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找上门
    林西月没想到自己这辈子有过两个老了之后竟然还会有第三个男人,但是她更没有想到自己再去了一次酒吧之后,就……她红着眼看着那个男人,恨不得把他给杀了。

    “西月,我不是故意的,我……”陈宁应该怎么说呢,反正无论怎么解释,林西月都不会听他解释就对了,而且现在,林西月整个人都在混乱之中,所以陈宁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话了。

    林西月捂着耳朵,她眼里渗出泪水:“你别说话,我不听,我不听!今天的事情你不许说出去!还有,昨天晚上的事情全都给我忘掉!!”林西月红着眼睛瞪着陈宁。

    如果可以,林西月希望自己可以永远没有见过陈宁这个人,更加没有去过那个酒吧,趁着现在她还没有完全清醒,林西月可以当做这件事情就是一场噩梦,从来没有发生过!

    “我知道了。”陈宁语气明显的低沉,他很失落,明明昨天昨晚她也很喜欢的,明明昨晚她也……所以她把自己……对了,林西月把自己当做另一个人了。

    陈宁从地上把自己的衣服捡起来,然后他就一件一件的穿好,离开了林西月的房子,因为林西月的厌恶,陈宁已经不敢再出现在林西月面前了,不过陈宁不会放弃林西月的,只要林西月有需要,他一定会再次出现在林西月身边的。

    “啊啊啊~”

    陈宁刚刚踏出门口,林西月的喊叫就在身后响起,她在痛苦,她在害怕!陈宁心里瞬间就感觉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可是他能够怎么办呢,爱惨了一个女人,他只能默默承受着自己眉心的苦楚。

    可惜了,林西月并没有想过想要接受陈宁,在她的心里,陈宁只不过是自己生命中的一点墨滴,她想要擦掉,却用选择擦不掉。

    林西月把自己泡在浴缸里,拼命地擦拭自己的身体,皮肤都已经红通通的了,可是现在林西月还是停不下来,她觉得自己好脏好脏。

    她虽然骗了冷相濡,可是林西月真的只有这么两个男人而已,对别的男人都不过是演戏而已,可是……她不是那些出来卖的,所以林西月不想自己身上这么脏。

    “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我承受这一切,明明这些都不是我的错!”林西月红着眼睛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恨不得把这个人给杀了,可是自己死了的话,是不是太亏?

    转眼一想,林西月就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轻易就死了,她要报复,米国立抛弃自己,和别的女人有染是吧,可以,那她就闹得他家宅不宁。

    还有冷相濡抛弃自己是吧,那自己就去闹他的婚礼,让他成为全市人民笑话的对象!

    “这是你们欠我的,我要向你们全都讨回来!反正我已经这样了,最坏还能怎么样?!”林西月看着镜子里那个面目狰狞的女人,笑了笑,那笑容可怕狰狞,令人心惊胆战。

    匆匆从浴室里出来,林西月看着自己身上的痕迹,她找了一件高领的长袖穿好了,然后画着精致的妆容,把自己准备到最美的状态,拿着自己的包包出门了。

    林西月知道自己现在不应该去找米国立,因为米国立不会见自己的,但是她可以去找冷相濡,虽然最近冷相濡一直说要和齐家联姻,但是林西月觉得,这不过是冷母想要让冷相濡转移注意力的一个方式而已。

    只要自己出现在冷相濡面前,他一定会心软的,当初他这么爱自己,他一定会原谅自己的,只要和冷相濡再次亲近,林西月说不定会怀上孩子,到时候他们可以复合的。

    林西月来到冷家门口,因为冷母一直不喜欢林西月,所以林西月从来没有进入过冷家,不过还好林西月知道冷家是在哪里的,只不过进不去就是了。

    但是林西月进不去,难道冷相濡就出不来吗,她可以在外面等着冷相濡出来,只要她在这里等着,冷相濡出来一看到自己这么坚持的等他,他一定会心软的带自己回家的。

    可惜了林西月现在策划的这么好,可惜冷相濡出门了,他出门陪着齐玉环逛街,这也是冷母的主意,主要是增进他们两个人的感情。

    所以林西月注定了自己只是白等而已,倒是米楠看到一直站在门外的林西月,她有些惊讶,而且还在犹豫要不要去把林西月带进家门,毕竟一直在外面站着也不好看。

    “你在看什么?”冷逸轩从后面搂住米楠的腰,自从他们两个人敞开心扉之后,冷逸轩的房间的窗帘就被打开了米楠平常可以通过窗看到外面的风景。

    米楠转过头看着冷逸轩,心里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和冷逸轩说呢,就算她不说,一会儿冷逸轩也可以看到的,米楠微微垂头看着冷逸轩:“我看到了林西月站在门外。”

    “她?一个被抛弃的女人,她来干什么?”冷逸轩一想到冷相濡和林西月之间的事情,他就觉得恶心,而且现在林西月还敢跑过来,她难道就不怕冷相濡把她赶出去吗?

    “不知道她来干什么,不过我觉得她应该是来找小叔的吧!”米楠笑了笑,这样的人要来找冷相濡呢,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一定要来找冷相濡呢。

    冷逸轩拉着米楠的手回到桌子边:“他们的事情你最好就别掺和,否则冷相濡应该不会放过你的,林西月既然想等他,就让她在下面等着吧!”

    “可是这样,她一个女人站在大门口,传出去好像也不太好吧?再说了,要是妈看到了,会不会生气啊?”米楠还是有些担心,别说林西月是一个女人,就算她是一个男人,米楠也会担心的。

    就在米楠看向窗外的时候,冷逸轩捏了捏她的手心:“林西月其实是自作自受,她如果不是带着目的来接近冷相濡,那么现在她就不会互相出现现在这种情况了!”

    “那……好吧,我就眼不见为净好了,省得一会儿卷入他们中的事情里去,省得妈说我多管闲事了!”米楠耸耸肩,然后坐在冷逸轩身边,拿了一本书也慢慢的看起来。

    知道米楠不会多管林西月的闲事之后,他就放心的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