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酒后乱性
    林西月一个人坐在酒吧里喝酒,她一边喝一边还想着刚才米国立和别的女人坐在同一辆车上一起离开的场景,她心里就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一样难过,明明自己为他做了这么多,不惜用身体去迷惑冷相濡,可是呢,可是米国立竟然只是把自己当做一个工具。

    越想林西月心里就越不舒服,只有喝酒,火辣辣的酒顺着喉咙往下灌,让她的身体整个都是热热的,林西月扯了一下自己的领子,露出雪白的脖颈,小酒吧里的人眼睛都快看直了,没想到林西月这么开放。

    不少人跃跃欲试的想要上去搭讪,林西月一个都没有理他们,倒是有两个人坚持不懈的坐在林西月的左右,给她倒酒,然后双手开始不老实的放在林西月的腰上。

    “滚!给我滚开!”林西月感觉到自己腰上两双手在乱动,她脸色一变,直接把那两个男人往旁边一推,忍着脸盯着那两个男人,一直到那两个男人黑着脸骂骂咧咧的离开。

    林西月也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这里喝酒的,可是她已经喝多了,而且这里的酒不多,大多都是烈酒,林西月这种平常都是喝葡萄酒和果酒的女人,突然喝这么多烈酒,简直就是要命。

    虽然林西月撑着走出了酒吧,但是她没有撑到家门口,就被一个在酒吧里一直盯着林西月的男人搂住了腰,因为林西月酒劲上来了,没看清楚是谁,但是那个人并不算是轻浮,只是防止她摔倒而已。

    “一个人喝这么多酒,不怕被别人占便宜吗?”声音很熟悉,但是林西月却看不清楚是谁,她看着眼前的人恍恍惚惚的,晃来晃去,弄得她头晕眼花,好不容易扶正了对方的肩膀,但是还是看不清脸。

    那个男人从林西月的手中拿过钥匙,帮她开了家门,送她进去,关上门又把林西月送到房间里。

    这个男人是林西月的朋友陈宁,当然也不过是桌面上的酒水朋友而已,可是林西月对他并不算是很熟悉,陈宁是这条街上的头头,可以说是道上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人。

    但是陈宁却对林西月有一种感觉,就算是林西月是冷相濡的人,他也不介意,今天在酒吧喝酒,没想到竟然看到林西月,出来就跟着林西月,生怕林西月出事。没想到自己盯着林西月一起进入房子里了。

    这里两室一厅,看起来不大不小,陈宁觉得还是不错的,但是现在他没有心情打量房子,因为陈宁看到林西月因为喝了酒浑身发烫,止不住的在床上扯衣服。

    他不是一个君子,面对喜欢的女人也会情动,又是现在他们两个人都喝了酒,而林西月有意无意的在诱惑自己,作为一个热血方刚的男人,陈宁怎么样也忍不了啊。

    陈宁慢慢的靠近林西月,发现林西月的衣服已经扯开了,真是诱惑啊……陈宁不知不觉的浑身燥热起来,慢慢的靠近林西月,一只手放在林西月的手上,阻止她继续扯自己的衣服。

    谁知道林西月的手一碰到陈宁的手之后就像是八爪鱼一样缠着他,不让陈宁离开,慢慢的林西月的手扯开了陈宁的衬衫,把陈宁最后一点理智也给消磨了。

    他吻上林西月的唇,这一吻就把他的理智给吻没了,只剩下林西月这么一个人了。

    可是被酒精迷惑了的林西月根本不知道,和她缠在一起的男人并不是她心心念念的米国立,更不是冷相濡,而是一个连她自己都没有什么印象的男人。

    “西月……西月……”陈宁意乱情迷之时叫喊着林西月的名字,林西月抓着陈宁的肩膀,双肩微微颤抖,像是痛苦又像是欢愉。

    中途林西月醒过来一次,但是并不知道和自己欢愉的这个人是谁,她只是觉得舒服,于是紧紧的抱着这个男人,希望这场梦永远都不要清醒过来。

    等到林西月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陈宁还没醒,他像是好久没有睡过这么一个安稳觉一样,一直抱着林西月的腰,把脸埋在她的发间,嗅着那一股芬芳睡了过去。

    “国立~”林西月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腰都快要断了,但是感觉到自己的腰被一个结实的臂膀搂着,两个人相拥,林西月惊喜着,因为米国立从来没有在她这里留过夜,今天竟然陪着自己睡了这么久。

    林西月轻轻一动,因为房间里关着灯,而且窗帘也拉上了,林西月头还是有些晕晕沉沉的,她看不清楚那个抱着她的男人是谁。

    但是林西月以为他就是米国立,一想到这,她一翻身压在男人身上,很快两个人就又滚到一起去了。

    “西月,我爱你……”陈宁情动的时候喊出了这句话,林西月一听声音不对,怎么米国立的声音一下子变成这么低沉又年轻了?

    她一愣,腾出一只手打开灯,只看到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竟然不是米国立,林西月的脸色一变,害怕的想要推开那个男人。

    可是这种时候陈宁怎么可能会离开?他一只手抓着林西月的手,一直在手搂着林西月的腰,林西月整个人就软在陈宁的怀里,可是她并没有想过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发生关系。

    “你……你是谁?”林西月哑着声音问陈宁,林西月红了脸。

    陈宁的身体比起米国立来确实要好很多,毕竟是经常锻炼的人,可是林西月心里还是放不下米国立,她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接受一个男人,想要推开那个男人,可是林西月却推不动,因为她浑身都发软,难受的很。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