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有名无实
    婚礼进行得差不多了,齐玉环被冷相濡用车带回了他们的新房,当然了,冷逸轩和米楠的出现让很多人都知道了冷家大少爷和冷少奶奶的事情,对冷逸轩这一对表面上恭敬恭维,但是背地里却说冷逸轩是个残废,也只有米楠这样的女人会跟着他,说不定还是为了钱呢。

    虽然米楠不知道这些事情,但是冷逸轩的眼线遍布,他想知道的事情,那些贵妇们就算是怎么瞒着,冷逸轩还是会知道的,只不过冷逸轩不屑于听到而已。

    “既然婚礼已经结束了,那我们回去吧!”冷逸轩看了看米楠,他是担心米楠听到那些不该听到的东西,心里不舒服,冷逸轩看到米楠心里不舒服的话,冷逸轩心里也不会舒服的。

    米楠看了看,冷相濡已经带着新娘子离开了,冷母就在一旁照顾宾客,应该也没有空理他们,这个时候留在这里,让冷逸轩被他们被围观,米楠还巴不得带着冷逸轩回家呢。

    “嗯,我们回去吧,自己的人看你的那些眼神真的好讨厌,我不喜欢他们!”米楠点头,推着冷逸轩的轮椅悄悄地就从礼堂的侧面出去了,带着冷逸轩来到停车场,很快就找到了他们的车。

    冷逸轩听到米楠的话,心里暖暖的,米楠是不在意那些人说自己什么,但是米楠在意别人看着冷逸轩的眼光,她这个人心思细腻,知道很多上层社会的人都看不起她,但是米楠并不介意。

    不过如果那些人看不起冷逸轩的话,米楠就会像是一只保护幼崽的刺猬,升起她满身的刺来面对那些人,这也是让冷逸轩心里出现暖意的原因。

    两个人回到家之后直接回到房间,不过米楠担心冷逸轩没有吃什么东西,所以还是去了厨房给冷逸轩准备下午茶,随便挑几本书和冷逸轩一起度过这样安稳的下午。

    米楠去了厨房可能不知道,冷逸轩在等到米楠离开房间之后就撑着轮椅站起来了,虽然他现在能够站立的时间不长,但是冷逸轩发现自己能够站起来,已经是非常的开心了,而且经过复健,冷逸轩的双腿肌肉开始恢复,已经可以颤颤巍巍的走出一两步了。

    相信很快,冷逸轩就可以站起来像正常人一样行走了,虽然冷逸轩很开心,但是他现在并不打算告诉米楠和冷母这件事情,因为米楠如果知道了,会问他为什么不愿意告诉家人,可是冷逸轩有不得不保密的理由,只是不想让米楠卷入这场争斗而已。

    而冷逸轩继续坐在轮椅上,是为了装给冷相濡看的,到时候冷相濡露出马脚的时候,就是冷逸轩站起来与他对抗的时候,具体到时候要把冷相濡怎么样,这还需要冷逸轩按照情况来定。

    站起来随便走了几步的冷逸轩掏出手机出来打电话,他需要确定的是,牵制住米国立的“秘密武器”现在怎么样了,只要那张牌藏好了,相信米国立很快就会败下阵来!

    这短短的半个月里,冷逸轩已经差不多明白了米国立当初为什么要让林西月接近冷相濡了,更加知道米国立与秦丽他们的恩恩怨怨,但是米国立最不应该的,就是利用米楠来接近自己。

    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试探,冷逸轩相信,米楠绝对不知道米国立的阴谋,她一直以为她是代替米楠嫁入冷家的,而米国立的真正目的是想要利用米楠来牵制住自己。

    “林西月现在怎么样了?如果她身体恢复了的话,就赶紧给她安排整容手术,我需要在三个月之后看到一个全新的林西月,当然了,人也要给我*好了,别出了差错!”冷逸轩的声音无论是对谁都会带着一些冷意,但是却独独对米楠有一些温柔。

    此时在医院里,林西月已经清醒了,她知道自己没死,是有人救了她,可是具体是谁救了自己林西月并不知道。只知道那个人很厉害,背后的势力很强大,就算是米国立都不是他的对手。

    每次林西月想要问那几个看管自己的保镖事情的时候,那几个保镖都只会淡然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默默地移开目光,接着又开始面无表情的站岗。林西月从醒过来以后到现在,都没有离开过病房半步病房里有厕所,而且也有电视,林西月根本就不能出去。

    虽然林西月很渴望离开病房,但是她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和那个救了自己的人对抗,所以她只能认命的养伤,等着后面的人出现,然后告诉她救她的目的。

    此时进入新房的齐玉环打量着新房,发现这里的布置可以说是非常的精致了,看来冷母是下了死功夫了,不然也不可能把冷相濡的房间布置得这么好。

    还有两个人的衣柜,属于齐玉环的衣柜里全都是现下最流行的品牌和款式,衣服裙子裤子每一套都价值几万到十几万,齐玉环根本不需要从娘家带什么衣物过来了,冷母全都帮齐玉环准备好了。

    “我妈喜欢你,什么都给你准备好了,喜欢吗!?”冷相濡一边脱下外套,随手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然后坐在床上,双手撑在自己的身体两侧,感觉到喜床的柔软和舒适。

    这张床很大,标准的双人床,当然了,齐玉环和冷相濡两个人结婚了,就算床再怎么大,他们两个人也是要躺在同一张床上的。

    齐玉环转过头,用手小心翼翼的提起婚纱走过去:“妈的布置安排我当然满意了!不过……我们之前说过了,有名无实,我们各取所需!你不会忘记吧?”齐玉环是想要提醒冷相濡,他们两个只不过是在做一场交易而已。

    谁知道冷相濡耸耸肩,他有什么不记得的,这种事情齐玉环不用说第二次了,冷相濡明白:“你这是在为我大哥守身如玉?不过我觉得你可能要失望了,我大哥却不会为你守身如玉的!他是喜欢我大嫂的!”

    “来日方长,米楠再怎么好,总有一天也会腻的,有时候野花总比家花好,你身为男人,难道不知道这个道理妈?”齐玉环伸手缠着自己垂在胸前的长发,笑得一脸妩媚的看着冷相濡。

    冷相濡却带着嘲讽的笑走到自己的衣柜那里,从里面拿出了睡衣,瞟了一眼齐玉环:“可惜啊,我连家花都没有尝过,哪里知道野花是不是比家花要好呢?再说了,你这朵家花,我可不稀罕!”

    说着,冷相濡不顾齐玉环的脸色,直接进入浴室了,只留下齐玉环脸上带着羞愤的表情盯着浴室。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