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太阳从西边出来
    “我说没有生气就是没有生气,你在这么说我就真的生气了!”米楠面对冷逸轩的喋喋不休,她就只好拿这个威胁冷逸轩了,让他在这里堵着影响她做早餐。

    冷逸轩一听更加害怕,直接推着轮椅让开一条路给米楠出去,他心里其实是委屈的,因为冷逸轩本意是希望米楠不要跟着自己这个废人,他没有办法给米楠想要的。

    而米楠现在却坚持要留下来,而且表明她非常生气自己不信任她,所以冷逸轩觉得自己应该给米楠一个机会,让她尝试着看看,或许他们两个人之间……真的可以有未来。

    “好,我不说了!”冷逸轩跟着米楠到处走,但是如果米楠进入厨房,他就停在厨房门口,这个举动让王嫂有些不敢相信,毕竟冷逸轩这么骄傲的一个人,加上冷逸轩平常对下人们都是很严肃的那种。

    现在却为了哄米楠而心甘情愿的等着米楠忙完为止,王嫂叹了一口气,看来冷逸轩是对米楠动了真感情了。也好,自从冷逸轩受伤以来,她似乎就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不过幸好米楠来了,她可以打开冷逸轩的心结!

    然后王嫂就一直很看好米楠,而且决定全心全意的对米楠,让她和冷逸轩真正的成为一对夫妻。

    等到冷母下楼的时候,她看到冷逸轩好不容易下楼了,心里开心,却看到冷逸轩跟着米楠,停在厨房门口,又不开心的皱了皱眉头:“逸轩,你怎么在这里?厨房里油烟重,要是熏到你怎么办?”

    冷母对冷逸轩算是百依百顺,宠爱有加的了,她心疼的想要推着冷逸轩去桌子那里等着,一会儿米楠他们把早餐做好了直接送到饭桌前不就好了。

    可是冷逸轩却是个倔脾气,他就是要等着米楠出来,然后他才离开,现在的冷逸轩似乎已经认定了米楠一样,他就非要守着米楠,就像是守着自己珠宝的龙族。

    “妈,我要在这里等着米楠。”冷逸轩的声音还是带着冷淡,甚至保持着冷静的感觉,他的眼睛还在盯着在厨房里走来走去的米楠。

    冷逸轩以为自己听错了,自己的这个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对什么都不上心的儿子,怎么突然就……就对米楠感兴趣了呢?之前不是觉得米楠是个麻烦吗?

    “逸轩啊,米楠……米楠在里面也是给你准备早餐,你在这里会打扰到她的,我们去外面去等吧!”冷母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她还是相信先把冷逸轩弄出去再说。

    冷逸轩沉默了,他的眼睛谁也不看,就是看着米楠。因为他看着米楠为自己忙活的背影,觉得这一辈子就应该是这样的,有一个人为自己洗手作羹汤,日子可以很美啊。

    看到冷逸轩这个样子,冷母有些为难了,她不忍心自己的儿子在这里吸那些油油腻腻的油烟,更加不想自己的儿子受一点委屈,可是冷逸轩的倔强谁都知道啊。

    米楠在厨房里断断续续听到一些冷母和冷逸轩的对话,只觉得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冷逸轩竟然会这么在意自己的想法,看来他应该是慢慢接受自己了吧。

    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着,可是米楠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滞,这些动作她做过千百遍,所以肯定是不会有出错的地方的。

    很快,早餐就准备好了,因为王嫂被堵在外面,所以今天一家人的早餐也是米楠做的,超过了冷相濡的早餐,虽然人数多了,但是对于米楠来说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反正不会影响味道就是了。

    冷母看到米楠终于出来了,她叹了一口气,刚才冷母可是跟着冷逸轩在厨房门口等着米楠一起出来呢,要不是米楠出来的早,冷母都要开始发火了。

    “妈,早餐我已经准备好了!”米楠看到冷母之后对她点点头,然后又转过头去吩咐王嫂把冷母他们的早餐拿出来。

    米楠端走了冷逸轩和自己的那一份,然后准备着要上楼去,毕竟平常冷逸轩都是上楼吃的,所以米楠已经准备好托盘了,她端了两份早餐放在上面,正准备上楼的时候,却被冷逸轩叫住了。

    “今天就在楼下吃吧。”冷逸轩淡然的说着,其实冷逸轩是觉得米楠上下楼梯的麻烦,而且自己还没有上楼,一会儿还要米楠扶着自己上楼,那会让米楠很累的。

    冷逸轩想要在楼下吃早餐这件事情在冷逸轩看来是一个非常自然的事情,可是在冷母看来,却是一个很好的开端,而米楠却觉得,冷逸轩已经开始接触外界了,正好。

    虽然三个人心里想的都不一样,但是大家是真的对冷逸轩愿意和大家一起在楼下吃饭表示开心。

    冷相濡刚刚准备好从楼上下来,他就看到冷逸轩坐在冷母的左边,米楠就坐在他的旁边,这让冷相濡觉得惊讶。

    没想法冷逸轩竟然也会出来吃饭了,这是不是说明他的心态在慢慢变好呢?

    “哥,你怎么下来了?你平常不都是在楼上用餐的嘛?”冷相濡看到冷逸轩,眼里闪着复杂的光芒,但是很快就变成了淡定的样子,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然后坐在冷母的右侧。

    冷母看了看冷相濡,有些责怪似的说:“你哥好不容易下来,你还说这些干什么?吃早餐,一会儿还要去公司!”冷母赶紧拿工作压住了冷相濡想说话的动作。

    虽然不知道怎么了,但是米楠总是觉得冷相濡有点怪异,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不管了,反正别招惹到自己和冷逸轩就好了!米楠突然间又想到了冷逸轩,她抿了抿嘴,不说话。

    冷逸轩却突然开口:“在房间里久了,偶尔出来透透气也挺好的,相濡你说是不是?”冷逸轩的目光就像是一把剑一样直射冷相濡的眼睛,让冷相濡微微一愣,还有一些惊恐。

    难道他知道?不,不可能,那件事情天衣无缝,不会有人知道的,当事人都已经死了,冷逸轩怎么可能会知道呢?冷相濡一边安慰自己,一边看向冷逸轩,但是这个时候冷逸轩却低头吃早餐,没有在理会冷相濡。

    冷母根本没有注意到冷相濡和冷逸轩之间的较量,她低头安静的用餐,不过她刚刚吃了几口,就觉得今天的早餐不错,而且冷母也知道今天的早餐都是米楠一个人准备的,所以她表示很满意。

    “今天米楠做的早餐不错,难怪逸轩这么爱吃你做的菜!”冷母冷不丁说了这一句,让米楠受宠若惊。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