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冷氏变天
    坐在窗边,看了看躺在床上睡午觉的米楠,冷逸轩笑了笑,很快他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冷逸轩目光微微一暗,他拿着手机站起来,然后走到外面去打电话去了,他知道,冷相濡已经开始行动了。

    “喂!”冷逸轩的手放在走廊的扶手上,扫着楼下的人,发现楼下并没有人在,冷逸轩松了一口气,他不知道冷相濡有没有在冷家的佣人里安插他的人,因为冷相濡‘害怕冷相濡的人会给冷相濡通风报信,那他准备的一切岂不是没办法完成了?

    电话那边小李告诉冷逸轩,现在冷相濡已经准备好了要召开董事会了,大概是趁着冷母不在,想争取所有的董事支持他,这样的话人心所向,冷相濡迟早会掌握冷氏的。

    “少爷,我们现在是否需要安排一下,控制住二少爷的人,方便控制公司?”小李盯着冷相濡走向会议室,他躲在茶水间里给冷逸轩打电话,但是眼睛还在盯着四周,防止被人听到。

    冷逸轩呼吸一沉,冷相濡正是沉不住气,昨天才刚刚知道米楠怀孕了,今天他就开始针对冷氏了,而冷相濡正是太可笑了,他以为他有齐家的背景做靠山,就能够完全吞下冷氏吗,冷氏可不像是一般的小公司那么容易吞食的。

    “没关系,你让下面的人控制住冷相濡的人,我一会儿就到!”冷逸轩挂了电话之后看了看齐玉环的那个房间,打电话给曾艺,他不在冷家了,那么米楠由谁来保护呢?冷逸轩想了想,也只有曾艺才能办得到,因为他本来就是陈月的保镖,他留在冷家别人不会起疑心。

    曾艺本来要带着陈月要去酒吧的,陈月说今天可以去会一会米国立了,曾艺和陈月很早就不来了,在外面逛了一下之后,陈月就说要去酒吧,没想嗯半路上冷逸轩竟然会和他打电话。

    “先生您找我!”曾艺不敢有懈怠,赶紧接听电话,他听到冷逸轩让他马上回冷家,守在米楠的房间外面,陈月的事情,就让她自己去做,只要回来的时候汇报情况就是了。

    冷逸轩一边走下楼去,一边对曾艺说:“你回来,守在少奶奶门口,不要让任何人进入,这两天都要守着她,要是少奶奶出了什么事情,你知道我的脾气!”冷逸轩的话有些冷,但是曾艺明白,米楠现在对冷逸轩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明白!”曾艺有些严肃的模样让陈月有些紧张,“先生”到底说了什么事?让曾艺这么紧张,现在陈月有些疑惑了,这个“先生”的真是身份到底是什么,他竟然这样帮着冷家。

    此时冷相濡正坐在会议室的主位上,看着一干董事坐在下面有些不安的模样,要的就是这种感觉,让他们觉得恐惧和害怕,这对于冷相濡夺权有更好的帮助。

    “冷氏比不得过去了,我哥有腿疾你们也知道,这些年已经没有机会再站起来了,冷氏靠着母亲一个人撑下去,现在母亲年事已高,已经不适合再管理冷氏了,我想,这个冷氏是时候该换个人当家了,你们说是不是啊?”冷相濡盯着那些人,嘴角划过一丝微笑,带着冷光。

    坐下的董事都看着冷相濡,有些冷惊讶的看着他,觉得他一定是疯了,不然怎么会突然的就说这种话,而且现在冷母正坐拥冷氏的势力,并且她的人遍布整个公司,冷相濡这么公开的想要反冷母,是不是已经有了足够的能力去反抗冷母了。

    “现在董事长还有能力管理冷氏的,现在你就想谋权篡位,是不是太早了点?”其中一个董事突然拍桌子站起来盯着冷相濡,他是冷母的人,肯定是帮着冷母的,当然对于冷相濡的突然召开会议,让他觉得冷氏危机了。

    冷相濡定腰一看,原来是掌管行政部的赵部长啊,冷相濡早就知道了赵部长是冷母的人,所以他已经决定了要拿赵部长来开刀。

    “赵部长,我知道你一直是母亲的人,可是你大概不知道,冷氏现在已经落没成什么样了,想要让冷氏重新发展起来,唯一的办法就是重新当家,整顿冷氏。”冷相濡理所应当的看着赵部长说着。

    或许赵部长并不知道冷相濡的野心,更加不知道冷相濡会突然拿他来开刀,想要震慑其他人,加上冷相濡急需有人能够给他一个打击这些董事的机会,所以赵部长就是给了他这么一个想法机会。

    “你!!”

    “赵部长不必这样生气,其实这并不是我想要的,只是为了冷氏,我愿意挺身而出!接管冷氏,把冷氏重新带回原来的鼎盛时期,诸位董事不如就做个表态,看看是否愿意承认我为冷氏董事!嗯?”

    冷相濡扫了一眼四周,知道这些人是在犹豫不决,他也不担心,就等着下面的人表态了。

    “弟弟真是好大的威风啊,不知道我这个做哥哥的有没有资格和弟弟争一争这冷氏的董事职之位呢?”冷逸轩从门外走进来,冷眼扫了一眼坐在董事位上的冷相濡,还有坐在下面的焦躁不安的董事们,冷笑着。

    冷相濡一看到来人,直接站起来,看着冷逸轩,没想到冷逸轩的腿竟然没事!而且现在还跑到公司来了,难道他是得了什么消息,所以才赶过来的嘛?

    看到冷相濡突然站起来,冷逸轩冷笑着走到冷相濡对面的桌子前,盯着冷相濡:“怎么?难道弟弟看到我康复了竟然没有一点欢喜吗?还是说弟弟是觉得我不应该这么快痊愈呢?”

    “当然不是!”冷相濡赶紧接着冷逸轩的话往下说,他寒着眼盯着冷逸轩,脸上却带着笑容,皮笑肉不笑的:“哥哥能够站得起来,那当然是最好了,也是当之无愧的冷氏继承人,弟弟真替哥哥高兴!”

    冷相濡其实心里是恨得牙痒痒的,但是偏偏却什么都做不了,心里难受的很,但是他又不得不装出一副很为冷逸轩开心的模样,简直憋屈得要死了,他站起来,盯着冷逸轩,看看他接下来要做什么。

    “既然弟弟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冷氏这么多年交给母亲,让她劳心劳累了这么久,实在是我的错,最近几日身体才刚刚恢复,今天就想着来公司看看,没想到真好看到弟弟在召开回忆啊!”冷逸轩说着就坐在背对着大门的地方,看着冷相濡,冷笑着说到。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