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前女友安琪儿
    不管怎么样,冷逸轩的腿在恢复知觉,米楠一想到这一层,她心里就有点……不过冷逸轩是自己的丈夫,那就算是坦诚相见的话,应该也不会有什么的吧。

    “米楠……”冷逸轩转过轮椅来到浴室,冷逸轩习惯性的叫了一下米楠,在浴室里的米楠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柔声的问:“怎么了?我还没有帮你去找衣服呢。”

    米楠以为冷逸轩是想要洗澡了,可是米楠并没有帮他找好衣服啊,他就这样去洗澡的话,不好。

    可是冷逸轩却不是这样想的,他只不过是想叫叫米楠而已。就是想叫一个人的名字,想把她的名字刻在自己的心里,留在记忆的深处。

    “没什么,你去拿衣服吧。”冷逸轩自己推着轮椅进入浴室,让米楠去拿衣服,然后他自己一个人竟然伸手开始脱身上的衣服起来。

    这是米楠怎么也没有想到的,她以为冷逸轩会像以往一样等着自己,让自己来帮他,现在他竟可以自己来了吗?

    不知怎么了,米楠心里一阵失落,她一直想着就是要伺候冷逸轩的,可是现在……现在自己竟然连这一项责任都没了的话,那她自己还能够做什么呢?

    米楠帮冷逸轩选了一套深色的衣服,这是她第一次帮冷逸轩选到深色的衣服,可是米楠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她以为……这里面的所有衣服,冷逸轩都是喜欢的。

    等到米楠回到浴室,冷逸轩已经脱了上衣,下面的他不方便,也只好等着米楠过来帮自己脱剩下的。

    其实冷逸轩是觉得,米楠太辛苦,因为她照顾自己这么久了,而自己现在连一点点生存的能力都没有,这不让他心里对米楠产生愧疚了吗。

    而米楠却以为冷逸轩是在疏远自己,所以才自己脱衣服什么的,想要自力更生,那自己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愣着干什么?不洗澡吗?”冷逸轩奇怪的看着米楠,虽然他的表情还是一样的冰冷,但是并不难看出,冷逸轩对米楠的态度是不一样的。

    米楠回神就帮冷逸轩脱下裤子,然后开始帮他清洗,顺便还按摩他的双腿,毕竟是有一点知觉了,所以米楠在冷逸轩的腿上按来按去的,冷逸轩也有一点点感觉了。

    此时冷相濡离开冷家之后,自己先是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然后翻找了一下手机,给一个人打了电话。

    不过手机那边的人似乎并没有接听,让冷相濡不由得生出一种恼火的心情出来,冷相濡是那种暴脾气的人,他可不会因为对方是个女人就会起怜悯之心。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冷相濡夹着怒火的声音通过电话传过去,却怎么样也奈何不了电话那头的女人,只听到那个女人轻声的*了一声,然后才懒懒的回答冷相濡。

    “刚才啊,刚才有点事情,怎么了?冷二少,有人惹你生气了吗?”电话那头是个娇媚的女人的声音,带着刚睡醒的那种状态,最容易迷惑别人。

    冷相濡咬咬牙,他的声音确实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蓝山咖啡厅,有事找你,二十分钟内过来!”说着他耐着气给挂了电话。

    那个女人真的是,但是她却和冷逸轩有一些关系,要不是当初有那个女人的帮助,相信冷逸轩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这女人啊,就是个祸害!

    没到二十分钟,就有一个穿着红色的裙子的女人,手上拿着一个lv的包包出现在蓝山咖啡厅,准确无误的找到了冷相濡,还不客气的坐在他面前。

    “怎么?想我了?我记得你家那个白莲花呢,你不是最宝贝她了吗,怎么不带她一起出来呢?”女人媚眼如丝的看着冷相濡,眼里闪过一丝嘲讽。

    要不是这个男人,自己也不用这样躲躲藏藏的,不过这小日子倒是过得挺滋润的,有美男相伴,还有钱可以花,这样的日子谁不喜欢呢?

    冷相濡冷哼了一声,然后开口:“找你过来当然是有事,大哥的腿恐怕要好了,现在已经有知觉了。”冷相濡看了看女人变了颜色的脸,心里冷笑了一下。

    “他……怎么可能?当初药我已经下了,他的腿不可能好,而且,你不是不知道,他当初自己都拒绝治疗,这双腿……不可能会好!”那个女人突然激动起来,她紧紧的盯着冷相濡,脸上突然一白,要是让冷逸轩知道,那自己岂不是……

    冷相濡明白女人心里的想法,他笑了一下:“现在不一样了,他有了一个温柔善良的太太,我大嫂陪着他,现在他的腿已经有知觉了!”

    没听到女人的回应,冷相濡接着说:“如果让他知道当初他的那双腿是因为你才废掉的,你说他会放过你吗?安琪儿?”

    没错,那个女人就是安琪儿,冷逸轩的前女友,然而她也是害得冷逸轩双腿残疾的人之一,要不是有她,冷逸轩的双腿不至于这么废。

    一提到冷逸轩的双腿,安琪儿才表现出她那惊慌失措的表情,她是真的怕,怕冷逸轩会知道自己当初离开他是因为他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

    “不行,不能让他知道,你一定有什么办法对不对?冷相濡,你今天把我找出来,难道就是为了说这个让我害怕而已?”安琪儿突然冷静下来了,她盯着冷相濡,想从冷相濡的口中知道一点什么其他的东西。

    冷相濡笑了笑,他靠着软椅,盯着安琪儿:“我当然知道应该怎么做,但是安琪儿你是最了解我的,应该知道想要做什么的话必须要付出点代价吧?”

    “你想让我做什么?”安琪儿脸色阴郁,她现在只想着能够瞒过冷逸轩就行,别让他因为当年的事情报复自己。

    “我要你去冷家,去见冷逸轩!”

    “你疯了!我怎么可以胡找他,你不是不知道当初我是以什么样的理由离开他的,现在回去,我是在找死!”

    安琪儿不敢大声说话,不过在冷相濡让她去见冷逸轩的时候,安琪儿就迅速的反对了。

    不过面对安琪儿的反应,冷相濡是早就已经习惯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要是不做点牺牲,恐怕冷逸轩到时候好了第一个查到的人就是你了!”

    冷相濡说的一点没错,安琪儿自从当初离开,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所以这也是冷逸轩一直封闭自己的原因之一吧。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