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齐冷争吵
    “我要你娶我,你答应吗?”陈月冷笑着看着米国立,咄咄逼人的模样,让谁看了都会牙根痒痒,但是陈月就是这样的人,她不要米国立的怜悯,她要的是光明正大的在米国立身边,然后再让米国立明白,招惹了她的是一个多么错误的决定。

    陈月这么一句话说出来,让米国立愣了一下,他米国立有过两个老婆,一个是米娅的妈妈,不过那个女人死的快,第二个是米楠的妈妈秦丽,也是米国立的初恋,是他最深爱的一个女人。

    现在陈月说要让自己娶她,那外人怎么想自己?滥情成性?也是,他米国立为了能够巩固米氏,为了能够发展壮大,有过不少女人,林西月就是其中一个,现在又多了一个陈月,只不过米国立就算能够答应陈月很多事情,却唯独不能答应陈月这件事情。

    “这个……我不能对不起楠楠和阿丽!这个条件我不能答应,其他的我可以……”米国立抬头看了看陈月,却发现陈月早就已经泪流满面了,她红着眼睛就像是小兔子一样,却带着狼一样恶狠狠的眼神盯着自己。

    陈月抱着被子微微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却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被碾压一样,她痛得轻声的*了一声:“我堂堂陈家独女,陈家的掌上明珠,就被你这么……让你娶我你还觉得为难了是吗?你以为我会和那些女人一样非要赖着你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有老婆孩子,我妻子去世半年多,你是我这半年来第一个女人,我……我自知愧对你,所以想要赔偿你!”米国立赶紧转过去想要去拥抱陈月,他知道陈月不缺钱,但是米国立怎么可以再娶一个?

    “你看我像是却什么的样子吗?要钱我不缺,要男人大把多男人等着我来选,如果不是昨天喝醉了酒,被你……你以为我愿意赖着你?”陈月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盯着米国立,心里更加是生气。

    “我也不跟你胡扯,我就问你一句,你娶不娶我?如果不娶,我姨母不会放过你的!你大概不知道吧,你女儿是我表嫂,如果我在你这里出了什么事情,我想米楠在冷家应该不好过吧!”陈月冷笑着看着他,因为刚刚经历过激烈运动,所以陈月一举一动、一笑一颦中都带着一些妩媚。

    米国立没想到陈月的身份竟然是冷逸轩的表妹,这么说来,陈月和冷家应该是千丝万缕的关系了,那自己岂不是捅到了马蜂窝?

    “让我想想……”米国立又抽了一根烟,他现在进退两难了,为了能够先安抚陈月,米国立现在只能暂时答应陈月的要求:“好,不过这件事情重大,我们慢慢来……你先起床吧……”

    陈月终于达到了目的,也不再逼着米国立了,物极必反,所以陈月适当的就松口。与此同时冷相濡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回到冷家,发现冷母已经回来了,她看着冷相濡的目光有些复杂,冷相濡心虚的和冷母打了声招呼就上楼去了。

    齐玉环原本是想下楼去和冷母以及冷逸轩聊一聊的,刚才米楠起床之后就由曾艺护送着下楼去了,自己想过去却被上楼来的冷相濡给拉回了房间里。其实齐玉环是有些怕冷相濡的,之前冷相濡差点就……齐玉环不敢相像自己和冷相濡发生那种事情之后,冷逸轩会怎么看自己。

    “你做什么?”齐玉环揉了揉自己的手腕,瞪了一眼冷相濡:“你怎么这个样子?是不是……你是不是在冷氏做了什么事情,怎么冷逸轩突然就站起来了,我以为他是突然恢复,但是看到他从外面走进来,就觉得奇怪了。”

    “冷逸轩突然出现,搅乱了我的所有计划,原本已经快要到手的冷氏就这样被他抢走了,现在冷逸轩上台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我打发出去,已经决定了让我出国去管理国外的分部!”冷相濡抿嘴和齐玉环说着最近两天他和冷逸轩作对的事情。

    齐玉环就知道冷相濡这个人一旦着急起来了,就什么都不顾了,行动之前也不懂得和自己提一下,自己就这样贸然行动,冷逸轩却给他来了一个出其不意的,让齐玉环发现冷逸轩其实一早就在防着冷相濡了吧。

    “你……你动手之前怎么不和我商量一下?冷逸轩他怎么会让你动冷氏呢,你以为自己足够厉害,却不知道冷逸轩比你更厉害,他已经算准了你会动手,早就布了陷阱等着你呢!”齐玉环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冷相濡,真不知道冷相濡当时心里是想着什么的。

    冷相濡当然也后悔,但是他却不会因为自己的失败了让齐玉环越到自己的头上去:“行了,事已至此,我只能听他的话去国外发展了,我回来和你说,是想问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出国去,在冷逸轩眼皮子底下什么是都办不成,不如到国外去发展,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你要去就自己去,我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齐玉环冷着一张脸不想给冷相濡好脸色,她要是出国了,还眼怎么接近冷逸轩?况且齐玉环的目的就是冷逸轩,所以她是万万不会出国的,就算出国的是她的老公冷相濡。

    冷相濡脸上一黑,就知道齐玉环心里是想做什么,她想要留在冷家,想要接近冷逸轩,虽然说冷相濡和齐玉环之间合作也是因为李玉华想要接近冷逸轩,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有哪个男人能够容忍自己的妻子当着自己的面说要去靠近别的男人的?就算是假夫妻也不行。

    “我知道你是想要接近冷逸轩,但是我警告你,别动米楠,你要是敢动她,我会在冷逸轩动手之前动手,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人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冷相濡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竟然还维护着米楠,他只是单纯的不想让米楠受到伤害而已。

    齐玉环甩开冷相濡的手,她仰头盯着冷相濡:“米楠有什么好的?让你和冷逸轩都这样护着她,不就是一个天真单蠢的女人,早晚她会栽在她的天真无知上!还需要用我动手吗?”齐玉环说着就重新揉了揉自己的手腕,然后打开门下楼去。

    房间里只留下冷相濡那张脸黑得有些阴沉不定,不过冷相濡很快就恢复了,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头发,然后才下楼去,这才刚刚走到楼梯,就看到了米楠对着冷逸轩那刺眼的笑容,深深刺痛冷相濡的心。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