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你叫陈月
    虽然齐玉环真的对冷相濡这种态度很不满,但是现在这里是冷家,她只能忍着,而且齐玉环知道自己和冷相濡可是表面上的夫妻,不能让别人看出一点什么不对劲出来。

    所以等到冷相濡出来之后,齐玉环也把脸上的妆和衣服都换了下来,然后才准备衣服进入浴室的,浴室里的东西都是按照冷相濡的风格来布置的,但是齐玉环也有自己的风格。

    于是乎,齐玉环决定明天和冷相濡一起去外面买点日常用品回来,她实在没有办法和别的男人用同一瓶沐浴露和洗发水。能够住在同一间房间里,已经是齐玉环最大的限度了。

    迅速的洗完出来,齐玉环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来,看到冷相濡正坐在一旁的桌子上看书,那是什么书齐玉环并不知道,她也不屑于知道冷相濡想要看什么书。

    “这么快就洗完了!”冷相濡听到动静之后转身瞟了一眼齐玉环,然后他才转过去继续看自己的书,其实冷相濡并不是在看书,而是在看冷氏的文件。

    通常冷母是不会给冷相濡这些文件的,这是冷相濡安排在冷母身旁的人给复制过来的,为的就是能够让自己熟悉冷氏的业务和操作,方便冷相濡接下来接管冷氏做准备。

    齐玉环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看着冷相濡的背影:“没想到相濡这么用心,就算是结婚的第一天夜里还在看书,别告诉我你是在抓紧时间学习。”齐玉环其实就是在讽刺冷相濡。

    谁知道齐玉环刚刚说完这句话之后,冷相濡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他把手上的东西锁进一个柜子里,接着沉着脸走向齐玉环,只知道站在齐玉环面前:“我在看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还是说其实你想让我做一些实际的?”

    “你……”齐玉环看到冷相濡这个样子,就只好他是有点生气了,但是齐玉环又是那种不愿意臣服的人,她皱着眉头想要推开冷相濡,但是冷相濡却直接抓了齐玉环的手,直接把齐玉环压在了床上。

    “我什么?我们可是夫妻啊!”冷相濡冷笑着看着齐玉环,觉得她现在脸上这种表情真是好看惊恐又有些害怕:“夫妻之间做点这种事情不是很正常的吗?再说了,这可是玉环你暗示我这么做的呢!”

    齐玉环挣扎了一下,把头撇过一边不去看冷相濡,她的睡衣微微滑下来一些,露出精致的锁骨和圆润的肩头,冷相濡眯着眼睛,眼里闪着暗光。

    “为了我们之间的交易,你最好还是别动我!”齐玉环冷声提醒冷相濡,告诉冷相濡最好还是别动自己的好,否则到时候他们之间的交易崩裂,那就不好说了。

    冷相濡低头靠近齐玉环,轻轻在她的脸庞说:“不管我对你怎么样,你现在都是我的妻子不是吗?再说了,你还提不起我的兴趣!”说罢他就甩开齐玉环的手,自己躺在床上,盖上了被子。

    终于从冷相濡的禁锢中逃离,齐玉环刚才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幸好冷相濡最后松开了她,不然齐玉环真的觉得自己亏大了。

    看着闭上眼睛的冷相濡,齐玉环摸了摸自己刚才被冷相濡抓着的手,也躺上了床,这次她离冷相濡远远的。因为齐玉环也不清楚睡着之后的冷相濡会不会对自己做点什么。

    惊心动魄的一晚之后,齐玉环起床的时候冷相濡已经穿好衣服了,他看了看齐玉环,然后特意从床下的暗格里拿出一瓶东西,红红的,看起来粘稠的像血一样的液体。

    “这是什么?”齐玉环好奇之下问冷相濡,却看到能告诉倒出了一点红色的液体到手上,他直接掀开被子,把手上的液体抹在了洁白的被单上。

    明白了冷相濡这么做的用意,齐玉环的脸瞬间红了起来,她知道冷相濡这么做完全是为了让冷母相信,他们两个人已经有夫妻之实了,这样的话齐玉环就是真正的跟家人了。

    而此时另一间房间里,米楠已经醒过来了,她按照平常的习惯,去厨房给冷逸轩准备早餐,而冷逸轩今天似乎起的比较晚,不过米楠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冷逸轩愿意多睡会儿,她也开心。

    其实在米楠离开之后,冷逸轩就醒了,他坐起来之后走到窗边,看着外面忙碌的仆人们,觉得这样的生活真好,只可惜冷相濡不满足这样的生活啊!

    回到床边坐下,冷逸轩打电话通知了自己在医院看着林西月的人:“把电话交给林西月,我有话对她说!”冷逸轩的命令不容那些手下们抗拒,很快,电话就交到了正坐在床上的林西月手里。

    这是林西月第一次接触救她的背后的人,林西月有些紧张,她拿到电话之后吸了一口气:“您好,请问是您救了我?”

    “嗯!”冷逸轩丢给林西月一个字,他对林西月并没有什么好感,更别说给林西月什么好态度了,能够回答林西月的话已经是冷逸轩最好的心情了。

    就在林西月猜测背后的人是谁的时候,冷逸轩没有给她思考的机会:“想报仇吗?”冷逸轩知道林西月的心情,她一个被抛弃的女人,还被那样折磨,她怎么能不恨呢?她怎么不想报仇呢?

    “想!”林西月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她真的很想报仇,想要把米国立碎尸万段,把他在意的一切都变成泡沫!

    冷逸轩冷冷的对林西月说:“听安排,我让你亲自找米国立报仇!”林西月本来想问电话那头的想问他为什么要帮自己,他为什么连面都不见自己却说要帮自己报仇呢?

    “为什么?”林西月有些惊讶的问,这个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带着一些磁性,低沉得像是钢琴的声音,但是她不相信世界上会有掉馅饼这种事情。

    冷逸轩冷笑一声:“不为什么,好玩!从今天起,你的名字叫做陈月,冷相濡的表妹!会有人给你准备新身份,而你只要服从。”说完冷逸轩就挂了电话了。

    而医院里的林西月还沉浸在震惊和不敢相信中,这么说,那个人是因为和米国立有过节,所以……所以才会帮自己的吧!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但是林西月觉得大概也差不多了。

    不过也好,有人愿意帮助自己,这不是正好吗。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