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你不是我妈
    米楠回到冷家,先是在厨房里给冷逸轩准备晚餐,接着就是送到楼上和冷逸轩,然后米楠还在厨房炖着一些鸡汤,打算一会儿吃完饭之后再去一趟医院。

    在做菜的时候米楠有些心神不宁,她叹了一口气,切菜好几次都差点切到自己的手,要不是王嫂在一旁看着,只怕米楠的手指头都要被她自己切下来了。

    “少奶奶,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这么心不在焉的,是不是娘家出事了?”王嫂非常担心米楠,米楠如果状态不好,很有可能影响到了冷逸轩啊,到时候冷逸轩再反应到冷母那里,米楠哪里还有什么好日子过?

    米楠摇摇头,这种事情算是家事,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的好,而且这种家丑,越少人知道越好,最好谁都别说出去:“我没事,只是有些累了,王嫂你去准备妈和小叔的晚餐吧,这里我可以的。”

    米楠想着就把王嫂给赶去做其他的了,自己在这里炒着菜,又把心里的事情压一压,不要让冷逸轩察觉出来才好呢,只不过一会儿晚点还要去医院看看母亲,不知道冷逸轩会不会同意自己出门。

    如果是冷母的话,冷母一定不会让米楠离开冷家的,尤其这么晚了,冷母说过冷家的家规,米楠一条也不敢忘。不过如果冷逸轩答应的话,冷母就不会说什么了。

    想着母亲还在手术室里生日不明,米楠就红了眼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上天可怜,千万要保佑母亲平安无事,米楠心里默默的祈祷着,虽然她是无神论者,可是到了这个时候,米楠也顾不得是不是真的了。

    心不在焉的带着饭菜上楼,冷逸轩看到米楠进来,他看到米楠脸上强扯出来的笑容,觉得难看无比:“如果不想笑,那就不要笑了,笑的不真心,真难看!”

    “我……我知道了。”米楠叹了一口气,把饭菜端到桌子上,然后给了一碗饭给冷逸轩,自己也在一旁默默地吃起饭来,她边吃边想到母亲在医院,爸爸又闹出这种事情,回到冷家来会被冷逸轩责备,米楠心里越想越委屈,为什么这种事情要落到自己头上来?

    想着想着,米楠不自觉的停住嘴,眼泪“啪啪啪”的掉在桌子上和碗里,而米楠一直保持着低头吃饭的动作不动,眼泪却止不住了,眼前一片模糊,在昏暗的房间里,更像是看不清东西一样。

    冷逸轩没有注意到米楠的情绪,他尝了尝饭菜,发现今天的饭菜和平常吃的不一样,味道太重了,而且有一些盐放多了,他皱着眉头放在筷子,抬头看着低头吃饭的米楠:“今天的饭菜做的不好,盐放多了!”

    听到冷逸轩这么说,米楠抬头,红着眼睛看着冷逸轩,眼泪还挂在脸上,鼻子红红的,嘴巴抿着,整个人就像是个受到惊吓的兔子,楚楚可怜。

    冷逸轩以为是自己的话太重了,让米楠伤心了,他第二次看到米楠这么哭,还适应不过来,而且有些手忙脚乱的推着轮椅来到米楠面前,慌乱的哄着:“好了,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我不怪你,真的,别哭了。”

    虽然冷逸轩的声音有些冷淡,但是语句里的关心不假,这样的关心让米楠原本强忍着的眼泪一下子找到了决堤的理由,她把手中的东西放在桌子上,抱着冷逸轩趴在他的肩膀上哭了起来。

    “逸轩……我应该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办?”米楠哭着,眼泪一个劲的往下流,她真的好委屈,真的好迷茫,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冷逸轩是个有洁癖的人,米楠的哭湿了他的衬衫,但是冷逸轩却没有任何感觉,而是伸手拥住米楠,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米楠:“好了,哭出来就好了,别难过了。”

    就在米楠和冷逸轩在这里哭诉的时候,秦丽被护士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米国立在手术室外等了很久,这才看到秦丽出来,他激动的站起来跟着护士一起去病房,顺便听医生说这次手术的情况。

    等到秦丽醒过来,已经是后半夜了,米楠因为冷母而不能离开冷家,但是米楠拜托冷逸轩的司机,让他把鸡汤给送到医院去了。所以米楠只能等到第二天再去看看秦丽。

    一个晚上,米楠都趴在冷逸轩的怀里,安安静静的,哭着哭着,一会儿她就睡着了,冷逸轩把自己的已经被米楠哭湿了的衬衫扯出来,直接丢到床下自己搂着米楠睡了过去。

    第二天米楠醒过来的时候给冷逸轩准备了早餐,并且吩咐小李等到冷逸轩醒了的时候,再给他送上去,免得早餐冷了吃着对胃不好。而米楠自己则是带着早餐来到医院,不知道秦丽的情况怎么样了。

    来到医院之后,米楠才发现,在秦丽病房的是米娅,米国立已经不见了,米楠叹了一口气,就算是有米娅在这里也好啊,总比睡都不在这里的好吧。

    “米娅,吃早餐了吗?”米楠轻声叫了一下米娅,并且把早餐放在桌子上并且准备去叫秦丽起床,给她吃早餐了。

    但是米娅突然把手机放下来:“我当然没有吃,我爸今早一大早把我叫过来看着她,有什么好看的,医院里这么多医生护士,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真不知道我爸叫我过来干什么!反正又不是我亲妈!”

    “嘘~米娅你说的这是什么话!”米楠皱着眉头,心里有些生气,米娅这幅没良心的模样到底是学了谁?秦丽对她这么好,她却一直把秦丽当做是外人:“妈现在还没醒,你这样会打扰到妈的!”

    “打扰她?明明是她打扰我还差不多,都躺在病床上了还不省点心,整天就知道烦我和我爸,真是麻烦,我就说不要娶这样的女人进家门了,进来了还这么多屁事!”米娅一边吃着属于秦丽的早餐,一边大声的继续说话,样子似乎想要吵醒秦丽一样。

    米楠听到米娅这么说,她更加生气了:“行了这是我给妈准备的,你要吃就自己去外面买,还有你刚才说的话别让妈听到了,不然妈的病情要是加重了,爸会更加操心的。”

    “她死不死关我什么事?反正又不是我妈,那是你妈,你看清楚了,别乱攀亲戚!”米娅嫌弃的看了一下米楠,冷笑着。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