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母子相争
    林西月继续躺在病床上装那个半死不活的样子,而医生早就知道林西月是一个经常打胎的女人,他也只能尽一个医生的职责将病人照顾好罢了。

    “医生,我……”林西月想要问问自己的身体怎么样了,可是她还没有说完话,就被医生打断了:“你现在身体很虚弱,还是多休息。”

    虽然对林西月的态度比对冷相濡的好,但是医生眼里的怜悯还是让林西月有一些不自在:“医生,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觉得很痛呢?”

    其实这都是林西月装的,她就是想要从医生的嘴里透露出一些有关她身体流产的事情。

    看到林西月这样,医生就算是不忍心,也不得不告诉她真相了:“其实很简单,你这身体因为多次打胎,所以已经不适合怀孕了,加上这次流产,你……今后可能很难在怀孕了。”

    虽然有一些惋惜,可是作为一个医生,他就要有告诉病人自己身体怎么样的权利,所以医生也不会太在意林西月到底会怎么样,只要安心的养好身体就行了。

    林西月听到之后她一愣,不能怀孕了?!

    怎么可以?

    将来她还要为冷相濡生孩子,这样冷相濡才能把冷家的一部分财产给自己,可是现在医生却说自己不能怀孕了,不可能!

    “怎么可能?那他……他知不知道?”林西月已经快要说不出冷相濡的名字了,她只不过是流了个产,为什么会不能再怀孩子了呢?

    看到医生点点头,林西月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即使是林西月再怎么伤心,她也要接受这么一个事实,而且现在冷相濡已经知道了,她应该要做打算。

    她苦心经营了这么久,现在却因为自己不能怀孕了,就要前功尽弃吗?不,不能这样。

    “出去!给我出去!”

    林西月将自己的枕头向医生砸过去,然后哭闹着让他们离开,自己这么脆弱的一面,怎么可能让他们看到呢?

    医生摇摇头,已经司空见惯了的这种场景,他就带着人出去了,因为这毕竟是别人的事情,他们做医生的只能尽力去安抚罢了。

    林西月等到医生离开之后,她才松下来,可是……她没有了孩子,就算冷相濡之后再怎么疼她爱她,估计冷家的财产一样都不会给她。

    再说了,一个女人,最要紧的就是容貌,等到自己容颜衰老,那冷相濡还会要自己吗?

    虽然林西月现在很迷茫,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但是现在在赶回冷家的冷相濡更加迷茫,他虽然愤怒,但是有想不明白为什么冷母要在林西月怀孕三个月之后才动手呢?

    “妈!”

    冷相濡一回家就冲着客厅喊冷母,可是他却没有看到冷母,只看到米楠从楼上下来,他皱着眉头,臭着脸看着米楠:“我妈呢?”

    冷相濡的态度不用说就是很差那种,可是米楠也不会声音,因为不在意,所以连生气都懒得生气。

    “妈在楼上。”米楠很自然的回应冷相濡,反正冷相濡想要闹什么不愉快,也不会找自己。

    冷相濡冷哼一声,直接上楼去,米楠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冷相濡每次见到自己的时候脸色会变得这么臭了,反正她是从来不会招惹冷相濡的。

    米楠没有骗冷相濡,冷母确实在楼上,只不过冷母现在是想要和冷逸轩说话,毕竟最近冷逸轩的变化她都看在眼里,她想问问冷逸轩,米楠这个人够不够资格留在冷家。

    “妈!”

    冷相濡找到冷母,冷母刚刚想要离开,她看了看冷相濡,皱着眉头,她是不喜欢冷相濡这种一惊一乍的样子,一点都不稳重。

    “有什么事下去说,别打扰你哥看书。”冷母还不知道冷相濡想要干什么,不过她下意识的不想打扰冷逸轩,这些糟心的事情冷逸轩就不用管了,好好的养好身体是真的。

    在客厅里,米楠正好从厨房出来,她让王嫂准备了一些水果拼盘,打算拿上去给冷母和冷逸轩的,没想到冷母这个时候会和冷相濡下来了。

    “妈。”

    米楠对于冷母还是比较恭敬的,毕竟冷母是冷家的当家人,而且现在米家的公司还需要冷家多多帮忙,所以米楠会尽量表现得乖顺一些。

    冷母看了看米楠,还有她手上端着的水果拼盘,微微点头,然后和冷相濡坐在客厅。

    知道冷母可能要和冷相濡交谈,所以米楠也不留下来了,直接上楼去,省得一会儿自己听到什么撞见什么,会显得比较尴尬。

    “什么事?”冷母皱着眉头,她估计了一下,觉得应该是和林西月的事情有关吧,不然能让冷相濡这么的生气,这么的冲动

    冷相濡呼吸一沉:“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西月?她怀的可是您的外孙啊!”冷相濡一想到林西月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他的心就一阵一阵的刺痛。

    “我怎么对她了?她那样的女人也配怀上冷家的骨肉?”冷母皱眉头,她就是反感那个林西月,要说米楠和林西月相比,冷母果断会选择米楠。

    至少米楠是个听话的,而且温柔,不会拈花惹草,更加不会迷惑自己的儿子!

    冷相濡看到冷母还是那样,他神色一变:“怎么样?现在西月流产了,妈你是不是特别开心?如果不是你突然出现在病房,西月怎么可能会流产?”冷相濡看着高高在上的冷母,更加生气了。

    “她流产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走的时候她还好好的,怎么?我前脚一走,她后脚就直接流产了,可真能演!这样的女人,我是死也不会让她进入冷家的!”冷母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她大概知道林西月流产了,想要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来。

    冷相濡当然不会相信冷母说的话,他现在被怒火烧的快要认不清谁说的是真的了。

    “我不信,妈你这么讨厌西月,她流产会跟你没关系吗?难道西月她会自己杀害自己的孩子吗?”冷相濡生气的把客厅桌子上摆着的那一套价值不菲的茶具给摔坏了。

    冷母看着冷相濡急红了眼,她现在才知道,林西月这个女人有多么的恶毒,竟然想让他们母子争吵,这样的话她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是吧?

    “你冷静一点,现在你被别人骗了,难道还要让别人得逞是吗?”冷母盯着冷相濡,她真是不知道冷相濡是怎么长得,明明一同生活在冷家,处事能力和思考完全没有医院来得成熟。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