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林西月走投无路
    冷逸轩在医院里复健了大概有三四天,医生来检查的时候发现冷逸轩的恢复非常好,而且肌肉并没有想象中的联姻坏死,而是温热的柔软,却带着一些男性才会有的肌肉感。

    “冷少爷恢复的很好,肌肉并没有坏死僵硬,相信在经过半个月的复健,就可以站起来行走了,当然,这并不是好了的意思,只是需要慢慢的适应,毕竟冷少爷在轮椅上坐了太久,一下子做太多激烈运动很容易双腿神经受伤。”医生一边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一边对米楠说着。

    这段时间都是米楠在陪着冷逸轩的,两个人的关系也不错,医生都看在眼里,所以对米楠的印象也很好,平常冷逸轩的身体适合吃什么东西,不应该吃什么东西他都会提前告诉米楠。

    而医院里,罗维偶尔也会看到米楠,不过他知道米楠是陪着冷逸轩来医院做复健的,加上冷逸轩和米楠身边总有这么一两个保镖守着,因此他也没有什么机会和米楠说一两句话,只能远远的看着。

    “逸轩你听到了吗,再过不久你就能站起来了!”米楠眼睛闪闪,她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感觉比冷逸轩本人还要高兴的样子,冷逸轩难得在外人面前弯了弯嘴角。

    冷母的人就安排在医院,医生说过这些话之后,她那边自然也收到了消息,心里喜悦和兴奋也不比米楠少,加上米楠现在在冷母心里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好媳妇儿了,她对米楠的态度也好了不少。

    唯一不高兴的人就是冷相濡了,冷逸轩恢复的速度让他惊慌失措,而且齐玉环和他的婚礼却在一个多月之后才举行,等到他娶了齐玉环之后,冷逸轩肯定已经掌握了公司了。

    “玉环,我哥在医院复健,你不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吗?真好你可以和我哥好好熟悉一下,可以培养感情。”冷相濡给齐玉环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冷逸轩去医院了,作为一个即将要嫁入冷家的女人,齐玉环可以去看一看冷逸轩,算是代替冷相濡看一下冷逸轩。

    齐玉环一听,眼睛突然一亮,也是这个时候,她确实应该做一些什么了,要不是冷相濡今天给齐玉环打电话,齐玉环都没有理由去看望冷逸轩呢。

    从冷家离开了之后的林西月没想到冷家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她糊了一脸的妆回到自己的房子,却在门口看到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是林西月最不想看到的男人,他还来干什么?

    想要用手挡住脸,但是陈宁却已经看到林西月了,他没想嗯林西月竟然哭了,她的脸都哭花了,陈宁还是觉得她好看,只不过……陈宁不知道,林西月这脸上的眼泪只不过是她做戏作出来的。

    “西月,你……你怎么了?”陈宁想去把林西月扶回家,却被林西月一手甩开,等哈哈林西月打开门之后,发现自己的房间被别人翻乱了,还不止,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不见了,活像是被别人洗劫了一样。

    不是像,而是林西月确实被贼给洗劫了房子,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没了,不过还好,林西月还有一张卡,她卡里是米国立给她的二十几万,这些足够林西月再买一间房子的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陈宁没想到林西月的家竟然被别人洗劫一空了,震惊的同时,陈宁突然抓住林西月的手:“西月你别担心,这里没办法住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那里安全。”

    “你是说去你家吗?男人都这样,就想着把女人骗回家,然后就是骗上床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男人都在想什么!”林西月冷笑着收拾自己的东西,顺便用掉在椅子上的卸妆水卸妆了,露出了苍白而有楚楚可怜的真面孔。

    陈宁满脸通红,他真的只是想让林西月不受伤害,他家也没什么不好的,而且陈宁是不会随便对林西月动手的,因为林西月不喜欢的话,陈宁绝对不会动她的。所以林西月是真的误会陈宁了。

    “我没有……我只是……我只是想保护你!”陈宁看着林西月收拾东西,她的东西大多都被弄乱弄脏了,林西月也不要那些衣服了,她只是随便收拾了一些,然后拖着行李箱,背着包包,发软就要出门了。

    林西月还没有出门,就被人堵在门口了,陈宁眼疾手快的把林西月拉到自己身后,而自己则是瞪着那几个挡着门口的高大男人:“你们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林西月,你别以为躲起来就没事了,这只不过是一个教训,别惹到你不该惹得人,否则下次可就不只是没了钱财这么简单了!”其中一个男人没有看陈宁,反而是盯着在陈宁背后的林西月,接着说:“这整栋楼都已经被买下来了,你也正好收拾完行李了,那就请你离开吧!别再出现在这里!”

    “你……”林西月原本非常想生气的,可是自己根本就打不过那几个男人,而且对方几个人,他们这场只有两个人,陈宁就算是厉害,也没办法对付这么多人,而且他还要保护林西月。

    等到那几个人离开之后,林西月才松了一口气,她抓紧自己的包包,那些人欺人太甚,而且是谁这样针对自己?除了冷相濡,林西月想不到别人了。

    “西月,你是不是得罪了谁?他们要这么对你?”陈宁担心的想要抓住林西月的手,却被林西月躲开了,她淡淡的看了一眼陈宁,沉默了一分钟:“你说你想保护我?现在我没有地方住了,借你的地方住一晚应该没关系吧。”

    “当然没关系,你想住多久都没关系,只要你开心就好!”陈宁本来是一个地头蛇,但是在林西月面前,却表现得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让林西月心情有些愉快,这个男人也不是这么的一无是处嘛。

    “住不了多久,不过还是要谢谢,但是你别想碰我一下!”林西月一想到那晚,她的眼神就黑暗起来。然后林西月又想到冷相濡竟然做的这么绝,太不念情面了,他……难道真的是那个一直疼爱自己的男人吗?现在连林西月都迷惑了。

    陈宁帮林西月拖着行李箱。然后在前面带路准备还林西月一起去自己的家,他们在路上的时候,林西月差点被车撞死,幸好陈宁及时把林西月给拉过来,否则林西月真的就只剩一具冰冷的尸体在路上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