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米楠离开冷家之后,她第一件事就是先去书店给冷逸轩找书,因为书店关门早,为了能够找到冷逸轩想要的书,米楠真的是费劲心力去帮他找了。

    “不好意思,请问有没有《三体》这本书?”米楠看着这么多书,要她一本一本的找多麻烦,不如直接问店主来的快一些。

    店主用电脑查了查,看着米楠焦急的模样摇了摇头:“非常抱歉,这本书在昨天的时候就已经卖完了。下次进货需要等三天,如果您需要的话,也可以帮您预留一本下来。”

    店主说话很客气,可是米楠觉得冷逸轩根本等不到三天,看他的样子,怕是今天就想要看到那本《三体》,米楠也是为难,不过为了不让冷逸轩失望,她决定多去几个书店去看看。

    “不用了,我再去别的地方看看,谢谢你。”米楠微微点头,然后就离开了。

    这几条街只有一家书店,所以米楠想要去其他书店只能绕远路去其他地方看看,而此时,在米楠的身后有一辆车慢慢的跟着她,全程记录下她的一切行动。

    “少爷,少奶奶在一家一家书店的找书。”跟踪米楠的人向电话那头的人汇报米楠的动向,电话那头的人正是冷逸轩,他还在想,米楠会不会不把自己的要求当做一回事,谁知道米楠离开冷家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帮他找书。

    接着米楠大概是跑了大半个城市,终于在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里找到了冷逸轩想要的《三体》,虽然这本书贵了一些,但是米楠觉得,能找到都不错了,还嫌弃什么嫌弃?

    匆匆付了钱,米楠把书小心的拿在手上,她打了车直接去了医院,此时米楠身后的那辆车还在锲而不舍的跟着,就像是变态的记者为了追一个劲爆新闻一样不停的盯着。

    “少爷,少奶奶已经去医院了,我们还需要继续跟着吗?”冷逸轩的电话再次响起来,他们其实很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家这么高冷傲慢的冷大少,突然间对新入门的少奶奶这么感兴趣呢,这不像冷逸轩的作风啊。

    冷逸轩知道米楠已经买好书了,并没有去做其他,更加没有和别的男人见面,他也就放心了,不过他还是决定先盯着米楠:“继续盯着,别让她发现。”

    “是,少爷。”

    米楠在医院附近买了一些水果和一束康乃馨来到医院,她直径来到秦丽的病房,这个时候米国立并不在,而且米娅也不在,这样冷清的病房,倒让米楠有一些不适应。

    “妈,怎么爸不在这里陪着您?”米楠把水果放在桌子上,然后把那束有些凋零的花给换了下来,插进了自己刚才的康乃馨。

    “你爸他在忙着公司的事情,没事,这不是还有你来陪妈妈嘛!”秦丽倒是一个看得开的,她轻轻的拍了拍米楠的手,还是自己的女儿好,自己生病了,女儿还会是不是过来看看,可是米娅呢,她只有在钱不够了或者有什么麻烦了才会过来看看自己。

    看着母亲这样憔悴,米楠有些不忍:“妈您先躺着,我给你洗水果去,一会儿陪您聊聊天。”米楠笑了笑,然后拿出几个水果放在水果盘里就出去了。

    而此时,在秦丽病房不远处的高级病房里,林西月看到冷相濡离开了这么久都没有回来,而且他连一个电话都不给自己打,她的内心好慌,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于是林西月这个时候只能找她心爱的那个人聊一聊:“你在干什么?能陪我聊聊嘛~”

    米楠洗好水果后经过林西月病房的时候就听到林西月说了“冷相濡”这三个字,她有一些惊讶,这个女人是谁,她认识冷相濡?

    突然,米楠想到了当初冷相濡与冷母为了一个女人争吵,不会就是这个吧?米楠一听到冷家的事情,她就格外的注意,所以她特意在门口停了一下,想听听看里面的那个女人到底和冷相濡是不是有关系。

    林西月没想过会有嗯在病房门口偷听,她只顾着向电话里的人抱怨:“你知不知道,我……我以后都不能再怀孕了!都怪冷相濡,还有他那个恶心的冷家老太婆,要不是他们,我的孩子也不会流掉!你知道吗,冷相濡一直以为那是他的孩子,他想的真美,这是我们的孩子啊!可是就……”

    林西月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冷相濡的?

    听到这一段话的时候,米楠感觉自己被雷劈了一样,感觉自己现在被雷得外焦里嫩的,那冷相濡头顶上岂不是戴着一顶绿油油的大帽子?

    “可是当初我也是为了你,为了帮你拿到冷家的财产,不然你觉得我为什么拿我们的孩子冒险?可是到现在你还不和你家那个臭婆娘说清楚,我都为你做了这么多事情了!”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别忘了当初可是你求着我,让我帮你拿到冷家的财产的,怎么,你现在就忘了吗?我还有录音呢,亲爱的,是真的爱你,所以愿意为了你去接近冷相濡,你别嫌弃我好不好?”

    林西月一会儿怒气熏天,一会儿又可怜兮兮的想要让电话那头的人不抛弃自己,一会儿一个脸色,听得米楠都觉得这样的女人正是太可怕了。

    后面都起林西月和电话那边的人缠缠绵绵、恩恩爱爱的调

    情了,米楠也知道没有什么可听的了,她悄悄地端着水果,心神不宁的离开了林西月的病房门口。

    回到秦丽病房的时候,米楠还没有回过神来,秦丽看到自家女儿表情怪怪的,出于关心,秦丽询问了一下:“楠楠,你怎么了?怎么洗个水果都洗出心事重重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米楠听到母亲的声音,微微回神,笑着将手中的水果放在桌子上,然后拿起水果刀开始帮母亲削水果:“没事,我哪有什么心事啊,就是刚才看到一些人,有一些感触而已。”

    “你呀,你从小就特别的感性,什么事情你都能想歪,别想这么多!”秦丽伸出手指点了点米楠的额头,然后笑了笑,虽然脸色还是不太好,但是因为米楠的出现,她的脸上泛着一些红晕。

    米楠陪着秦丽说了一些外面的趣事,差不多也该回去了,但是回去的路上她心事重重,听到林西月说的那些话,米楠瞬间觉得自己知道的好像太多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