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夹枪带棍的讽刺
    其实齐玉环并不是一个特别容易被激怒的人,只不过她现在看到陈月和米楠两个人在自己面前表现得这么要好,而且那个陈月今天一来就直接针对自己,齐玉环表示非常的不爽,她不爽了,就不会让别人高兴。

    于是乎,齐玉环就拿出她和冷相濡结婚这件事情来刺激陈月,想看看陈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说不定会让人惊喜呢。

    “哦,我今天回国也是因为这件事情!”陈月瞟了一眼齐玉环,然后挥手让曾艺跟着下人去给自己准备一间客房,她可是要在这里长期住下去的,要是住在外面,怎么才能接触冷相濡和齐玉环呢。

    曾艺知道陈月想要和齐玉环她们单独待着,但是曾艺也是冷逸轩派来管着陈月的人,他要是轻易地离开了,只怕陈月突然对米楠说出一些不太好的事情的话,会让冷逸轩生气的。

    用目光看了一眼陈月,发现陈月对他眨眨眼睛,曾艺才点头:“小姐,我这就去为您收拾房间!”曾艺说着看了看站在米楠背后的王嫂,王嫂是什么人曾艺很清楚,所以他才看着王嫂,让王嫂带着他去准备客房。

    王嫂看到曾艺突然看着自己,想起了自己这个时候应该带着森家去客房才对吧……想了想王嫂还是带着曾艺去了客房,这里有米楠和齐玉环坐镇,应该不足为虑。

    等到曾艺离开之后,陈月抓着米楠的手,表现出一副特别友好的模样:“大表嫂,我早就听说你和大表哥的事情了,只不过我当时在国外准备毕业考试,就没有回来祝贺你们,真是可惜!”

    其实米楠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当时她是和冷相濡拜的堂,虽然是和冷逸轩入的洞房,而且米楠当时也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和冷相濡结婚的,不过现在想想,米楠也不觉得自己有多亏。

    “其实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不过陈小姐今天回国,不知道妈知不知道?”米楠看了看陈月,想了解她的底细,毕竟陈月这个人凭空出现,米楠对冷家的事情也不是很了解,要是冷母不欢迎这个陈月,她岂不是触怒到冷母了。

    陈月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然后看了一眼齐玉环:“姨母上次见我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我这次回来啊,不仅是要给两位表哥新婚礼物,最主要的是想要回国来看看!”

    “陈小姐真是好心情,不过这国内不比国外啊,很多事情都需要讲究规矩的,就怕陈小姐在冷家住不习惯而已!”齐玉环突然冷嗖嗖的冒出来这一句,让米楠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陈月怎么说也是客人,齐玉环突然这么说,让别人怎么看他们冷家?!

    “陈小姐不用担心,相信住久了就习惯了!”米楠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齐玉环,发现齐玉环脸色并不太好,她是不是对陈月有什么误会?不然干嘛对陈月这么的不友好啊?!

    不管齐玉环了,米楠听到楼上有动静,抬头一看竟然是冷逸轩推着轮椅出来了,米楠看着冷逸轩心里一惊,她直接站起来跑上楼去。冷逸轩上次从楼上摔下来的样子,还深深地刻在米楠的脑海里,米楠可不希望再次看到冷逸轩摔下来的样子了。

    “你怎么下来了,下来也不告诉我!”米楠皱着眉头看着冷逸轩,她真的很担心冷逸轩,他要是再摔下来,摔到了哪里,这让米楠怎么办呀!

    冷逸轩伸手捏了捏米楠的手,示意自己没事,然后又看了看坐在客厅里的陈月和齐玉环,陈月来了就好,一会儿冷母也应该到了,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不过现在冷逸轩最先要做的就是安抚米楠:“我是听说有客人来了,来看看是谁,妈和相濡不在,我作为主人,不出来招待一下客人,始终不太好。”

    “这里有我和弟妹呢,你腿脚不好,平常都懒得下来,怎么今天这么积极啊!”米楠笑了一下,然后扶着冷逸轩下楼去,有她看着冷逸轩一定不会摔下楼梯的。

    其实齐玉环也想上去扶着冷逸轩下楼来,但是这里有一个陈月,这个女人可不是米楠这么好骗的,要是齐玉环稍微有点不对劲,恐怕陈月都能够察觉出什么出来。

    反观陈月,她看到冷逸轩的时候眼睛也亮了一下,冷逸轩不同于冷相濡的儒雅温润,他是那种注定要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男人,陈月虽然对冷逸轩有好感,但是看到冷逸轩扫过来的目光,陈月却不敢有非分之想。

    “大表哥!听说你腿脚不好,怎么你就下来了呢?”陈月笑着看着冷逸轩,心里孤独不停的打颤,就怕冷逸轩会看出什么端倪出来。

    冷逸轩对陈月点点头,然后由米楠推到她坐着的沙发的旁边,他们现在四个人坐在客厅里,因为由冷逸轩的出现,齐玉环倒是安分了不少,陈月也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在和米楠聊天说话。

    不过十几分钟,门口又有动静,米楠抬头一看,竟然是冷母回来了,当然,回来的还有冷相濡,他们两个人竟然一起回家,而且现在还没到下班的时间啊,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陈月听到动静转头一看,是冷母,其实陈月并不是真的陈月,她是林西月,林西月是比较害怕冷母的,冷母对林西月的厌恶也是到了极点,所以林西月怕冷母也是很正常,可是陈月并不怕冷母,而且陈月和冷母的关系还非常的要好呢。

    先声夺人,陈月看到冷母的时候,首先站起来过去挽住冷母的手臂:“姨母,您终于回来了!小月好想你啊!”陈月表现得很亲昵,倒是让冷母有些发怔,冷母还在想这个女人是谁的时候,她听到“小月”这个名字的时候,才想起来陈月。

    “你是……小月?你都长这么大了?姨母真是老了,都快认不出来了!”冷母愣了一下,最后才想起陈月是自己的侄女,所以她也是冷相濡和冷逸轩的表妹:“你怎么回来了也不通知一声,好让你表哥去机场接你啊!”

    “那不是怕姨母和表哥太忙了嘛,再说了我也还记得姨母家的路,所以我就不请自来了,姨母可别嫌我烦啊!”陈月靠着冷母的肩膀,带着冷母坐到客厅。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