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见缝插针
    林西月多次遇险都是因为陈宁帮忙,否则林西月已经死了千百次了,然而背后的人并没有完全想要她的命的样子,看起来似乎只是想警告林西月什么。

    “今天这些事情……西月你是不是喝醉了什么人?”陈宁也觉得很奇怪,可是林西月却一直不说话,他只是担心林西月而已,可是林西月却一点都不想理他的模样。

    林西月沉默着一直到陈宁家,陈宁把林西月的行李箱放到家门口的时候转过头来看着林西月,发现她脸上并不怎么高兴。

    因为陈宁家里并没有像米国立给林西月住的地方一样大,只不过看起来却很温馨,但却不是林西月想要的,她是一个明显的拜金女,根本不想住在这种地方。

    俗话说得好,宁愿坐在宝马里路,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背后笑。

    大概就是用来形容林西月这样的人了吧,尤其是现在林西月还怀着愤怒和报复的心理想要对付冷相濡,当然还有米国立了。

    “西月,我这里比较小,你别介意!”陈宁有些讨好似的看着林西月,但是林西月并没有理会他,一脸嫌弃的走进去,虽然陈宁尽力把房子打扫得很整洁,但是林西月还是觉得这里很乱,而且让人很不舒服。

    “现在能有地方给我住就不错了。”林西月有些讽刺的笑了笑,她自己提着行李箱进入客厅,坐在客厅里,打量着房子,虽然有两件房间,但是打扫得不算干净,但是也不脏。

    为了有家的氛围,陈宁经常买一些植物回来种植,加上现在他为了以后打算,家具什么的样样俱全,根本不用担心缺什么。真是应了那句“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今晚你先睡我那屋,我去客厅里睡,我知道你不愿意接受我,但是我不介意,我等着你,等着你能够慢慢接受我。”陈宁抱着一床新的被子进入房间,然后把自己的被褥给抱进了客房里。

    林西月坐在客厅里拿着陈宁给她准备的热水,慢慢的喝着,看着陈宁的背影,听到他说的那句话,眼睛里闪了闪。陈宁说的那句话,是米国立和冷相濡从来没有对她说过的,原来被别人宠着是这种感觉吗。

    晚上林西月躺在陈宁的床上的时候,她嗅到的是陈宁平常用的那种沐浴露的香味,有一股淡淡的青草的味道,这是怎么回事?是自己的错觉吗?

    慢慢的,林西月就睡着了,可是在另一间房间里的陈宁却睡不着了,因为他一想到林西月睡的是他的床,他就有些激动,这一激动就睡不着了。

    夜里很静,但是心跳的频率却非常的大,静下来就能够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

    米楠现在每天都很忙,她一到饭点就要准备冷逸轩的饭菜,然后还要陪着冷逸轩去医院做复健,这让她最近都没有什么时间去理会家里的事情,更别说冷相濡和齐玉环的事情了。

    但是就算是在米楠和冷母这么严密的监控下,还是让齐玉环找到了接近冷逸轩的机会,尤其是在米楠不在的情况下。

    “冷大哥,你在这里做复健!”齐玉环似乎看到冷逸轩很惊讶的模样,但是她心里知道,她只不过是来“碰巧”遇到冷逸轩而已,为的就是让冷逸轩不怀疑。

    米楠因为刚才被医生叫过去说冷逸轩最近的情况,所以现在只有冷逸轩一个人在复健室。齐玉环是冷相濡的未婚妻,所以冷家的保镖都不会拦着她进入。

    于是乎,这就给了齐玉环和冷逸轩单独相处的时间,甚至于现在齐玉环还伸手去扶着冷相濡的手臂,帮着他复健。在别人看来,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对夫妻。

    “齐小姐,虽然你是相濡的未婚妻,但是我们‘还没有成为真正的一家人,请你松手,男女授受不亲!”冷逸轩脸色不太好,米楠不在这里,齐玉环就缠上自己了,就说明了之前冷逸轩看着齐玉环的时候那种感觉不是错的。

    齐玉环脸色一僵,但是她却没有放开,她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可以和冷逸轩单独相处,还能够触摸到冷逸轩,她怎么舍得松开手呢?

    “冷大哥,你是不是……你是不是讨厌我?”齐玉环突然红了眼眶,眼泪汪汪的看着冷逸轩,就像是冷逸轩说了什么重话让齐玉环伤心了一样。

    冷逸轩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冷冷的扫了一眼齐玉环:“齐小姐可能想多了,我并没有这种意思。你是相濡的未婚妻,我是相濡的大哥,于情于理,我们都是应该避嫌的。”

    冷逸轩说话说的很自然,说的好像就是真的一样,确实是真的,因为冷逸轩并不想和齐玉环纠结这么多,这简直就像是自己断不开的桃花,如果能够断开是最好的了。

    就在齐玉环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复健室的门口打开了,米楠手里拿着医生给的那张情况调查表进来,却发现齐玉环也在,她有些尴尬。米楠事先并不知道齐玉环也在,否则她就不这么快进来了,是不是打扰了他们了?

    在米楠的心里,齐玉环是冷相濡的未婚妻,过来关心一下冷逸轩也是可以的,而米楠并没有想到齐玉环的真正目标竟然就是冷逸轩,她更加想不到,齐玉环的目的不单纯,还想在她的面前和冷逸轩暧昧。

    “大嫂!”齐玉环伸手抹了抹根本不存在的眼泪,然后一副掩饰似的微笑的看着米楠,齐玉环想让米楠想多一些,这样的话他们两个人如果有了矛盾,那么齐玉环攻下冷逸轩的可能性就大一些。

    米楠慢慢的走过去,看到冷逸轩看到自己的时候露出的柔和的目光,米楠就不觉得自己是在打扰冷逸轩和齐玉环了:“米楠,医生叫你过去做什么?”

    “就是问一下你最近的情况,并且填写一张报告表吧!”米楠笑了笑,还把报告表递给冷逸轩看,反正他们两个人谁也不分彼此,米楠就很自然的把报告表交给了冷逸轩。

    齐玉环被晾在一旁,脸色难看,而且她非常不甘心,自己明明比米楠还要早遇到冷逸轩,为什么最后冷逸轩要和米楠在一起?他们两个人结婚之前并不认识的吧。

    其实齐玉环心里是怨恨冷母的,因为冷母的关系,冷逸轩就和米楠结婚了,现在冷逸轩的腿快好了,齐玉环心里嫉妒又憎恨。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