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喝酒误事
    虽然自己的第一次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的,但是如果对象是冷逸轩的话,米楠并没有任何怨言。

    首先她作为冷逸轩的妻子,做这种事情是理所当然的,其次,米楠既然已经决定和冷逸轩在一起,就不会再有别的男人,所以她和冷逸轩做这样的事情,米楠心里没有抵抗。

    而冷逸轩就不一样了,他不是没有女朋友,可是他没有碰过女朋友,平常只限于牵手拥抱罢了,或许是因为这样,最后她才离开的吧。

    不过现在好了,他有了一个妻子,而且他的小妻子也不会背叛自己,这是让冷逸轩觉得最幸运的一个了。

    “米楠,你后不后悔?”冷逸轩心里还是有一点点的忐忑,因为他是个残废啊,谁和自己在一起恐怕心里都会有一些膈应吧,尤其是米楠这么好的一个人。

    米楠抬头看了看冷逸轩,他的眼睛很好看,就像是天上的星辰,所以米楠喜欢看冷逸轩的眼睛:“后悔什么?我说过了我是你的妻子,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离开你。”

    听到米楠说的这一句话,就像是吃了一个定心丸一样,冷逸轩才放松下来,但是他们两个人相拥在一起的身体却没有一刻放松下来。

    冷家的下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米楠端着饭菜上楼去却一直没有下来,但是也没有人敢上楼去打扰他们,因为他们害怕冷逸轩会把怒火转移到他们身上。

    与此同时,罗维开着车离开了圣湖别墅区的时候,心乱如麻,他只觉得自己正是太纯了竟然这样就错过了米楠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如果当初自己在大学时候向她表白,说不定还有机会。

    “米楠,如果……当时我就表明自己的心迹,你会不会答应和我在一起?”罗维看着手机里的米楠的照片,那个时候他和米楠还是大学,所以米楠的身上带着一股学生的书卷气息,他很喜欢。

    等到绿灯的时候,后面的车纷纷按喇叭提醒了,罗维才反应过来,然后迅速的挂挡踩油门开出去,他差点就被后面的司机给骂死了,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心情郁闷的时候,罗维喜欢到酒吧里去喝点酒,然后才开车回家,虽然喝点酒会有酒气,但是罗维也不担心这些,反正不过就是吊销驾照几天,大不了他让别人送他回家也可以的。

    “和往常一样,血腥玛丽。”罗维一屁股坐在吧台那里,看着那些年轻人在舞池里扭动身体,然后疯狂的甩脑袋,他看着头晕眼花的,有些不舒服,然后只好转过来看着吧台那杯酒了。

    血腥玛丽,真不愧是为血腥,他看着那杯猩红的酒,还带着一些葡萄酒的香甜感觉,这是罗维最喜欢的酒之一,不过今天他心情不太好,这家酒吧是他朋友开的,所以罗维觉得自己在这里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因为,毫无畏惧的罗维一杯接着一杯的往肚子里灌,没过一会儿,罗维脑子就不怎么清醒了。血腥玛丽虽然喝的时候有一点点的甜味,而且也挺香甜的,但是后劲很大,喝一两杯还好,喝多了说不定一会儿就倒了。

    一只修长的手拿走罗维手上的酒杯,让调酒师下去,他看着罗维,这个男人脸上的悲切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罗维是为了谁而伤心他不知道,他只知道罗维这么多年心里一直有一个女人在他心里。

    “喝这么多,不怕死在这里?”男人开口,声音有一些低沉,但是还是很清脆的,很好听。

    罗维抬头看了看,那出现重影的人慢慢叠成一个是他的好朋友李暮云,和他一样大学的舍友,不过李暮云算是罗维比较亲密的舍友了,他知道罗维很多事情,一直跟着罗维,比如出国留学,回来的时候开了这家酒吧。

    其实李暮云知道,罗维已经喝多了,不过他不能让罗维再喝下去了,否则要出事啊。

    “不怕,这不是有你吗,我在你这里死了你能不管?”罗维笑了笑,睡好没再喝酒,但是他这个时候根本没有办法开车回家了,按理说就是要在李暮云这里借宿一晚了。

    李暮云拍掉他的手,然后直接就从吧台那里走出来,扯着罗维就往外面去,他的车停在外面,李暮云家在郊区,看罗维现在根本开不了车,所以李暮云只好把他带到自己家去了。

    “行了,你开不了车,我送你去我家住一晚,下次别再喝这么多酒了,又不懂得品酒,真是浪费我的好酒。”李暮云目光幽深的盯着醉得有些迷糊的罗维的脸,表情有些幽怨。

    罗维追你嘟囔了一声什么话,李暮云没有听清楚,他也没注意,直接开车带着罗维回家,他一路上注意着罗维的状况,所以开车开的很慢,就怕罗维会因为喝多了而晕车。

    一晚上李暮云都没有怎么休息,都是为了照顾罗维给闹得,加上罗维没有人照顾不行,所以李暮云就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最后实在困得不行了,李暮云就躺在罗维身边直接睡着了,反正他们两个人都是男的,和罗维同床共枕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过,所以李暮云表现得很自然。

    第二天罗维起床的时候李暮云还在睡着,因为他昨天被罗维闹得三四点才能睡觉,现在才十点多,李暮云是不可能起床的,而罗维却不得不起床了。

    “你怎么不叫我起床?今天还要去医院,真是的!”罗维一看李暮云在自己的床上就知道了,昨天晚上李暮云陪了自己一夜,可是他都不定闹钟的嘛,害得自己上班都迟到了

    李暮云翻了个身,然后卷着被子头都不舍的抬起来:“怪我咯,我昨天可是照顾了某个喝醉了的酒鬼大半夜,我起不来很正常吧?”他的声音闷闷的从被子里传来,接着他就继续睡觉了。

    “行吧行吧,你睡吧,我去洗澡,今天肯定要被骂了!”罗维第一次觉得喝酒误事,简直了,早知道就不喝这么多了,血腥玛丽的后劲果然挺大的,现在这样还有一些头痛的感觉。

    等到罗维收拾好了之后出门,直接拿走了李暮云的车去医院,一会儿还要和主任解释一下,不然肯定少不了要写检查的。

    李暮云在罗维离开之后,他来到门口,看着罗维开着自己的车离开,眼里不知道闪动着什么,只是幽幽的等到罗维开着车远去。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