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见家长
    冷母听到齐玉环竟然也同意,这让她有一些惊讶,按理说,冷相濡不是应该还纠结着林西月吗?不过冷母很开心了,自家儿子能够看得开,这就行了,别的什么都不重要。

    “行吧,你也多找时间陪陪人家玉环,怎么说也是你的未婚妻!”冷母拍了拍冷相濡的肩膀,但是他身上的酒气太重,冷母就把他赶回去洗澡休息去了。

    冷相濡笑了笑,转身上楼的时候,嘴角的微笑瞬间就冷了下来,不过是联姻的工具,还以为是真的要在一起吗,反正女人都不过是自己爬上去的工具!

    就在冷相濡快要上到楼上的时候,米楠从房间里出来,她手上端着空的盘子和牛奶杯,显然是刚刚和冷逸轩用完餐的样子。米楠一看冷相濡,她愣了愣,微微点头:“小叔回来了,吃过饭没有,需不需要让厨房给你准备一点送上来?”

    没想过米楠会在这个时候和自己说这些,就像是自家人一样关心问候自己,冷相濡愣了几秒钟,然后摇头:“不用了,没什么胃口。”说着冷相濡越过米楠回到自己的房间。

    怎么感觉他的情绪不对劲,是不是因为林西月的事情,所以现在心情不太好?米楠想了想就下楼去了,她想先去厨房放东西,然后给冷相濡做点吃的送过去。

    “米楠啊,过来,我有事跟你说。”冷母的声音里带着一些兴奋,甚至有一些开心,这和平日里米楠见到的冷母都不同,她是真的在高兴,这是为什么呢?

    “妈,怎么了,这么高兴?”米楠想了想,会不会是和冷相濡有关?可是刚才经过冷相濡身边的时候,米楠明显的闻到了冷相濡身上那浓烈的酒气,怎么回事,冷相濡是不是有什么喜事,所以冷母才这么高兴。

    冷母点头拉着米楠坐下来:“是了,相濡有一个未婚妻,我之前一直没有和你说过,其实相濡之前一直喜欢的人是林西月,算是家里的丑闻了,不过说给你听听也无所谓,不过今天相濡出去了一趟,回来就说要与未婚妻完婚了!我这是欣慰啊。”

    “真的,小叔能够这么想真是太好了,小叔被林西月伤过了还能这么快就恢复,真是难为他了,妈,小叔这场婚礼一定要办好,让他心里好受些。”米楠是真心替冷相濡高兴的,毕竟他也是受过情伤的人,又是米楠的小叔,米楠关心他也是应该的。

    冷母笑着点点头,她还在想冷相濡说过几天齐家那边就会派人过来谈婚事了,那自己也得准备准备,别到时候人家来了还笑话冷家这么一个大家,竟然对儿子的婚事这么敷衍呢。

    “行了,你也快点回去陪陪逸轩,我先上去了。”冷母拍了拍米楠的手背,对这个儿媳妇儿真是越看越喜欢了,比之前那个什么安琪儿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呢。

    看到冷母上楼了,米楠也去厨房给冷相濡煮了一碗面和两个小菜,当然了,米楠没有忘记她给冷逸轩炖着的鸡汤还剩着一些,也给冷相濡准备了一碗。

    “小叔,我看你没什么胃口,但是晚上不吃饭的话容易伤胃,我给你做了一些吃的,你先吃点吧。”米楠敲了敲冷相濡的房门,然后站在那里等着冷相濡出来。

    没想到过了几分钟,米楠都觉得自己的手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冷相濡竟然打开门了,眼睛还盯着米楠手上的那些吃的,很丰富,虽然只有一些吃的,但是冷相濡却突然有食欲了。

    “谢谢大嫂!”冷相濡接过米楠的托盘,对米楠客气又疏远的说着,看到米楠笑了笑离开的背影,冷相濡看看她,又低头看看自己手上的那些菜,眼中闪现复杂的神色。

    米楠回到房间,冷逸轩已经收拾好了,就等着米楠回来给自己放洗澡水和洗澡了,他刚才听到了冷相濡那边的动静,知道米楠去找冷相濡了,自己不是让她离冷相濡远一点吗,怎么米楠还要往他那边凑?

    等到米楠帮冷逸轩洗完澡之后,冷逸轩坐在床上,看着米楠从浴室出来,眼睛就像是深邃的墨汁一样,浓浓的化开。他伸手搂着米楠的腰,把她抱到床上。

    “不是让你离冷相濡远点吗,你怎么还去找他?”冷逸轩轻轻吻住米楠的脸,然后咬了一下她的耳垂:“你就不怕我吃醋?”

    “你怎么和小叔吃醋啊,他今天喝多了没吃饭,我给他送吃的而已!”米楠红着脸笑了笑,冷逸轩温热的气息吐到米楠耳朵里,引得米楠一阵颤栗。

    过了两天,齐玉环竟然真的和家里人上门来了,冷母接到消息立刻让人准备好迎接齐玉环,冷相濡也没有去公司,而是在冷家门口等着齐玉环,见到齐玉环的车就去帮她开车门,一副十足的男朋友的架势。

    “玉环吧,这么久不见了,都是大姑娘了,伯母都快认不出来了!”冷母拉着齐玉环的另一只手,引她进入家门口,齐家父母也都来了,这是自己女儿和冷家的联姻,他们怎么可能不来呢。

    “亲家母,好久不见了!”齐母看着冷母,笑得有些谄媚,不过冷母已经习惯了,毕竟小家族都希望能够攀上冷家这么一个高枝。

    冷母笑的客气:“是很就不见了今天要不是两个孩子说要完婚,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见玉环呢,相濡也真是的,都不带经常玉环来家里坐坐!”冷母说着有些责怪冷相濡,当然这也是做给齐家父母看的。

    “伯母说这些做什么,相濡对我很好,我已经很开心了!”齐玉环很会看脸色,知道冷母不是真的要责怪冷相濡,只不过是说说而已,她就立刻出来为冷相濡说话了,就像是男女朋友相互维护一样。

    只见冷相濡搂了一下齐玉环,对齐家父母笑了笑:“伯父伯母你们别介意,我之前做过一些不太好的事情,让玉环生气了,今天我是想开了,既然玉环是我的未婚妻,那我们早点完婚也好,省得到时候玉环说我只不过是说说而已。”

    冷相濡说着被齐玉环掐了一下手臂,在两家父母看来,就像是打闹的情侣一样亲密,这下他们就放下心来了,还以为这两个孩子是闹着玩的,没想到是真的,这样也好,两家联姻,对双方都好。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