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新的身份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而且怀着怎么样的目的,对于林西月来说,这一切就是新的开始,有人花钱让她脱胎换骨,她就接受就是了,等到报复了米国立,一切再说吧,反正米国立这个人,现在就是林西月的死敌。

    曾经有人说过这么一句话——有多爱就有多恨。

    林西月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她恨这个世界对她不公平,她这么小心翼翼的对米国立,最后被米国立利用去诱惑冷相濡,怀了他的孩子之后伤了身体,今后再也不会有孩子了。

    为了米国立,林西月做到了这个地步失去了一个做母亲的权利,难道这样的代价还不够吗?到最后米国立竟然让别人轮番的糟蹋她,把自己身上仅有的那一点点感情磨灭掉了。

    “谢谢你们的主人!”林西月把手机交还给外面的保镖之后,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满脸恨意的坐在病床上,等着那个人给她安排。

    果然,林西月等到下午,就等到了应该来的人——整容医生。没错,冷逸轩就是要让林西月脱胎换骨,给她新的身份,当然也要给林西月新的样貌。

    林西月的身份是冷家的表妹——陈月,冷逸轩确实有一个表妹叫做陈月,但是冷逸轩接到内部消息,陈月早就因为重病被送去国外治疗去了,陈家也一举搬到了国外,这也是冷逸轩这么大胆的给林西月利用这个身份的原因。

    再加上,陈月是冷逸轩的表妹,那么对于米国立来说就是一个很好的利用对象,米国立知道米楠不可能帮自己了,所以他必须要改变计划,重新接触冷家的人。

    这个时候林西月化身陈月出现在米国立面前,而陈月还长得与死去的秦丽有几分相像,那么米国立就会注意到陈月,他会尽全力的讨好陈月,最后把陈月归到身边,让陈月做自己的内应。

    当然了,冷逸轩怎么可能傻到给米国立送一个助力过去呢,所以冷逸轩就是要林西月恨米国立,恨不得米国立死无葬身之地,这也是为什么冷逸轩要等到米国立折磨得林西月快要死之后才出手把林西月救回来。

    这么一来,林西月势必会帮助冷逸轩留意米国立的一举一动,这样好的一个棋子,冷逸轩怎么能不好好利用呢?再说了,林西月现在也是自愿为自己做事的,这一切都源于一点——那就是林西月恨米国立。

    “先生让你们来的?”林西月已经把那个幕后帮助她的人称为“先生”了,这就说明,她是真的愿意站在冷逸轩这边的了。

    整容医生身旁的一个长得比较清秀的戴着眼镜的男人对着林西月点点头,他微微侧身向林西月介绍整容医生:“这位是国外的顶尖整容医生——维特医生,你的身体已经好了,那么下面的日子就由维特给你准备整容手术,到时候你还需要进行一些训练,才可以离开医院!”

    “要多久?”林西月有些空洞的眼里闪着一点点的光亮,她现在忍不住想要接触米国立,想要看看米国立是怎么样一败涂地的了。

    那个戴眼镜的男人皱眉:“这件事情不能急,先生让你先改头换面,后面的事情先生会安排好!你只需要安心接受。”那个男人说话的时候,对林西月有一种淡淡的不屑。

    但是林西月已经不介意了,她寄人篱下,只能忍受,而且这些人都是救了她的人,所以林西月不能够再表现出任何的不满了。

    “我明白!”林西月躺在床上,朋友维特医生给她做检查,反正她的身体已经被这么多男人看过了,就算是现在恢复了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残破的身体。

    维特医生不觉得有什么,在医生眼里,男人女人都是一样的,所以他并没有在意,倒是那个戴眼镜的男人直接离开了,还顺带着关上了门,他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啊。

    等到维特医生给林西月制定了一系列的整容手术方案之后,戴眼镜男人给冷逸轩打了电话确认之后,林西月才在方案书上签字,之后林西月就开始了她脱胎换骨之旅。

    先是每天,戴眼镜的男人会带着林西月去学习上层社会的各种礼仪,然后就是训练林西月的走姿和仪态,加上让林西月准备学习英文。不过林西月怎么说也是一个正规的大学生,对于这些事情,她表示能够理解,并且学习得很快。

    当然了,对于林西月来说,没有什么东西是比得上报仇来的更加有动力的了,她现在深受着煎熬,都是为了能够让米国立得到他应有的报复。

    渐渐的,林西月的眼睛和鼻子已经经历过维特医生的手术了,不过这恢复期比较长,这期间林西月每天都只能吃西餐,因为陈月再回国之前都在国外生活。

    在这几个月里,林西月必须熟悉国外的生活方式,还有说话习惯等等,当然了,冷逸轩为了让林西月能够融入陈家,特意把陈家所有人的资料都给了林西月,让她背熟记牢。

    等到林西月把所有有关陈月的一切都学得有十分之七八相像的时候,她的整容也到了最后的一步,那就是拆绷带,林西月自己也很期待,这个陈月到底像谁,应该说冷逸轩想要让林西月长得像谁。

    等到拆绷带的那一刻,林西月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她瞪大眼睛,这个女人不就是……不就是米国立死去的老婆秦丽吗?不,不对,这张脸又不怎么像秦丽,只是眉眼有些像,脸型也还好,总之只有七八分像而已。

    “这张脸……”林西月看着那个戴眼镜的男人,疑惑的皱眉,但是维特医生很快就让林西月小心:“现在才刚刚拆绷带,不能做太大的动作,否则脸上的硅胶会裂开或者挪位的!”

    “再过几天,等到你的脸稳定了,那么差不多你就可以出去了!”戴眼镜的男人点点头,赞同维特医生的话,他的任务就是让林西月变得像是一个陈月。

    林西月点点头,她抿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曾经她最恨的这张脸,现在是她的脸,而她要用这张脸去折磨米国立,让他尝尝痛失一切的滋味。

    戴眼镜的男人点点头,满意的看到林西月眼里的仇恨和不甘,他对林西月微微鞠躬:“从今以后你就是陈月小姐,而我是你的保镖曾艺,我的任务就是保护陈小姐。”

    “你叫曾艺?”林西月,哦不,现在应该叫做陈月了,陈月疑惑的看着曾艺,觉得自己接触的最多的就是这个男人了,但是他只听命于那个“先生”。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