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怨恨
    陈月把米国立带到了酒店里,她随手就开了一间房,用的是米国立的卡,她当然知道米国立的银行卡密码,当初米国立为了让林西月能够帮他,他还特意给了林西月很多其他地下情人没有的特权,比如电话号码和银行卡密码。

    因为米国立自信林西月不会越过自己去做些对他不利的事情,最后秦丽这件事情让米国立明白,有时候就算是在乖巧的女人,也会突然倒过来咬他一口的危险,所以米国立及时解决了一个林西月,没想到他竟然又把一个带着仇恨的陈月带回来了。

    陈月的手轻轻抚着米国立沉睡着的脸庞,如果时间再倒退大半年或许陈月还不会这样怨恨米国立,可是没有如果,米国立想要斩除后患,而“先生”却把她带了回去,似乎是有原因的,但是陈月不介意被别人利用,只要“先生”的目的和她的是一样的,都是针对米国立的就是了。

    “但凡当初你有一丝的怜悯之心,今天我们总不会走到这样的地步,或许将来有一天你如果知道了,可别怪我太心狠,要怪只怪你自己做事不留一线,最后这个结局你无论如何都只能自己去承受了!”陈月说着就把米国立的衬衫给解开,一点一点把他身上的衣服给剥光。

    米国立醉酒之后意识已经模糊了,他只记得自己和陈月在一起喝酒,后来陈月似乎带着他一起离开了,他们到哪里去了米国立并不知道,但是等到米国立躺在床上的时候,耳边有些不清不楚的听到有人在说话。

    不过听不清楚,米国立自以为是陈月在叫他,他翻了个身直接把那个在说话的女人给压在身上。

    喝醉酒之后的男人一般都意识全无,只能凭着自己的本能动作,而且米国立要就被陈月诱惑了,今天借着酒劲就给宣泄出来了。

    “阿丽~阿丽~”米国立亲吻她,嘴里却喊着他已经死去的老婆秦丽,这让原本沉迷的陈月似乎被一盆冷水给泼醒一样,全身上下包括那颗心,都冷到发颤。

    米国立到底是怎么样的深爱秦丽,在和别的女人亲热的时候,嘴里却喊着他老婆的名字,陈月突然觉得好讽刺。

    陈月冷笑着看着这个男人,她突然一口咬在了米国立的脖子上,力道不小。

    “嗯~等到你酒醒的时候,希望你别后悔!”陈月哑着声音盯着米国立,接着一个用力,陈月都能够感觉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当初“先生”安排陈月做整容手术的时候,陈月要求再做一个修复手术,她要以这样的方式告诉自己,自己是一个全新的人,是一个未经历人事的陈月,而不是那个被折磨得残破身体而被抛尸在海里的林西月。

    一夜缠绵,陈月早就筋疲力尽了,她躺在米国立的怀里,睡得很沉,陈月特意让酒店服务员拿了几瓶酒,然后把自己喝了个半醉,之后才重新躺下来睡觉,没想到陈月刚躺下来就被米国立给紧紧的搂在怀里了。

    等到米国立醒过来的时候,第一个感觉就是头就像是炸裂了一样的疼痛,接着就是他觉得自己的一只手被压着,另一只手正搂着什么,鼻尖嗅到混着酒香的女人香气,米国立皱眉想要坐起来,谁知道他怀里的女人却突然搂紧了米国立的腰,两个人贴得更近了,米国立有些为难,而且现在他的呼吸越来越沉,竟然有些控制不住了。

    “唔~”怪你的女人突然轻吟了一声,然后动了一下,想要翻身的样子,她微微睁眼。

    “啊!!”陈月一看到米国立,和自己的这个模样,她尖叫着想要推开米国立:“你……你给我滚开!滚开!给我滚!!”

    米国立被陈月推了个正着,陈月迅速裹着被子缩到角落里,床上的被子被陈月卷走之后,床单上凌乱的程度,都在告诉米国立他昨天晚上有多疯狂。

    看着或者被子瑟瑟发抖的陈月,米国立叹了一口气,“陈月!昨晚的事情是我的错,你……我会补偿你的!你想要什么,我都会帮你完成,我……其实我是喜欢你的!”

    “你滚,你给我滚开!我再也不要看到你!!”陈月的声音突然变得尖细起来,然后她把被子裹得更加紧了,连看都不愿意看米国立一眼。

    这样的陈月让米国立心里一沉,他站起来进入浴室,把自己清理干净,然后坐在床边抽烟,一根接着一根。

    等到陈月红着眼睛从被子里抬出头来,怨恨的盯着抽烟的米国立:“你还在这里干什么?看我的笑话吗?要走就走,我就当昨晚是一场梦,梦醒了就什么都不记得了!”陈月哑着声音,带着鼻音盯着米国立。

    “一场梦?对于你来说是一场噩梦,但是对于我来说,却……”米国立转过头来盯着陈月,萦绕的烟雾让米国立看得陈月脸有些模糊,但是那张脸却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女人的脸:“我会对你负责的,你想要什么?”

    “我要你娶我,你答应吗?”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