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表妹陈月
    米楠进入厨房之后感觉后背凉嗖嗖的,忍不住打了个寒噤,不过她很快就投入到为冷逸轩准备早餐的工作中,米楠为了能够让冷逸轩吃好喝好,特意买了一些食谱回来,她平常做的那些饭菜没有一天是重样的,但是她发现自己的库存好像快没了,所以米楠就开始准备新的菜谱了。

    当然了,米楠不光是追求味道好而已,她还兼顾了冷逸轩的身体,因为冷逸轩的腿还是没有好,米楠想着,会不会是因为冷逸轩的身体调理不太好,所以导致了他的腿还没有好呢。

    想着米楠就更加觉得自己不够尽心,所以她从现在开始给冷逸轩准备药膳,还让医生开了一些药浴的方子,准备给冷逸轩按摩腿部和身体,内服外用,米楠就不相信冷逸轩的身体好不起来!

    于是乎,冷逸轩机会每天都闻到一股淡淡的药香味,虽然他并不是讨厌那些味道,但是每天都要洗药浴,冷逸轩也渐渐的开始不自在起来。尤其是现在每天米楠的手都按摩他的全身,让冷逸轩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怎么忍得住?

    虽然冷逸轩每天都会被米楠用药浴和药膳折磨,但是冷逸轩每天晚上都会让米楠和自己一起药浴,久而久之,米楠也就习惯了,当然,冷逸轩更加欢喜。

    唯一不开心的人就是齐玉环了,她原本以为自己进入冷家之后就会有很多机会和冷逸轩见面,这样的话她就有机会把米楠给挤下台,没想到,她已经进入冷家快要一周了,冷逸轩却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的房间和书房,这让齐玉环心里烦躁不安。

    有好几次,齐玉环都想进入冷逸轩的书房去看看,却每次都被米楠给堵着,因为冷逸轩不喜欢外人进入他的领域,所以米楠每次都用这个借口堵着齐玉环,不让她出现在冷逸轩的面前。

    “大嫂,我嫁给相濡这么久,也没见大哥出来一次,难道是大哥不喜欢我,所以连见都不愿意见我吗?”齐玉环故作伤心的看着米楠,她和米楠都站在冷逸轩的书房外面。

    米楠很为难,冷逸轩本来就不喜欢别人打扰他,平常就算是冷母和冷相濡都没有上过他的房间,齐玉环突然这么说,让米楠不知道怎么回应齐玉环,只能挡着不然齐玉环打扰冷逸轩。

    “弟妹你就不要为难我了,逸轩从来不喜欢别人打扰他休息的,平常妈和小叔都没有上来过……”米楠其实只是含沙射影的告诉齐玉环,冷逸轩的弟弟和妈妈都没有进去过,你就不要执着了。

    齐玉环就像是没听懂一样,皱着眉头忧伤的看着米楠:“大嫂我知道,我知道是我不好,我再也不打扰大哥休息了,对不起……”看着齐玉环泪眼朦胧的看着米楠,像是在指控米楠欺负她一样。

    虽然米楠很为难,但是并没有因为齐玉环这幅委屈的模样而心软,在对冷逸轩的事情上面,一向好说话的米楠就会变得很执着,这是米楠下意识的做法。

    就在齐玉环脸色有些发僵的转向楼梯,米楠松了一口气准备进入冷逸轩书房的时候,大门口突然有些吵闹起来,米楠皱着眉头看了看齐玉环脸色不太好的模样,以为是有什么人出来闹事呢。

    “外面出了什么事?”米楠慢慢的走到走廊往下看,这个时候王嫂正好从门口进来,她脸上有一些不安的表情,对着楼上的米楠恭敬的说着:“是陈小姐来了!”

    “陈小姐?”米楠当然不知道这个“陈小姐”是谁,她为什么会来冷家,还有这么大的阵仗,为了不让冷逸轩担心,米楠特意回到书房和冷逸轩说了一声,这才下楼去。

    齐玉环绕有趣味的看了一眼冷逸轩的书房,她是想进去看看,但是又害怕冷逸轩会把她赶出来,那样的话她脸上就不好看了,于是齐玉环就跟着米楠一起下楼去了。

    这个时候门口进来一男一女,女的一头栗色长卷发,穿着打扮都是世家千金小姐,看来应该是和冷家有些关系的小姐。女的身后站着一个男人,像是保镖或者随从之类的人。

    米楠想到冷母不在,冷相濡也不在,冷逸轩不会踏出他的房间,所以米楠就成了最有资格招待客人的人,她微微一笑,然后走到那个女人面前:“陈小姐,不知道您是……”

    没想到那个女人看着米楠,然后上下打量了一下,脸上带着一些嫌弃的模样:“你就是二表哥娶的那个齐家小姐?也不怎么样嘛!”陈月一来就看到米楠,她当然知道米楠是哪个,但是她就是故意的,因为一会儿她要针对的人是齐玉环。

    “陈小姐认错人了,我并不是齐小姐,这位才是小叔的妻子齐小姐,我是逸轩的妻子。”米楠看了看脸色僵硬的齐玉环,被别人认错心里应该不好受吧。

    陈月恍然大悟的看了看齐玉环,然后一脸嫌弃的笑了笑:“原来这位就是我的二表嫂啊,真不好意思啊,我以为嫁给我二表哥的人应该是像大表嫂一样美丽动人的!”

    “你……”齐玉环的脸色就不说了,简直是黑得不能再黑了,她从刚才的对话中知道,这个“陈小姐”就是冷相濡的表妹陈月,不过这个表妹不是在国外吗,怎么现在突然出现在这里?

    “这位就是我的大表嫂吧,刚才真是抱歉,把你认成了二表嫂,曾艺,把我在国外准备的礼物拿过来!”陈月微笑着转过头对曾艺说着。

    其实陈月并不是真的想对米楠友好,原因有两个,第一个是“先生”说进入冷家要针对冷相濡和齐玉环,不能对其他人有不好的行为;第二个原因就是陈月自己觉得米楠应该比起齐玉环来说,她这个人更加令人喜欢一些。

    刚才陈月一进来就针对米楠,曾艺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楼上冷逸轩的房间,心里不满陈月的做法,不过幸好,后面陈月又把矛头转向了齐玉环,这才让曾艺松了一口气。

    要是让冷逸轩知道陈月针对米楠,说不定会把陈月一巴掌打回娘胎里,龙有逆鳞,而冷逸轩的逆鳞就是现在他的老婆米楠,而米楠并不知道他们这些弯弯道道的,只是觉得这个陈月看起来是个挺好相处的女人。

    “陈小姐来的真是不巧,若是能够早来几天,或许还能赶上我和相濡的婚礼,讨杯喜酒喝,也算是见证了我和相濡的真爱了!”齐玉环一看到米楠都有礼物,而陈月却没有提过自己一次,心里不免有些恼火。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