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争吵
    林西月能够在冷家门口缠住齐玉环和冷相濡,就说明了她是一个不容让人忽视的角色,尤其是现在,能够和齐玉环对峙却没有胆怯,是个好苗子!

    “逸轩,你在看什么?”米楠看着冷逸轩坐在窗边,连书都不看了,还有什么事情能够引起冷逸轩的兴趣?那一定是非常有趣的。

    冷逸轩转过头来,想要推动轮椅,却被米楠早一步过来:“你行动不方便,我过来就是了,还有,我想和你说一件事。”米楠看了看冷逸轩,眼睛无意识的扫过冷逸轩的双腿。

    虽然现在冷逸轩的双腿有了一些知觉,但是米楠觉得,最好的就是去医院去做康复,不过冷逸轩现在都不离开家门,这让米楠有些难办,因为冷母说过,为了让冷逸轩双腿快点好,那就是去医院做复健。

    “什么事?”冷逸轩看到米楠无意识的扫过自己的腿,想来应该是和自己的双腿有关的了看米楠这么紧张是害怕自己会因为这个而生气吗?

    米楠微微垂头,她还是担心冷逸轩会生气:“就是……你的双腿……”偷偷看了一眼冷逸轩,发现他并没有想象中的变了脸色,而是很淡定的看着自己,难道他不介意了吗?

    “妈说想让你去医院做复健,我也觉得去医院可能会好的快一些!”米楠眨眨眼睛,抿抿嘴,安静的等着冷逸轩一会儿发怒,她完全可以想象一会儿冷逸轩暴怒起来之后对自己拳打脚踢的那种场景。

    但是等到米楠反应过来的时候,房间里只有无尽的沉默,沉默着……沉默着让米楠心里有些害怕,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让冷逸轩沉默了这么久,他要是打自己一顿,或者和自己吵一架,都可以让米楠心里好受点,可是冷逸轩什么都不说,这算什么?

    冷逸轩突然动了,他抬头盯着米楠不安的样子,微微勾唇:“你也希望我去医院复健?还是你只是帮妈传话而已?”如果米楠说她只是传话而已,冷逸轩肯定不乐意去,因为他想要让米楠哄自己去。

    “我……我也想你去,因为我知道逸轩渴望站起来,一直压抑自己,一直待在房间里很难受吧?我知道的,我知道逸轩你比谁都渴望让自己站起来!”米楠半蹲在冷逸轩的身边,抓着他放在轮椅扶手上的手。

    “不管你是想骂我,打我,我都不介意,只要你好,只要能够让你开心,我就觉得这些都不是事!”米楠微微一笑,眼睛弯弯的,像是天上的月亮。

    冷逸轩眼里闪动着暗光,在他心里,米楠已经占据了自己内心非常大的分量,就像米楠对自己一样,冷逸轩也对米楠有那种一样的心,如果米楠开心,他也愿意做一些自己平常没做过的事情。

    “我去,不过我要你陪我!”冷逸轩微微勾唇,笑的并不明显,不过米楠却看到了,他们两个人抓在一起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就像纠结在一起的相思树,谁都分不开。

    虽然冷家里冷逸轩和米楠正在深情,对视,可是冷相濡和齐玉环被林西月堵在门口,他脸色已经变的很难看了。就连齐玉环都觉得林西月是一个不识抬举的人,让她离开了,竟然还不离开,想要在这里丢人现眼的,他们可不陪着。

    “林西月别逼我对你发火,趁我给没有完全发火,现在立刻给我离开冷家!”冷相濡浑身散发出那种气势,让林西月一惊,害怕的又往后退了一步。

    尤其是现在,林西月心里更加慌了,因为冷相濡从来没有对她这样过,也没有这种言词厉色,而且在冷家的地盘,林西月害怕冷相濡真的会让人抓着自己的衣领丢到山脚去。

    林西月一想到当初冷相濡对自己这么好,她咬咬牙继续做戏:“相濡~对不起,如果你……你真的不想看到我,我……我可以离开,可是,可是你可不可以不要生我的气,不要离开我。”林西月伸手想要去抓冷相濡的衣袖,可是一想到冷相濡刚才的厌恶,她又害怕的缩回手。

    这个模样真像是楚楚可怜,如果这里还有别的人,相信一定会指责冷相濡是一个抛弃别人的渣男,可惜了,这里是冷家的地盘就算附近有人,也不会跑过来看他们的热闹的,除非他们活腻歪了。

    “行了,别在这里装模作样的,让人看了真恶心,你想做什么我还不知道吗,告诉你,别想再骗我,你以前可以骗一次,现在是不会再让你骗我了!”冷相濡拉着齐玉环的手,想要带着齐玉环进入大门口。

    但是齐玉环有心僵硬苍白的脸让冷相濡有些担心:“玉环,你怎么了?”冷相濡只是例行男朋友的职责去关心齐玉环而已,毕竟在别人眼里,冷相濡对齐玉环是非常绅士的,而且非常的爱护她。

    看着这两个人这么亲密,林西月突然想到了自己和冷相濡当初的亲密,她真的好难过,早知道就不要和冷相濡撕破脸皮的,这样的话,米国立也抛弃她,冷相濡也不要她了,那她不是再也没有以前的那种生活了吗?

    “不,相濡……”林西月突然喊出来,可惜冷相濡看了她一眼,搂着齐玉环的肩膀,带着她就要进入冷家大门了,林西月眼疾手快的想要过去拉住他。

    谁知道就在冷相濡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林西月就抓住了冷相濡的手,她还没有开心过来,齐玉环突然转过头,手上一巴掌直接甩过去,“啪”的一声就打在了林西月的脸上。

    “你……”林西月睁大眼睛看着齐玉环,她的脸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可见齐玉环那一巴掌打的有多重了:“你敢打我!!”

    “这里是冷家的地盘,我是相濡的未婚妻,你算什么?来这里闹我们不理你是不想和你纠缠,别给脸不要脸,到时候谁出丑还说不定呢!”齐玉环冷冷的说着,眼睛扫过林西月。

    林西月只觉得齐玉环的战神太过恐怖了,让她忍不住身体都颤抖起来,脸上麻麻痛痛的,可是林西月却什么都不敢说,因为怕齐玉环一会儿会在给自己一巴掌,那样的话自己的脸就要不得了。

    虽然齐玉环打了林西月一巴掌,但是她脸色也变得很苍白,好像被欺负的人是她一样。看着冷相濡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就带着齐玉环进入冷家,林西月眼里浮现水雾,一只手捂着被打的脸,泪眼汪汪。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