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更进一步
    冷相濡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有的这种念头了,他看着米楠的时候,就像是第一次见到林西月一样,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但是他强行压下去的时候,却发现心里空落落的,想要用什么把这颗心填满。

    而本来冷相濡想着刺激齐玉环,等到时候他们也能够有一个孩子,那么冷母就会对自己另眼相看,到时候冷氏也会进一步的掌握到自己的手里,这样的话,冷相濡就再也不用看冷逸轩的脸色过日子了。

    不过没想到齐玉环竟然这么样的聪明,竟然不上当,难道她对冷逸轩的爱其实并没有这么深刻?或者说齐玉环有其他的动作,想要单独针对米楠?

    “你倒是很明白,但是我们两个人明明就是合作关系,既然有一方可以给对方利益,你觉得我会放过吗?”冷相濡眯了眯眼睛,他就不信齐玉环能够忍得住。

    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够忍受自己心爱的男人与别的女人有了孩子,这样的话,自己的孩子也会受到影响的。

    “我明不明白你也不需要太清楚,我只是想要看着米楠流产而已,只要她流产了,那就不存在怀不怀孕的事了!”齐玉环笑得有些阴冷,但是冷相濡是不会让齐玉环针对米楠的。

    他紧紧的抓着齐玉环的手腕,然后微微一用力,上面就出现了一圈的红印,可是齐玉环出了皱眉头之外,并没有别的动作,她甚至连说话都不说。

    冷相濡盯着齐玉环,眼里闪动着骇人的光芒:“齐玉环我再告诉你一遍,你怀孕也好,不怀孕也好,但是你不能针对米楠!甚至不能动她肚子里的孩子!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呵,我还以为你已经绝情到连米楠都可以弃之不顾呢,没想到冷相濡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样这么肤浅,为了一个女人,葬送了自己的一生!”齐玉环冷声嘲讽了冷相濡两句,然后有突然不说话了。

    而冷相濡却像是发疯了一样,一只手抓着齐玉环的白衬衫,轻轻一用力,齐玉环衬衫的扣子就掉了下来,露出了白皙得像牛奶一样的肌肤,在灯光下显得这样的诱人。

    “啊!冷相濡你想干什么?!”齐玉环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就抓着自己的衬衫把自己暴露出来的皮肤遮起来,幸好是在房间里,这要是在外面,齐玉环的脸可就丢大了。

    冷相濡却不管齐玉环自己是个什么反应,但是他并没有停下动作,而是不停的撕扯齐玉环的衣服,一直到齐玉环的身体完全没有了任何阻挡才罢休。

    “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米楠,我就让你……永远也下不来床!看看什么时候你能够怀上孕,这样的话对我的事业确实更上一步!”冷相濡在齐玉环的耳边吐气,齐玉环耳朵敏感的红了起来,感觉自己的心升起一股异样,她却不敢说出来。

    等到冷相濡在齐玉环身上印下了无数的吻痕之后,米楠就和冷逸轩用完餐了,由小李负责收拾,然后冷逸轩和米楠开始聊起天来。

    与冷家的明争暗斗不同的是,在经历了米楠怀孕这样重大的事情的时候,她又在心里做了计量,知道米楠是自己不能动的,既然不能动,那米楠就再也没有挪开过自己坐的地方一步。

    而陈月自从知道米楠怀孕之后,她赶紧加紧了对米国立的进攻。接连好几天都出现在同一家酒吧里,米国立稍微派人一查就知道了陈月的身份不同之处。

    而且现在陈月还想着请君入瓮的的这个计谋,等着米国立再次出现在陈月面前的时候,陈月才刚刚来不久,她喝了这么几杯酒,被曾艺劝住了,最后只是把玩酒杯而已了。

    “你是谁?”陈月装作不认识米国立的样子,她挑起眉头看了一眼米国立,发现米国立手上正拿着自己故意放在椅子的那串项链。于是乎陈月就有理由针对米国立了,这样的话米国立才会对自己感兴趣。

    果然,米国立一看到陈月那种风情未减的模样,心里微微的悸动,他以为从今以后再也不会心动了,可是却是陈月给了米国立这种心动,让他觉得自己在年轻了一次。

    “我姓米!”米国立笑着对陈月说着,这种自信又儒雅可亲的笑容正是少女系的杀手,不少女人就是因为干了米国立这张笑脸给被他给迷惑的。

    可是陈月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她就是要给米国立不同的体验,让他彻彻底底的爱上自己,让他尝尝被抛弃的滋味!

    陈月还没说话,她旁边的曾艺却突然厉声开口了:“你什么什么人?也敢来这里调戏小姐?!”虽然说什么调戏确实是重了一些,不过陈月却觉得曾艺是在给自己报仇。

    米国立脸上的笑脸僵了一下,然后他恢复过来,脸上的笑意不变:“我是米氏的总裁,我想这位……小兄弟是误会我了,我那天捡到这条手链,只是想着物归原主而已!”

    说着米国立转过头来看着陈月,那张七八分像的脸长在这样一个盛气凌人的女人身上,也是一种别样的美感,让米国立心中一阵荡漾,可是现在他必须要慢慢来,不然会吓到陈月的。

    “哦,正是谢谢了!”陈月瞟了一样那条手链,然后趾高气扬的对米国立说:“正好我最近有了另一条手链,那条手链么……就送给你好了,反正我也用不到了!”

    顺利的看到米国立呆掉的模样,陈月勾勾唇,原本就很精致的小脸上带着诱人的性感,米国立强忍着内心的感觉,眼神微暗的对陈月说:“这手链是女人戴的,不管怎么样都是小姐的东西,我只不过是物归原主而已!”

    曾艺真是装得尽职尽责,他一只手挡在陈月面前,把米国立的手挡在外面,然后警告似的说:“还请米先生自重!我家小姐说了,那条手链就送给先生了,还请先生不要继续纠缠!”

    最后再看一眼米国立,陈月喝下一杯血腥玛丽,然后带着曾艺走到酒吧门口,这才回头对着一直盯着自己背影的米国立笑了笑,眨了眨眼睛,这才离开。

    “手链……”米国立不明白陈月到底是什么意思,自己把手链还给她,本来还想交个朋友,到时候再进展成恋人什么的也不是不行,不过米国立显然没想到今天陈月会拒绝他,并且连那条手链她都没有碰到。

    男人都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那就是越好的,于是米国立开始真正对陈月展开了示好的一切可能。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