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米国立上钩了
    果然,冷相濡听到冷逸轩的决定的时候,他直接摔了助理刚刚整理好的桌子,然后差点把自己的椅子给丢到窗玻璃上,要不是助理拦着,冷相濡只怕要把他的办公室给砸了。

    外面的员工们知道自己的上司心情特别差,所以所有人都不敢说话,甚至呼吸都有些轻了,不敢看向冷相濡的办公室,生怕被冷相濡给抓到,然后他们就会被冷相濡往死里骂,谁都不想触冷相濡的这个霉头。

    “冷逸轩真是下的一手好棋!他想把我送到国外去,就是为了这样的话能够让我远离冷氏,没办法再和他夺权!”冷相濡一只手握拳锤在窗玻璃上,生气得模样有些狰狞。

    冷相濡的助理看着冷相濡,心里也着急,如果冷相濡要去国外的话,那么他作为冷相濡的助理,要么和冷相濡一起去国外,要么就是辞职另谋出路!

    冷氏是一棵大树,冷相濡的助理不想就这样离开,如果他从冷氏离开,那么其他公司也不一定会接受他了。离开大公司的人,要么是跳槽的,要么就是犯事的被辞退的,要么就是能力不足的,这样的人别的公司是无法再用他们的。

    “二少爷,其实去国外也不是不行!”冷相濡的助理想了一下,然后拉了拉冷相濡的衣角,开口和冷相濡说了这么一句,虽然冷相濡一定会非常生气,因为如果他去国外的话,就说明他认命了,可是冷相濡不认命,他不承认自己输给了冷逸轩。

    冷相濡果然生气了,他转过头来盯着自己的助理:“你说什么?你是说想让我离开冷家,离开冷氏,跑到那个业绩不怎么样的国外去?那我不是在自找死路吗?你是想害我?!”

    “我怎么会害二少爷,我本来就是二少爷的人,二少爷听我说完!”助理苦着脸对冷相濡说:“在国外的话可以远离大少爷的耳目,到时候如果咱们控制了国外的公司,到时候就可以在大少爷看不到的地方发展起来,那二少爷不就有实力与大少爷争冷氏了吗?”

    听了自己助理的话,冷相濡冷静下来了,他的助理说的没错,与其在冷逸轩的眼皮子底下束手束脚的什么也干不成,不如去国外,山高皇帝远的,冷逸轩也管不着他!

    “确实,但是如果这样的话……那我……”那齐玉环和米楠……自己放不下!冷相濡没说出来,他不能有弱点,现在冷逸轩的弱点很明显,那就是米楠,如果被有心人知道了,那么米楠和冷逸轩都会危险!

    但是冷相濡为了自己,他只能二选一,所以最后冷相濡挣扎了一下之后就让一激动助理去告诉冷逸轩,说他愿意去接管国外的分部。

    冷逸轩知道冷相濡的这个决定的时候,他还惊讶了一下,没想到冷相濡竟然这么坦然的就接受了,看来他看的很明白,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所以只能自保了。

    与此同时,陈月没有了曾艺的保护和监视,她已经可以自由的去其他地方而不会被束缚了。陈月不会开车,所以她让曾艺把她送到米国立经常去的那家酒吧那里,然后就让曾艺离开了。

    看着白天并不多人的酒吧,陈月觉得这样的酒吧难得有些冷清,她坐在吧台边喝酒,不过陈月只有自己一个人,所以她喝的是酒精度不太高的鸡尾酒。

    没想到陈月竟然又一次看到了米国立,陈月本来没想过这次会遇到米国立的,米国立也没有想到他这几天天天来这里守着竟然真的让她守来了陈月。

    米国立的西装口袋里还有陈月的手链,他时常能够像起那张与亡妻相似的脸,但是陈月却比秦丽要年轻,更性感更有韵味。也是这样天使与魔鬼的融合,让米国立不禁的为她着迷起来。

    “没想到又见到了陈小姐了!”米国立笑了笑,站在陈月的面前,然后指了指陈月对面的位置,笑眯眯的问她:“请问这里有人坐吗?”

    “请便!”陈月扬了扬下巴,然后又慢慢的喝着鸡尾酒,看着米国立绕有兴趣的看着自己,她又放下酒杯,挑眉看着米国立:“不知道米先生这样看着我,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米国立笑了笑,然后让酒保给自己调了一杯威士忌,然后才回头过来和陈月说:“当然不是,陈小姐这么漂亮,脸上怎么可能有什么东西呢!只是我觉得成长了长得很像我的一个故人!”

    “呵,米先生这种搭讪方式已经过时了!”陈月冷笑着,她心里想着,当然像了,像他的老婆秦丽嘛,不过也不是十分像,只有几分而已,然后她又装作不在意的模样:“米先生的故人一定非常漂亮吧?”

    米国立看着陈月似乎对他有点兴趣,然后他又说:“是啊,她和陈小姐一样漂亮,只不过她很温柔,是个贤惠的人!陈小姐与她不同,陈小姐是妖艳的玫瑰,她只是温和的百合。”

    “那么说来,我还真想看看那个能够让米先生评价为百合的女人,和我长得像却像朵百合……呵呵。”陈月心里冷冷的笑了一下,米国立说的是秦丽,她知道。

    只见米国立一口灌下威士忌,把酒杯放在吧台上,然后又要了一杯威士忌,然后才红着眼说:“她已经去世了!”

    “抱歉!”陈月对米国立举了举酒杯,然后看着米国立又灌下一杯威士忌。威士忌的度数很高,米国立这样不要命的一杯接着一杯灌下酒,她心里表示非常高兴,只要米国立醉了,就方便陈月在他身上装点东西了。

    渐渐的,米国立和陈月在酒吧里喝酒一直喝到了晚上,米国立的眼前模糊了,他看着陈月的模样,竟然把陈月看成了秦丽了,他一把抱住陈月:“阿丽,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别离开我好不好?”

    陈月也有七八分醉意了,但是她听到了米国立抱着自己却叫着秦丽的名字,她心里一阵阵的发冷,然后带着米国立离开了酒吧。陈月自己现在没办法叫曾艺出来接自己,满身酒气的回冷家很容易被冷母发现,所以陈月只能随便找家酒店住下了。

    而米国立……陈月冷眼看着米国立,嘴角滑出一丝恶毒的微笑,她要让米国立对她产生愧疚,并且离不开自己,这样的话自己九门口进一步的接近米国立了,也能够完成“先生”的任务了。

    此时昏迷的米国立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上了冷逸轩为他准备了已久的鱼钩,只等着米国立吃完鱼饵之后,被鱼钩勾住再也无法挣扎开。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