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幕后主使
    冷相濡没有想到,林西月知道在自己身上找不到办法之后,竟然就这样直接离开了,而且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冷相濡最后怎么找都找不到林西月的踪迹。

    而此时,林西月已经回到医院,办理了出院手续之后,收拾东西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当然,她同时还联系了那个让她接近冷相濡的人。

    此时,冷相濡怒气冲冲的开着车回到家,却看到了米楠推着冷逸轩从花园回来,他的脸色更加不太好,不过因为有米楠在,他需要掩饰一下。

    “大哥,大嫂。”冷相濡喊米楠大嫂是极不愿意的,可是冷逸轩在这里,他又不得不做一下表面功夫。

    冷逸轩看到冷相濡的时候,脸色也不太好,他对着冷相濡点点头,然后抬头微微的勾唇对着米楠说:“今天吃什么?”好吧,冷逸轩是真的挺喜欢吃米楠做的那些东西的。

    没想到冷逸轩会当着冷相濡的面叫自己,而且还问今晚要吃什么,这让米楠有一些不好意思,毕竟她还没有想到今天要吃什么,不过冷逸轩问了,米楠脑子里立刻搜索平常的药膳。

    “今天吃山药炖乌鸡,八宝饭,藕丝百合酥,好不好?”米楠想了想,这几样都是比较温和的药膳,对冷逸轩的身体也好,吃起来也比较清爽。

    看到冷逸轩点点头,米楠就笑了,她好不容易才让冷逸轩接受自己的,可不能让冷逸轩再因为吃的什么而和自己闹别扭了,这样多不好。

    看着冷逸轩和米楠之间恩恩爱爱的,冷相濡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他原本只是想着要不要在客厅里看看电视,可是一看到冷逸轩,他就觉得自己什么都比不上他。

    在冷逸轩腿没事的时候,他是冷氏继承人,是冷家所承认的继承人,而自己只能作为一个辅佐他的角色。

    好不容易冷逸轩双腿残疾,自己也慢慢的开始适应公司的事情了,可是偏偏感情上又出现了林西月这个渣女给自己戴绿帽子。

    所以,冷相濡真的很羡慕冷逸轩,就算他是残废,但是依然有一个米楠愿意陪着他,守在他身边,可是自己呢,自己还不是一样过得不如意。

    为什么自己就不能有一个在家里等着自己回来,然后温柔的问自己想吃什么,全心全意的爱着自己,给自己煮饭做菜的女人呢?冷相濡很疑惑,他很羡慕,但是更多的是嫉妒。

    “哥,我先上去了。”冷相濡受不了冷逸轩和米楠之间秀恩爱,所以他就只好上自己的房间去,把空间留给冷逸轩和米楠。

    回到房间里,冷相濡看着桌子上林西月的照片,对比一下米楠,他心里更火,直接把照片砸到墙上,然后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看什么都不顺眼。

    在楼下准备要送冷逸轩回楼上米楠皱着眉头,不知道冷相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叔他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回来发这么大的火?”

    “别理他,米楠,从今以后你离他远一点,好好保护自己。”冷逸轩说了字句让米楠不明白的话,但是冷逸轩说的话,米楠都相信,所以她会听。

    虽然这冷家是一派和睦了,但是林西月回到自己的家里的时候,看着冷冷清清的家,心里也和这家里一样,变得冷清,很难受空虚的感觉席卷而来。

    “国立,你什么时候来看我?”林西月打电话给她心爱的男人,那个人就是米楠的父亲米国立,而且林西月为什么会认识米国立,他们又是什么关系,现在还无从得知。

    不过米国立本来想要加班的,毕竟最近米氏出现了太多事情了,他经常没办法回家去陪一陪秦丽,有时候甚至都快忘记了林西月了。

    不过这次林西月突然给米国立打电话,倒是让米国立想起来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小情人在等着他呢:“好了好了,我现在就来,你在家里好好的等着,要不要吃点什么,我路上给你买。”

    “哎呀,吃什么啦,家里什么都有~你快来嘛,家里好安静,冷家好害怕!”林西月委屈的声音传来,让米国立心里一阵荡漾,毕竟是年轻一辈的小姑娘,米国立想想那身材,那皮肤,都觉得欲罢不能。

    米国立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打电话安慰林西月:“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先等一会儿,我马上就过去。”说着就挂了电话。

    米国立当然知道林西月接近冷相濡失败了,今天冷氏公司门口发生的事情他也已经知道了林西月这个没脑子的女人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纠缠冷相濡,这让他很不满,不过林西月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她那张脸还可以看。

    虽然林西月这一颗棋子已经废了,不过米国立还有另一颗棋子,相信米楠不会让他失望的,毕竟是自己的女儿,想想米楠一定可以抓住冷逸轩,然后把冷家的财产全部拿过来。

    一想到这里,米国立立刻就放松了很多,也没有因为林西月的错误而责怪她。

    等到米国立来到林西月家的时候,林西月已经洗过澡了,她穿着性感内衣,外面披了件长外套,轻薄得就像是一层纱一样。看到米国立一出现在门口,林西月立刻就缠了上去。

    米国立一翻身,把林西月压在门口,顺便把门给关上了,他亲吻了两下林西月,林西月立刻就软了下来,她双手搂着米国立的脖子,整个人挂在他身上。

    因为家里只有两个人,所以米国立抱着林西月从门口慢慢移到卧室,然后把林西月压在床上,两个人衣裳纷飞,很快就纠缠在一起。

    不知过了多久,米国立双手撑在林西月脑袋两旁,然后问她:“今天你怎么和冷相濡掰了,那今后就没办法出现在他面前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林西月睫毛被眼泪湿润,睁着大大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米国立,双手搂着他的脖子,脸色潮红,显得格外诱人。

    米国立看着林西月这副勾人的模样小腹一热,他轻笑了一下,伸手刮了刮林西月的鼻子:“好了,不怪你,我会想办法让冷相濡下台的!”

    等到林西月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米国立已经堵住了她想说的话,此时无声胜有声,这两个偷情的男女还不知道,冷相濡下台的时候,那就是冷逸轩上台的时候了,到时候他们的对手会更加强大。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