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林西月的下场
    米国立阴毒的声音一落,立刻就有一桶冰冷的水泼到林西月的身上,现在正值秋凉季节,林西月身上穿的衣服并不算多,所以这一桶冷水很快就透心凉的让林西月醒过来了。

    “你们……你们是谁?”林西月抬头看到的是围着她的几个大男人,应着有人挡着,所以林西月并没有看到米国立,但是她现在也能够明白自己现在正在危险之中她应该怎么自救呢?

    米国立听到林西月的声音,他心里就升起一股怒火,他一个大男人,原本就不想和林西月这么一个小女人计较的,但是因为林西月的原因,让他最深爱的人出现了这种事情,米国立怎么可能不愤怒呢?!

    “你问他们不如直接来问我,我是谁!”米国立夹着愤怒的声音从那几个男人身后传来,林西月死都不会忘记这个声音,这是米国立的声音,当初那个让她心心念念都要嫁给他的人!

    可是现在那个人却以这种方式把自己抓来这里,这让林西月心中一颤,会不会米国立已经知道了她做的那些事情了,所以想要把自己抓来这里问罪?!

    “米国立,你不是放弃我了吗?那为什么还要把我抓来这里?难道是……难道是因为你想我了?”林西月虽然趴在地上,但是想要做出一副勾人的模样出来并不难,而且以林西月的手段,只要她想,一举一动都可以做出那种诱惑的感觉。

    米国立可不会被一个女人诱惑,他如蛇蝎一样的眼神盯着林西月:“照片是你寄给阿丽的。”这句话看起来像是疑问句,但是在林西月听来,却是肯定句,他果然是知道了。

    林西月一只手撑起自己的身体,抬头仰望着米国立,这个男人曾经是她的天,如今却把自己当做是敌人,真是讽刺:“是啊,我当初暗中拍下那些就是想想念你的时候拿出来怀念一下,没想到这些照片还有一些用处,真是不枉费我当初拍下来。”

    “啪!”

    面对林西月的厚颜无耻,米国立实在忍不住了,他直接甩了林西月一巴掌,这一巴掌直接把林西月给打昏,嘴角还流着一丝血迹,长发散落下来,直接挡住脸上的红肿,看起来正是狼狈极了。

    “弄醒她!”米国立皱眉,他一想起秦丽死的不安心,他就不会对林西月这个女人仁慈,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情人,她就是个*而已,还想立牌坊吗?

    又是一桶水,林西月再次被弄醒,不过这次脸上麻木的疼痛,还有嘴里的鲜血味真的是让林西月清楚的明白,眼前这个男人不是当初那个温柔的和她说话的男人了,他是恶魔,是变态!

    “怎么?恼羞成怒了?想要杀了我?”林西月也不怕,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但是她还是不想让米国立安心,就是要闹得米国立从今以后一想起秦丽,就会想起自己!

    林西月就是要激怒米国立,让他亲手杀了自己,那也是一种解脱!

    “哈哈哈,米国立,你就算现在杀了我也没用,秦丽已经死了,你再也见不到她了。而且你们的女儿也因此而怨恨你,你们再也回不到以前了!哈哈哈!”林西月一想到米楠当时怨恨的看着米国立,和他们疏远的时候,她心里就痛快!

    果然,她真的把米国立的家庭弄得家宅不安了,这不是挺好的吗,自己不好过,他们也不能好过!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只要做的没有痕迹,你以为你一个*会有人为你伤心难过!”米国立裹着手帕捏起林西月的下巴,微微靠近她,盯着林西月的眼睛,眼里流转着冷意。

    不过很快他就把林西月的脸甩开,然后一脚把林西月踢开:“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这么痛快就死了的,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这么死了,真是便宜你了!”

    “你~你想怎么样?”林西月只觉得自己的肚子就像是被别人用木棍搅动一样痛死了,恨不得现在就晕过去,但是林西月昏不过去,而且米国立也不会让她这么轻松就昏死过去。

    米国立转身微微低头,眼里闪着寒光盯着林西月,然后转移了目光,看着那几个男人:“她交给你们了,别让她跑了,随便你们折腾,当然,最好生不如死,死了就丢到火里烧了!”

    “明白!”

    那几个男人都是跟着米国立年轻时候一起出来混的,只不过后来因为犯了一些事情被关起来了,出来的时候米国立已经和米娅的母亲结婚了,之后他们就一直跟着米国立,平常是做米国立的保镖,但是后来就为米国立处理一些别的事情,算是米国立最信任的人了。

    而且这几个男人大多都是很少碰女人的,这一次米国立把林西月交给他们,说白了就是让林西月生不如死,几个大男人,林西月怎么受得了?

    “米国立!你敢?你就不怕我到时候把你的罪行公布出去,到时候你米家家破人亡吗?”林西月慌了,她这么骄傲的一个人,肯为了米国立和冷相濡在一起已经算是艰难了,但是后来和陈宁阴错阳差的在一起,林西月也没有和他太过亲密。

    可是现在,米国立却让她和几个男人……这样的屈辱让林西月怎么忍受?可是林西月万万想不到,米国立就是这么一个残忍的人:“等你有命活着站在我面前再说!”

    米国立嫌弃的离开了,林西月很快就被那几个男人给拖走了,话说林西月确实是个美人,就算是被打了几巴掌,浑身狼狈,但是也不难看出她的好底子。而且这几个男人许久没有碰女人了,林西月这样一个柔弱的女人,正好给他们泄泄火。

    “啊~~”

    “米国立我恨你!我恨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林西月被几个男人同时扯开衣服,她身上很快就没了遮拦,在冰冷的石头上,林西月白皙的皮肤很快就被磨红了,但是林西月就像是没有知觉一样一直在挣扎,但是她一个女人,力气上根本不是男人的对手。

    “米国立,我就算是死,我一定要找你报仇!”林西月的声音很快就被痛苦的*声代替,紧接着她身上出现了被掐出来的青青紫紫的痕迹,虽然在海边,冰冷的海风吹过来,却吹不散这暧昧的气息。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