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想明白了
    “你……你说什么?!”齐玉环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冷相濡竟然这么明目张胆的对自己说,要自己和他结婚?这……是自己疯了还是冷相濡疯了呢?

    齐玉环的反应似乎让冷相濡不满,他皱眉再说了一遍:“很简单,我是说,我们结婚吧!”他这次的声音很淡定,说的也很慢,是想要让齐玉环听明白自己到底再说什么。

    “你等等,我怎么觉得你这……有问题,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冷相濡理我虽然是未婚夫妻关系,但是我知道你心里一直都是深爱着林西月的,怎么,你舍得你的林西月伤心吗?”齐玉环再次试探了一下冷相濡,想要听清楚自己的确定。

    其实冷相濡想要和齐玉环结婚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他想要通过齐玉环得到齐家的支持,这样他在冷氏里能够得到的权利就越大,所以齐玉环只不过是一个冷相濡想要揽权的工具而已。

    “她?一个被别人穿过的破鞋,欺骗了我以为可以得到冷家的财产,哼!”冷相濡这最后一声冷哼就表明了他现在度林西月只不过是被抛弃的那个而已。

    看到冷相濡的态度齐玉环齐玉环都知道,林西月是真的伤了冷相濡的心,他果然是对女人什么的不感兴趣了吗?一想到这里齐玉环就觉得冷相濡确实是受了情伤。

    “一个破鞋也能够把你给伤成这样,那你也真是够玻璃心的!”齐玉环无奈的说着,反正冷相濡已经不介意了,对他来说,林西月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他要看的就是齐玉环。

    叹了一口气,冷相濡继续往前走,他的本意是想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和齐玉环聊一聊,反正他们都是要结婚的,什么时候结婚,怎么结,这些冷相濡都想过了,最好就是能够在冷逸轩腿好之前和齐玉环结婚。

    看到冷相濡不说话,齐玉环跟着他又不知道要干嘛,就只能默不作声的走着。接着,街上出现了这么一个景象,一个高大且有些儒雅的男人走在前面,娇弱又美丽,就像是一对璧人。

    冷相濡喝了酒,他知道自己不能逞强开车,所以就带着齐玉环来到附近的咖啡厅里喝咖啡,然后醒醒酒,这样也好过在外面吹冷风吧。

    “好了,你到底想怎么样?我们已经订婚,要结婚也是迟早的事情,你不用这么忧心吧?”齐玉环搅动咖啡杯里的咖啡,淡淡的说,反正她迟早会嫁入冷家,结婚的日子根本不需要纠结的。

    可是冷相濡到底在担心什么,他现在又在纠结什么,想要和自己商量什么,目的呢?齐玉环不愧是齐家二小姐,对冷相濡这一举动表示很疑惑,所以下意识的多想了。

    “我知道你喜欢冷逸轩,我可以帮你,我只要……米楠!”冷相濡不想被齐玉环知道他的真正目的,所以就拿米楠来挡枪,毕竟米楠是冷相濡想要帮助齐玉环最直接的原因了。

    齐玉环很震惊,她以为冷相濡经历过林西月这么一个情伤之后,就不会再对别的女人起那种心思了,没想到令他动心的人,竟然是米楠,冷逸轩的妻子,冷相濡他的大嫂!

    所以,在齐玉环的心里,冷相濡成了一个想要和米楠长相厮守,但是米楠却不得不嫁给冷逸轩的苦情鸳鸯,太……太令人震惊了!

    “所以……你喜欢米楠,那个……”齐玉环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冷相濡点头,这也太……

    齐玉环想了想,她觉得冷相濡这个方法可以接受,因为她越是独自一个人来酒吧喝酒,心里就是越想着冷逸轩,感觉自己中了冷逸轩的毒,再也没有解药了。

    “好,我可以配合你,当然,我也有条件,你和我之间只不过是假的,什么都不会发生!”齐玉环要保证自己的纯洁,她的第一次只能给自己认定的男人,而这个男人就是冷逸轩。

    冷相濡冷笑着,齐玉环想要留着完璧之身给冷逸轩,呵~将来如果迫不得已,恐怕还需要齐玉环奉献一下她的完壁之身呢。

    “当然可以,我不会动你的!”当然是在必要的时候才会动你了!不过这句话冷相濡却是藏在了心里,没有说出来。

    齐玉环得到了让自己满意的答案之后,她就和冷相濡说明了什么时候结婚的事情,还有到时候需要做什么,怎么样说服自己的父母,这些他们通通通了一下气,这才离开。

    等到齐玉环离开之后,冷相濡被回到酒吧,接着开自己的车回家了,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面对冷逸轩了,不过这次可不会再让冷家的职权流出去了。

    而冷母正担心的在客厅里,等着冷相濡回家,因为最近冷相濡总是出去,不回家吃饭,这让冷母不注意都不行,所以冷母特意在客厅等着,问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相濡!”冷母听到门口的动静,直接转过头去看,惊喜的看到冷相濡回来了,不过等到她走过去拉冷相濡的时候,却发现冷相濡身上满身酒气,虽然冷相濡看起来并没有喝醉,但是冷母心里还是不安的。

    冷相濡见到冷母,笑了笑,她扶着冷母的手,然后带着冷母去客厅坐着:“妈你怎么在这里等着啊,这个时候怎么不回房间休息呢?”冷相濡只不过是按照往常的习惯向冷母问好而已。

    冷母拉着冷相濡,抓着他的手,心疼的倒了一杯水给他:“你怎么喝这么多酒,你看看你……你看看你这满身的酒气!”冷母一边叨叨一边向冷相濡询问情况。

    “没有,今天在酒吧遇到了齐家二小姐,我就是和她喝了点酒,送她回家了。”冷相濡只不过是牵出自己和齐玉环之间的关系,让冷母以为自己走出了林西月的伤痛,准备决定和齐玉环重新开始。

    果然,听到冷相濡的话,冷母的眼睛亮了一下:“齐家二小姐?齐玉环?就是那个与你订了婚约的那个二小姐吧,你们怎么认识了!”冷母绕有兴趣的拉着冷相濡谈谈齐玉环的事情。

    冷相濡笑了笑,喝了杯茶,然后才说:“没事,我和玉环说了,看看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好,她同意了,决定回家问问父母,如果伯父伯母同意的话,过几天会上门来讨论结婚的事情。”

    “相濡你……你决定和齐玉环结婚了?我以为……”冷母没有继续说,因为她想说的冷相濡都知道,冷母是觉得冷相濡会想要林西月而已,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转向了齐玉环。

    “嗯,我想好了,过去是我太胡闹了,这次我决定和玉环结婚。”冷相濡点点头,很淡定很坚定的说着。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