给扯下来,然后赶出家门去,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你这个臭*!小三!给我滚,给我滚出我家!我家不欢迎你!”但是米娅还没有碰到陈月,就被陈月抓住了双手。

    “你够了!要不是曾艺不在这里,你以为轮得到你放肆!?国立你怎么管孩子的?把她教成这个蛮横的样子?我看米楠就不错,怎么是两姐妹,却天差地别呢?”陈月一边控制着米娅的手,一边对米国立说着,语气里充满了对米国立的不屑。

    大概是米国立也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侵犯,所以他直接冷声呵斥米娅:“好了!小娅!你放手,去客厅给我坐着!这件事情我一会儿再跟你解释!这个是你……咳咳,陈阿姨!”

    听到米国立让米娅称呼自己为“陈阿姨”,她觉得有些好笑,毕竟作为冷逸轩的表妹,就算是再大,大概也只有二十四五岁,而米娅现在应该也是二十一二岁这样,米国立让她叫自己阿姨,这真是有些意味了。

    “好了,你们父女俩可以把前因后果说个清楚,我想休息去了!”陈月走着上楼,米国立赶紧把自己的房间告诉陈月,然后才硬拽着米娅来到客厅,准备和米娅解释。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