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被抛弃的林西月
    被冷逸轩缠着的米楠好不容易才从冷逸轩的手中逃脱,她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才慢慢的走下楼去准备吃的,这个时候了,米楠才下楼准备吃的让王嫂很吃惊。

    “少奶奶,平常你可是早就已经来厨房给大少爷做饭了,怎么明天这么迟?”王嫂惊讶的帮米楠打下手,然后又担心的问着。

    米楠转过头去红了红脸,她不好意思的说:“刚才……看书着迷了,就下来晚了,谢谢王嫂帮我收拾了这些菜!”米楠微微低头切菜的时候,露出了洁白的脖颈,接着王嫂就看到了白皙的脖颈上一点不和谐的红色。

    瞬间,王嫂就知道刚才出了什么事了,原来米楠不是晚了,而是被冷逸轩给缠住了啊,难怪最近他们的感情这么好呢,这都亲上了!

    “哦,原来不是看书看着迷了,原来是被大少爷缠着不让走了啊!”王嫂笑着戳破米楠的谎话,然后一只手捂着嘴笑了起来。

    一想到刚才冷逸轩拉着自己亲吻的样子,米楠的脸更加通红了,她怪嗔的看了一眼王嫂,然后娇羞的抬手虚打了一下王嫂:“王嫂你说什么呢,什么被逸轩长袖了,没有的事!”

    “真的没有吗?可是我看你这里红了一块啊,好像是……”王嫂是过来人,她只是说了前面,没有说后面那句话,就是在打趣米楠,跟她开玩笑玩的,其实心里也是替米楠和冷逸轩开心。

    谁知道米楠一听王嫂这句话,她一惊就赶紧放下刀子,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脖颈,满脸通红,这……不会是刚才冷逸轩给自己弄上去的吧?这下掺了,还被王嫂看到了。

    “我……这……”米楠手忙脚乱的不知道怎么掩饰,看得王嫂一阵开心:“好了好了,我不说笑了,我是真心替少奶奶和大少爷开心的,你们好不容易才能这样和睦相处,我想太太也一定会很开心的!”

    “嗯……”米楠现在脸在发烫,只好轻声的应着王嫂,接着继续做菜,已经很晚了,冷逸轩一定饿了,这个时候米楠再不去给冷逸轩做饭,他一会儿饿了心情不好又怎么办。

    因为已经很晚了,米楠就顺便做了冷母和冷相濡他们的,毕竟这个时候也到了他们用餐的时间了,虽然冷母一直说自己是来照顾冷逸轩的,而不是来做下人的,米楠自己也知道,但是她今天在厨房里花的时间太多,王嫂也没有准备好给冷母他们做菜用的蔬菜,所以米楠就一起做了,也比较方便。

    冷母和冷相濡看到饭菜与平常不同的时候,就知道今天米楠又动手做饭菜给他们了。平常吃一两次王嫂的饭菜,偶尔也尝尝米楠的手艺也是不错的,毕竟米楠做的饭菜好吃又不油腻,难怪冷逸轩这么爱吃。

    虽然冷家现在和和睦睦的,但是林西月那边就不一样了,被冷相濡抛弃了之后的林西月虽然并不担心,因为她转入了米国立的怀抱,很快就沉迷在米国立的温柔里。

    但是林西月却不知道,米国立只不过是在利用她而已,等到米国立腻了林西月,他就会抛弃林西月,让她自己一个人自生自灭。

    现在的林西月还在自己的房子里那些米国立给她的那张银行卡大笑呢,明明林西月的外表看起来就是一个温柔可爱的女人,怎么一到钱面前,却成了一个拜金女了?

    这是冷相濡没有看到的林西月的另一面,相信他也不想再看到林西月这么一个人了,而且冷相濡现在正在准备着和齐玉环之间的婚礼,不管怎么样,林西月已经成了过去式。

    “国立~你什么时候回来看我啊,我都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你了!”林西月娇滴滴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米国立最近一直接到林西月的电话,他听这声音已经听惯了,甚至有些腻歪,他的语气不太好。

    “我在开会呢,下班了再说!”米国立语气不好的挂了电话,其实米国立并没有在开会,他只是不想和这个女人纠缠太多,林西月已经没有用了,那么米国立也不用在她身上浪费时间和金钱。

    所以米国立给了林西月一张卡,里面的钱不多,也就十几二十万这样,足够林西月一个人生活几年的了,当然,如果林西月生活不那么奢侈的话,足够她生活到三十岁了。

    可是林西月不是那种容易放弃的人,她挂了电话之后就坐在床上,手里玩着一张卡,米国立已经很久不来了,林西月作为一个靠着男人生活的女人,心里多多少少会有点忐忑不安,生怕自己的金主跑了,她就没处生活去了。

    “你要是再不来,我就要寂寞死了!”林西月是一个女人,她喜欢比自己大一些的男人,冷相濡那种青涩的男人,让林西月提不起兴趣,所以这也是林西月会抛弃冷相濡而转向米国立的怀抱的原因。

    米国立温柔大方,而且最重要的是有男人味,是林西月这样的女人的理想情人,这也是她愿意成为米国立的情人的原因啊。

    拿着银行卡,林西月想要去米国立的公司去找米国立,可是她才刚到米国立的公司楼下,却被前台挡在了等候室里,说什么都不给她上楼去找米国立。

    不给林西月进去没关系,林西月可以等着,反正她时间多,一直等到米国立下班都不是事儿,可是林西月才等了一会儿,就等到了米国立,可是米国立却带着一个女人坐在车上,直接开车走了。

    林西月愣住了,她走出公司门口,看着米国立开车离开,她心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一样,明明米国立和那个女人并没有那么亲密,可是林西月作为一个女人的直觉,她知道米国立和那个女人的关系不一般。

    为什么,他骗自己在开会,却和别的女人出去?那个女人也不是米国立的现任老婆秦丽,所以那也是他的情人?自己是不是米国立的情人之一呢?

    林西月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被米国立骗了,什么最爱,什么一辈子的保护和守护,全都是骗人的。林西月跌跌撞撞的离开米国立的公司,然后来到了离家不远处的一个小酒吧里喝酒。

    这里的人乌烟瘴气的,看到林西月一个女人,都表现出非常感兴趣的模样,但是林西月不理他们,而是自己一个人喝闷酒。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