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两极分化
    李暮云看着罗维离开之后,他就回到床上,这张床上满是罗维的气息,混着一些酒味,李暮云感觉这种味道还挺好闻的,但是李暮云一想到昨天罗维睡着的时候一直喊着一个人的名字,他心里就不是滋味。

    在罗维心里,米楠是他的唯一,所以李暮云听到罗维晚上睡着的时候还一直叫着米楠的名字,他心里就很生气,为罗维不值得。

    当初罗维心里喜欢着米楠的时候,李暮云是知道的,他一直劝着罗维去表白,可是罗维却一直不愿意,他觉得如果去表白了,恐怕连朋友都没有办法做了。

    而现在罗维却出现这种悲切的症状,就表明了可能是因为他们两个人掰了,所以李暮云想着,要不要去查一查米楠到底怎么样了,他们昨天都发生了什么事。

    算了,李暮云想着,现在罗维心里没了人也好,省得他这么伤心,到时候又被伤害了怎么办?作为朋友,李暮云是真的很关心罗维的,他是真的希望罗维能够幸福而已。

    而此时,刚从床上起来的冷逸轩看着睡在自己身边的米楠,心中很满足,昨天米楠已经把误会都解释清楚了,冷逸轩知道自己是错怪了罗维,他心里也是过意不去的。

    虽然因为这误会,但是他终于和米楠成为了真正的夫妻,这是让他高兴一整天的事情。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原因,米楠也慢慢的醒过来了,她睁开眼睛看着冷逸轩,觉得身体都快不是自己的了,不过还好,没有那么难受,只是觉得要快要断了一样。

    “醒了?”冷逸轩的声音很低沉,就像十指压在钢琴键的那种声音,很好听,米楠不由自主的脸红了红,她想到昨天晚上和冷逸轩睡在一起,就有些羞涩。

    “嗯……”米楠点点头,她现在浑身*,没穿一件衣服,都不好意思起床了:“那个……你能不能闭眼……”

    米楠的话一说出来,她的脸就止不住的发烫,只听到头顶冷逸轩轻轻笑了一下:“又不是没有见过……”不过说是这么说,但是冷逸轩还是把眼睛给闭起来了。

    看着冷逸轩闭起来的眼睛,米楠赶紧起床,但是她的脚一碰到地板的时候,差点就摔下去了,幸好米楠及时撑住了床,才没有这么狼狈的摔下去。

    “怎么了?”冷逸轩能的睁开眼看米楠,发现米楠的头发披在背上,挡住了外泄的春光,但是她的背影看起来却一样诱惑。

    米楠捂脸蹲下去:“闭眼闭眼,你说好的不看的!”米楠觉得自己的脸都快红得成一只煮熟的虾子了,冷逸轩怎么可以这样?

    “我以为你怎么了,对不起我闭眼……”冷逸轩虽然这么说,但是他嘴角上扬的角度却越来越大。

    等着米楠收拾好之后,冷逸轩才睁开眼睛,然后就让米楠帮他穿衣服,虽然米楠自己也很羞涩,不过她帮冷逸轩洗了这么多次澡,对他的身体早就很熟悉了。

    等到两个人下楼的时候,整个冷家的下人都在盯着他们看,本来还以为米楠被冷逸轩打死在房间里了,可是这么一看,好像有什么不对劲,这两个人这么好像感情更好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大少爷和少奶奶之间的关系突然变得这么好,而且大少爷冷逸轩脸上似乎挂着似有若无的笑意,这……这这有些奇妙啊。

    “大少爷,少奶奶。”王嫂对着冷逸轩和米楠鞠了一躬,然后有些担心的看了看米楠,发现米楠面如桃花,含笑中带着一些娇羞,作为过来人的王嫂立刻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米楠把冷逸轩推到餐桌前,然后问他要吃什么,自己去厨房准备早餐,冷逸轩看着米楠的背影,突然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虽然这边的两个人是挺好了,但是冷相濡这边却不太好了,同样作为冷家的人,他和冷逸轩竟然出现两极分化的局面。

    因为他最近都没有去看林西月,敏感的林西月就立刻察觉到了不同,这冷相濡平常多关心自己,这个时候自己流产他竟然不来看自己?

    所以林西月立刻觉得冷相濡那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于是林西月赶紧跑出医院,她要先去公司找一下冷相濡,她现在身体还虚弱,但是正是这幅柔弱的样子,才好勾起冷相濡的心疼和可怜。

    林西月拖着病体来到公司,公司的人都知道这个漂亮又柔弱的女人是冷相濡的相好,所以没有任何疑惑的带着林西月上楼去,去冷相濡的办公室找他。

    本来冷相濡就是为了能够忘记林西月,所以利用工作来麻痹自己,他是不想再联系林西月了,既然已经决定不动她,所以冷相濡就不会真的动林西月。

    但是如果是冷相濡最讨厌的人自己送上门来的话,那就不一定了,冷相濡能够放过林西月一次,却不会放过她第二次。

    “你来干什么?”冷相濡看着那张苍白的小脸,心里有些不忍,但是他还是板着脸看着林西月,外面的人估计都在看自己的笑话吧,所以冷相濡决定还是把这个女人丢出去会更好一些。

    林西月垂着眼睑,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相濡,我……我在医院里都不见你来看我,所以我……我太想你了……”她看着冷相濡,眼里闪着柔光,似乎眼里只有冷相濡这么一个人。

    可是冷相濡如果不知道林西月的那些背景的话,他或许真的会被迷惑,可是冷相濡已经知道了林西月的那些事情,所以现在林西月做这些事情反而让他觉得恶心。

    “你先回去,我现在在工作,等我忙完了再去找你,一会儿我就派人送你回医院。”冷相濡最后还是不忍心,毕竟是自己爱了这么久的女人,他也是于心不忍的。

    可是林西月以为自己的苦肉计得逞了,她眼角一滴泪,伸手抓住冷相濡的手,深情款款的说:“相濡,我……我不想回医院,我可以不可以在这里看着你,我……我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我只想看着你,好不好?”

    看着抓着自己的手,冷相濡的眼神逐渐变冷,她这个女人曾经用过这种手段骗了自己多少次,冷相濡心里最后一点点的耐心也被林西月给磨灭掉了。

    他把手一甩,林西月一个不注意就摔倒了,她趴在地上,抬头看了看冷相濡:“相濡……”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