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米家秘事
    米国立就在不远处的车上等着那几个男人泄完火,到时候把林西月给处理了,他们就回去。反正林西月不过是米国立众多女人中的一个,他完全不心疼。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西月脸上满是惊恐和麻木的绝望,她的眼睛空洞的盯着昏黑的天空,似乎在神游,但是却像个提线木偶,忘了怎么行动。

    “真是不经玩,这么快就傻了,没劲!”

    “行了,处理了就回去吧,先生等我们挺久了。”

    “不过不经玩,但是这个滋味确实不错,难怪能够让那个冷二公子这么着迷!”

    几个人一边聊天一边看着林西月,看到她空洞的眼神,但是眼神里带着一些怨恨和仇恨,其中有一个人实在不想看到林西月这种眼神,直接用旁边的一块石头砸向了林西月的脑袋。

    很快惊讶的脑袋就出现了一个洞,鲜血从里面流出来,林西月瞪大眼睛,看样子已经是死了一样,但是她微微起伏的胸口证明林西月还有一口气在,那几个人不放心,直接在林西月*的身体上绑了几块石头,一起把林西月丢进海里。

    接着他们穿着衣服,慢悠悠的走向米国立正坐着的那辆车旁边:“先生,已经处理好了。”

    “亲眼看到她咽气了?并且沉到海里了?”米国立转过头看向他们,这几个男人身上还带着欢爱的气息,就像是米国立每次和林西月上完床之后一样,不过米国立很放心他们做事。

    但是米国立他们并不知道,就在他们把林西月沉进海里之后,在不远处的海湾有一队人正穿着潜水装潜进海里,并且摸向林西月被沉进海里的位置,很快就把林西月给救了起来。

    但是林西月这个时候脸色苍白,气息奄奄,看起来只吊着一口气了,要死不活的样子,不过只要林西月还有一口气,那些人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人找到了,秘密送进医院,少爷说过要活的!”那队人中领头的人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林西月,她*的身体上全是欢爱的痕迹,就连双腿间都是红肿的样子,又因为在海水里,更加的红肿难堪了。

    她头上又被石头砸中的痕迹,那个正在冒血的洞依旧在出血,而且惊讶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了,不难看出,在过一会儿如果不进行抢救,林西月绝对必死无疑。

    谁也想不到,林西月在经受了这么大的打击和折磨之后,竟然还能够活着,虽然只剩下一口气了,但是总归是还活着,而且有人想要林西月活着,那么她就不能死!

    很快林西月就被送到了医院,而领头的人很快就打电话向“少爷”汇报情况,并且说明了林西月的情况,打算请示下一步怎么做。

    而电话那头的冷逸轩听到林西月还活着,他勾唇一笑,笑容里算是残忍的冷意:“养着,给她做整容手术,把她整成秦丽年轻的模样,我要七八分相像。然后给她养好身体,等我有空再理。”

    “是!”

    挂了电话之后,冷逸轩转头看了看沉睡着的米楠,轻轻的抚去她脸上挂着的眼泪,温柔的脸庞却带着几分冷漠:“所有让你伤心的人,我都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此时米国立已经回到家了,仆人们已经收拾好客厅了,米娅也回家了,看到米国立,米娅想到米国立在医院里打自己的那巴掌,心情不好的坐在客厅里不想理米国立。

    “怎么?还在生爸爸的气?”米国立看到米娅就想起了米楠,可是米楠却不会原谅自己,米国立一直觉得自己特别对不起米楠,所以只能任由米楠无理取闹,只要她开心,米国立一定会准备好一切的。

    米娅看到米国立的脸,嘟着嘴:“我怎么不生气?你为了那个贱……那个女人打我!爸从小到大都没有打过我一次!却为了她们打我!”米娅是典型的娇纵的千金大小姐,她听到米国立主动和她说话,她就对米国立倒苦水。

    “小娅!当初是爸对不起阿丽!如果不是爸,她也不会一个人带着米楠辛苦生活了这么久!”米国立回想着当初的事情,确实是他辜负了秦丽,让她们母女受到了太多的委屈了。

    米娅不懂他们上一辈的恩怨,所以对于米国立说的那些话表示不理解:“她带着一个拖油瓶来我们米家,爸你对她们也不算差,拼什么现在她们还要得寸进尺?!”

    “小娅!”米国立有些生气,按理说秦丽的死全都是应着米娅,如果米娅不刺激米国立的话,秦丽就不会有事,可是现在米娅还不知悔改,这让米国立很生气。

    然后米国立就对米娅说了当初他与秦丽还有米娅妈妈的事情,当初米国立和秦丽是青梅竹马,后来米国立的几个兄弟被抓进去之后,米国立就离开了家,秦丽当时已经怀孕了,但是米国立仍然要离开。

    后来米国立为了工作,娶了米娅的妈妈,两个人当时还说他们是一对天作之合,但是米国立一直放不下秦丽,所以后来他偷偷派人把秦丽接了过来,那个时候米楠已经有三四岁了,而米娅也有一两岁了,而且米娅妈妈的身体不太好,知道了秦丽的存在之后和米国立争吵,后来米国立生气的出门去应酬,而米娅妈妈却突然病逝了。

    这也给了米国立机会把秦丽迎进家门,虽然秦丽知道米国立的事情之后心里也不太舒服,但是秦丽对米国立真的是一心一意的,所以愿意为了他接受米娅,也愿意把米娅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

    虽然米娅当初还小,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妈妈已经不在了,所以米娅对秦丽表现得特别的厌恶。

    后来米娅就慢慢的朝着嚣张、叛逆、娇蛮的方向发展,还总是和米楠作对,虽然米楠一直让着米娅,但是这正是让米娅膨胀并且嚣张的资本。

    “所以,爸你是说当初……当初是我妈拆散了你和米楠的妈妈是吗?所以这一切都是怪我妈吗?”米娅瞬间崩溃,她没想到事情是这样的,而且她更加没想过,是他们一家人欠米楠和她妈妈的,现在还因为自己,秦丽死了,米楠也疏远了。

    米国立叹了一口气,没再说话,但是米娅现在完全不敢相信这些事情,就像是冲击脑子的风暴,令人难以置信:“不可能,怎么会是我们的错?都是她们!她们拆散了我们!”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