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挑拨离间
    医生的话让冷相濡很震惊,怎么可能?他和林西月也只有过那一次,而且就一次就中彩了,林西月就怀孕了,可是没想到这个孩子才不过三个月就没了。

    “怎么可能?西月这是第一次怀孕啊!”冷相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医生说的话都是有依据的,如果没有真正的检查过,那么医生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

    所以冷相濡心里其实是有一些相信的,可是冷相濡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些期待,想要问问林西月,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在自己之前,她到底还有没有和其他男人有过接触?

    医生摇摇头,他的检查不会有错,除非是那个女人骗了她的男朋友,不然的话他说的就是事实了。

    或许是因为看着冷相濡被戴了绿帽,所以医生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怕冷相濡一会儿会和那个女人有一番争执,所以他还是回避好了,省得自己在这里显得尴尬。

    “多照顾一下病人,她现在身体很虚弱,还受不得刺激!”医生丢下一句话,然后就离开了,他才没有这么功夫看着这对情侣争吵。

    冷相濡耳边却回荡着医生之前说的话,林西月曾经多次怀孕,而且还打过胎,这才导致*壁薄弱,孩子才会这样流掉的。

    神色复杂的看了看林西月的病房,冷相濡在纠结,到底要不要进去看看林西月,可是林西月终究还是骗了自己啊!

    不过冷相濡还是进了病房,他看到林西月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巴掌大的脸上布满了泪痕,他的心里一阵一阵的痛。

    “西月?”

    冷相濡轻声的叫了一下林西月,他果然还是对这个女人狠不下心来啊。

    躺在病床上的林西月已经知道了冷相濡来了,可是她却没有说话,她想要进入冷家,就要攀上冷相濡这么一个大树枝才行。

    然而冷母就是林西月进入冷家最大的一个阻碍,所以林西月在医院的时候,把冷相濡支开,再用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把冷母约过来,自己激怒她,让她离开,正好冷相濡回来看到了,自己再佯装被冷母推倒,导致孩子流掉。

    这样一来,冷相濡就会和冷母的感情破裂,这样对她进入冷家是有利的,所以林西月才下狠心林西月把这么一个孩子给流掉。

    虽然这是自己和冷相濡的孩子,但是林西月一想,将来有的是时间生孩子。然而林西月并没有想到她的身体已经不适合再生孩子了,这件事情她自从打胎以来,都没有在意过。

    “西月?”冷相濡看到林西月微微颤抖的身体,她虽然不睁开眼睛,却一直在被子里颤抖,这让冷相濡心中微微一颤,她也在难过自己的孩子流掉了吧。

    林西月被冷相濡看到了那流着泪的模样,她睁开眼睛看着冷相濡双手抓着冷相濡的手臂:“相濡,孩子……我们的孩子没有了是不是?”

    看到冷相濡的反应,林西月就知道,孩子本来就救不回来,因为她知道,要的就是孩子没了,看冷相濡这个模样,只要自己再多一把火,相信不久就能够听到冷相濡与冷母争吵了。

    这下冷家有好戏看了。

    冷相濡看到林西月这幅伤心的模样,他心里也不好受,所以冷相濡才暂时忘记了问林西月流产的事情,毕竟医生说的话就像是一根刺一样扎在冷相濡的心里。

    “西月,到底怎么了?你怎么会无端的从床上掉下来,孩子也……西月你告诉我,这件事情是不是与我母亲有关?”冷相濡抓着林西月的手,他心情现在很烦躁,急需林西月告诉他事情的真相。

    林西月看到冷相濡目光闪闪的非常的复杂,她决定还要再加把火,就不信冷相濡不愤怒。

    “相濡,我们的孩子是……伯母,不是的,是伯母过来看望我,我,我太激动了,所以……所以才从床上摔下来了,我……真的不关伯母的事!”林西月激动的抓着冷相濡的手,一说到冷母的时候整个人都在颤抖。

    林西月越是替冷母脱罪,冷相濡就越觉得是冷母害得林西月流产的,他的眼神就越红,就越生气。

    “是她对不对?西月你就别再为她脱罪了,一定是她,不然她怎么会突然从病房里离开的这么快?”冷相濡看着林西月痛苦的摇头,他更加没有理智了。

    林西月看着冷相濡想要冲出去的模样,她赶紧拉住冷相濡,流着泪摇头,苍白的小脸,一看就消失被人捏一下就碎掉的样子。

    “西月,你等着我一定会给你讨回公道的,你别担心,好好的在医院里养病,等到身体好起来!”冷相濡帮林西月盖好被子,让她赶紧躺下来睡觉,自己则是慢慢的离开病房,轻轻的关上房门。

    站在林西月的病房门口,冷相濡这么的是要和冷母撕开脸皮了,因为林西月和他的孩子,冷相濡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

    躺在病房里的林西月看着冷相濡怒气冲冲的离开了,她的目光闪闪,嘴角微微勾起。

    冷相濡就是个白痴,这么容易就被自己骗了,他要是真的去找冷母理论,相信一会儿冷母会因为自己的事情太过激动,冷相濡会因为这个而和冷家产生一些无法解释的误会。

    “喂~”林西月淡定的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她有一些温柔的看着那个电话号码被接通,轻声的与电话那头的人说话。

    “西月,你什么时候能够得手?我看这时间差不多了吧!”电话那头有一些压抑,不过他的声音带着一些渴望,似乎想要把林西月拥入怀中一样。

    林西月微微一笑:“你急什么?现在鱼刚刚上钩,太着急反而会让鱼给跑了,别急,现在冷相濡已经相信是冷家那个老太婆害得他的孩子流掉了,相信过不了多久冷相濡就会和冷家老太婆吵起来,相信冷氏那边很快就会有一些乱了,你趁机收揽一下。”

    “放心好了,我办事你放心!”电话那头笑了笑,还亲密的亲吻了一下林西月:“来来来,亲一个!”

    林西月原本苍白的脸马上因为娇羞而变得有一些微红,看起来整个人都好了不少:“好了好了,我这边医生来了,下次回去找你好不好?木马!”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