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无中生有的演戏
    看到冷母和冷相濡回来了,米楠自觉的站起来对冷母点点头:“妈,小叔!”然后又让王嫂多准备一点茶点放在客桌上,毕竟现在一家子人都坐在客厅里,难得冷逸轩也出房间了,米楠多多少少是高兴的。

    冷母看到冷逸轩坐在米楠身边,她眼睛一亮,看着米楠的时候多了一些温柔,还满意的对米楠点点头:“逸轩今天心情不错,多下来走走也是好的!之前不是去医院做复健了吗,感觉好点了没有?”

    冷逸轩点点头,他的手放在腿上,眼里没有任何的情绪,就像是回答老师提问的问题一样回答冷母:“已经好很多了,现在也有知觉了,只不过还是站不起来,医生说这不能急得。”

    “确实急不得,慢慢养着吧!”冷母笑了笑,然后对着陈月说:“这是你大表哥,你出国这么多年,记不清了吧?这是你二表哥,我还记得你小时候最喜欢和你二表哥玩了。”

    陈月眼睛看了一眼冷逸轩,对冷逸轩点点头,脸上只有恭敬和疏远,因为陈月觉得冷逸轩有些危险,她还是敬而远之好了,虽然她对于冷逸轩那张脸还有气势都表示有好感。

    然后陈月的目光又放在陪着冷母进来之后一句话也没有说过的冷相濡身上,他现在正坐在齐玉环的身边,两个人都很沉默,只不过齐玉环这个时候却挽着冷相濡的手,也不管冷相濡是不是真的喜欢她这么做。

    只见冷相濡也微微抬头看了陈月一眼,就看到陈月对着自己笑了笑,眼里带着一些温柔和笑意,这个眼神让冷相濡觉得很熟悉,到底是在哪里看过这个笑容呢,冷相濡已经不记得了。

    他现在感觉陈月特别的熟悉,就像是个很久以前就认识的人一样,但是熟悉的同时他还觉得陈月很危险,非常的危险,但是冷相濡确信自己没有得罪过陈月才对。

    只见陈月笑吟吟的对着冷相濡说:“当然忍得,大表哥还是一样的沉稳,小时候很敬畏大表哥,不过二表哥就不一样了,二表哥长得也好,性格也好,我小时候一直喜欢跟在二表哥身后跑!”

    “可不是,你小时候那么安静,但是见到相濡的时候就像是见到自家哥哥一样,总是粘着相濡呢!”冷母叹息了一口,她只觉得冷逸轩和冷相濡昨天还是个孩子,今天就长这么大了,还都结婚了。

    看来自己真的是老了,孩子都这么大了,可是冷母却仍然不放心冷逸轩和冷相濡,什么事情都希望能够帮他们安排好,可是这人老了,就喜欢多愁善感。

    陈月似乎看出冷母的心思一样,她挽着冷母的手有些缩紧:“姨母才不老呢,姨母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小月最喜欢姨母了!”说着还对齐玉环发出一个挑衅的眼神。

    看看,姨母对我就是这么好,你不过是冷家娶进门的媳妇儿而已,再怎么样也是外人,她可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呢!

    陈月对齐玉环表现出来的就是这样一副嚣张的样子,她就是要气死齐玉环,而且陈月这次出现在冷家的目的就是和齐玉环斗智斗勇,而且她还有另一个重要的目的,只不过现在还不急着去办。

    看到陈月笑得像朵花一样的脸,齐玉环恨不得把她抓花,可是冷母在这里,冷逸轩在这里,还有她名义上丈夫冷相濡也在这里,齐玉环只能忍着:“相濡,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表妹来,你不开心吗?”

    齐玉环突然开口就是把冷相濡引到所有人的目光中,其实齐玉环也是在向陈月挑衅,她就算是稳住了冷母又怎么样,只要冷相濡还在她这场,那她齐玉环就永远不是失败者。

    “二表哥当然是关心我的了,难不成二表哥有了表嫂了就不要表妹了?我还记得二表哥小时候说过要娶我呢!”陈月嘟着嘴看着冷相濡,眼睛里水汪汪的写着“委屈”两个字。

    陈月这句话一出,米楠原本再给冷逸轩剥水果吃的手都有些不自觉的顿了顿,这陈月说的是什么话呢……这么多人,而且齐玉环也在这里,她就这样大大咧咧的说出来,不怕齐玉环当面翻脸吗?

    就在米楠有些担心陈月的时候,冷逸轩伸手握住米楠的手,手心里带着温暖的感觉,让米楠冷静下来,她抬头看了看冷逸轩,发现冷逸轩脸上带着一些戏谑的看着冷相濡。

    冷相濡明显是被陈月这句话给惊到了,他怎么不记得自己曾经说过这句话?而且冷相濡从小对陈月的印象比较小,只是隐隐约约记得有个可爱的女孩子,脸色总是有些病态的苍白的跟在自己身后。

    “咳咳,小月啊,这都多久之前的事情了,小时候的事情啊做不得数!”冷母感觉到了整个客厅的气氛不太对,然后伸手拍了拍陈月的手,赶紧缓解一下气氛,省得齐玉环真的翻脸。

    陈月耸耸肩,她说出这句话完全是因为当初她和冷相濡在一起的时候,冷相濡曾经承诺过她的,至于为什么要用陈月的身份说出来是小时候的事情,完全是陈月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她就是在胡说八道。

    看着齐玉环因为自己的话而脸色变得铁青起来,陈月见好就收,摇着冷母的手臂:“哎呀,姨母,我又不是不知道,小时候的事情都是开玩笑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当然不会当真啊,二表哥你说对吧?”说着陈月还对冷相濡眨了眨眼睛,神情中有说不尽的俏皮可爱。

    被陈月这么一弄,冷相濡都不知道怎么回应陈月了,只能僵硬的点点头,然后转过头去看齐玉环,皱着眉头拍了拍齐玉环的手臂,让她放松下来。再说了,现在齐玉环和自己只不过是合作关系,她这么激动干什么。

    曾艺已经收拾好了客房,然后出来的时候对冷母他们鞠了一躬:“冷夫人,大少爷、二少爷、少奶奶、二少奶奶!”

    接着曾艺又转向陈月,对她点点头:“小姐,客房已经收拾好了!”曾艺不过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不过看到冷逸轩的时候,他差点就说“先生”了,幸好曾艺及时克制住了自己,不然真的要露陷了。

    冷母看到曾艺说客房的事情,她看着陈月,一想到陈月早就在多年前就移居国外了,她回国来就没有地方住了,自己是她的姨母,所以陈月住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不妥的。

    “回来了就多玩几天,姨母这里没太多的时间陪你,不过你可以让相濡带着你出去走走!”冷母说着看了看齐玉环,总觉得这个齐玉环对陈月的态度不太友好,心里就不免对齐玉环有些不满起来。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