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意外的相遇
    曾艺接过早餐的时候,心里有一些感动,米楠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更加不会介意他这个保镖的身份,费心给自己准备了早餐,说明了米楠原本就是一个善良的人,她不会无端的对别人产生恶意,所以陈月和曾艺得出一个结论——米楠是个好人。

    当然,看着陈月和曾艺出门的米楠并不知道自己在陈月和曾艺的眼里竟然变成了一个好人,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坏人,只不过米楠是觉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十倍还之。

    米楠之后回到厨房把冷逸轩的早餐送上楼去了,此时冷逸轩已经看到了陈月和曾艺离开冷家坐上车的事,他就站在楼上看着曾艺站在陈月身后,手里还拿着两个纸袋,看起来应该早餐之类的。

    “逸轩,你起来了啊!”米楠看着冷逸轩坐在窗边,自从冷逸轩愿意打开窗户、拉开窗帘之后,他就特别喜欢坐在窗边,似乎窗边有什么迷人的东西吸引住了他的目光一样。

    冷逸轩听到声音就转过来,他颤颤巍巍的想要站起来,但是没过一会儿就差点站不住了,米楠本来放好了早餐想把冷逸轩推过来吃早餐的,没想到冷逸轩这一个动作让米楠吓得冷汗都冒出来了。

    “逸轩!”米楠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冲过去,然后赶紧双手从冷逸轩的腋下传过,这样方便米楠支起冷逸轩的身体,等到把冷逸轩重新安置回轮椅上之后,米楠伸手摸了摸一脸失落的冷逸轩。

    冷逸轩抬头看了看米楠,看到她脸上的心疼的难过:“我很没用是不是?这么久了,腿都恢复了知觉了,但是却站不起来!真没用!”说罢他还伸手锤了锤自己的腿。

    “说什么话,这和你没关系的!不管你站得起来站不起来,我都不会离开你的,别想这么多!”米楠微微俯身搂着冷逸轩,把头放在冷逸轩的肩膀上,心疼的摸了摸冷逸轩的后背。

    冷逸轩搂着米楠,他微微一笑,做这个不过是让米楠陪着他演戏而已,但是看到米楠脸上心疼自己的表情的时候,冷逸轩总有一种莫名的心疼。对不起我骗了你,但是我真的是不得不这么做!或许你不知道也是好事。

    而此时陈月坐在车上,用手捏起米楠给自己准备的豆沙包,很香很软,温热的包子和豆浆,陈月虽然没这么吃过这种平民早餐,但是偶尔吃一次感觉还是不错的。

    曾艺就不同了,他们在外面帮主子办事的时候,经常吃到这种早餐,不过曾艺觉得今天的早餐格外的香,他吃的也欢快,心情也好,这一点连陈月都能感觉得出来。

    “就在这里!”陈月把袋子和里面的半根油条放在一旁的位置上,她让曾艺停在米氏附近,米氏附近也有不少商业街和小吃街,陈月是故意在这里停下来的,她主要的目的就是和米国立“偶然”相遇。

    看过自己的那张脸,陈月知道自己有七八分与秦丽相像,当然了,“先生”并没有让陈月与秦丽完全相像,那样的话就达不到诱惑的效果了,而且陈月自己也不愿意完全像秦丽,她恨那个女人。

    现在用秦丽的脸与米国立接触,是陈月最低的底线了,而剩下的两三分则是完全按照国外那个陈月的脸来整容的,这样一来,冷母也就不会因为觉得陈月与记忆中的那个陈月不像而产生怀疑了。

    “小姐,你确定米国立会经过这里吗?”曾艺不禁有些怀疑,因为现在他和陈月停好车之后,陈月带着曾艺来到一所酒吧里,这里大多都是一些年轻的男男女女,在这里喝酒买醉,虽然这样曾艺并不觉得米国立那样的人会来这里。

    陈月找了一个曾经她经常坐的位置坐下来,曾艺就站在她旁边,既然曾艺作为陈月的保镖,当然要时时刻刻履行保镖的职责,他不能离开陈月半步,还要给她挡着那些企图靠近陈月的无耻之徒。

    “当然,米国立失去心爱的妻子,就算现在米氏已经步入正轨,但是他在这段时间里一定有低迷的情绪,一旦男人出现这种情绪,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买醉,而这里是距离米氏最近的酒吧,当初我……林西月就是在这里认识米国立的!”陈月一想到当初自己竟然被米国立那样的男人诱惑了,她眼里就止不住的升起一股恨意。

    就在曾艺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他果然在酒吧门口看到了米国立,此时的米国立在昏暗的酒吧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毕竟他还穿着上班的时候才穿的西装,看样子有一股禁欲般的诱惑。

    不少女人都盯着米国立看,陈月也不例外,但是不同于那些女人的好感和诱惑,陈月看到米国立的时候,是恨,是恨不得把米国立拆骨入腹的恨,但是她必须要掩藏起来,不然很容易被米国立给察觉出来。

    曾艺刚想提醒陈月的时候,只看到陈月端着一杯酒,然后用力喝了下去,当然了,陈月的酒量不低,但是她要做的就是一个酒量低,又心情失落的千金小姐,来这里是为了买醉的。

    曾艺扶着装醉的陈月,却被陈月一把推开,陈月嘴里还厌恶的对曾艺说:“滚开!我爹地是让你来保护我的,不是让你来管我的!”说着陈月因为酒劲,就往后退,正好倒在米国立的身上。

    “谁啊,别碰我!”陈月当然之后她撞到的是谁,但是她就是装作自己是一个撒酒疯的大小姐,皱着眉头转过来瞪着米国立,满意的看到米国立脸上的震惊,米国立一只手抓着陈月的手,一只手扶着陈月的肩膀,呈现的是半抱式的样子。

    米国立震惊的看着陈月发现她特别像自己的妻子秦丽,但是恍惚间又不太像了,因为秦丽并不会像陈月这样来酒吧喝酒,更加不会无理取闹的撒酒疯。

    就在米国立震惊的时候,曾艺立刻过来从米国立怀里把陈月给接过来,一只手扶着陈月,另一边警惕的盯着米国立:“多谢!”

    说着曾艺就把目光放回到喝醉了撒酒疯的陈月身上,小声的对陈月说:“小姐,小姐您喝多了!我们回去吧!”说罢就要扶着陈月离开,但是陈月很快就挣扎起来,想要把曾艺给推开。

    一边嘴里还嚷嚷着要让爹地辞退了曾艺,一边又说这什么胡话,米国立看着曾艺扶着的陈月,眼里闪动着暗流,他刚想坐在陈月之前的位置上喝酒的时候,却发现那个座位上有一条手链,看起来不是一般的手链。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