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我想陪着他
    又是一次心惊动魄的洗澡时间,米楠虽然有一些害怕,但是幸好这次她没有出错,而且脱衣服的时间都短了不少。

    其实米楠现在已经熟悉了冷逸轩的位置,还有他身上的衣服、皮带、还有把他抱进浴缸的力度,这些她都已经熟悉了。

    等着帮冷逸轩处理好之后,米楠才用浴巾把冷逸轩擦干,穿好睡袍,才把他放回轮椅上,并且推出了浴室。

    既然把冷逸轩的事情弄完了,就到自己的了,但是米楠想了想,还是先问问冷逸轩,不然一会儿被他赶出去那就很尴尬了。

    “我……”米楠想了想,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这种事情,她的脸在黑暗中红透了。

    冷逸轩对米楠突然这么吞吞吐吐的有些不开心,他皱眉盯着米楠:“嗯?”

    黑暗中,米楠带着一些不安的眼睛显得格外的透亮,冷逸轩第一眼就这么觉得,不过米楠似乎看不清冷逸轩的脸,但是也能辨别他的大概方位。

    米楠硬着脖子问:“我能在这里……洗澡吗……”这种事情,非要自己说出来嘛,米楠现在有一些颤抖,这是害羞了。

    不知道怎么了,冷逸轩竟然心情不错的同意了:“可以!”

    米楠听到冷逸轩的允许,她的眼睛一亮,然后开心的拿着自己的衣物进入浴室了,然后把刚才给冷逸轩洗澡的洗澡水给放走,然后洗了一下浴缸,这才放洗澡水。

    冷逸轩看着浴室里米楠用手机微弱的光印在浴室门口的影子,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有一些心烦意乱。

    他自己推着轮椅离开床边,然后来到桌子旁,看了看上面放着的一本书,那本书并不怎么吸引人,但是冷逸轩却只是看着书的封面,却没有翻开。

    身后浴室的门打开了,米楠从里面出来,却看到窗口微亮的地方有个人影,除了冷逸轩,米楠想不出还有谁。

    “你不睡吗?”米楠小心翼翼的问着,因为上次冷逸轩说过他睡轮椅,可是轮椅上睡着怎么会睡得舒服呢?

    冷逸轩微微转身,然后推着轮椅来到米楠面前,张嘴却说出让米楠吃惊的话:“你睡床。”

    “我……我睡沙发就行了!”米楠有些惊讶,因为之前她也有把冷逸轩放在床上睡觉的,自己却睡了沙发,这样的话他们两个人也没有什么尴尬的。

    冷逸轩说盯着她:“我们结婚了。”

    言下之意就是说他们已经是夫妻了,夫妻不睡一张床想要干什么呢?分房睡?传出去岂不是不太好听?

    米楠虽然摸不清楚冷逸轩的意思,但是她也知道,自己最好不要违背冷逸轩的意思,不然一会儿冷逸轩又发火了,那就不太好了。

    把冷逸轩抱到床上,帮他盖好被子,米楠才坐在床上,她从来没有睡到床上,因为这张床是给冷逸轩睡的,没有他的同意,米楠是不会到床上来的。

    战战兢兢的躺在床上,善变就是冷逸轩,米楠不知道怎么回事,心脏跳动得很快,不过她让自己冷静下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睡着的米楠不知道,冷逸轩睁开眼睛侧头看了看她,发现米楠已经睡着了,冷逸轩心里那种奇怪的感觉就更加清晰了。

    一大早,米楠睁开眼之后还侧头看了看冷逸轩,发现他没醒,松了一口气。然后轻手轻脚的起来洗漱,重复着每天要做的事情。

    等到自己把早餐端到房间里来的时候,冷逸轩已经收拾好了,坐在桌子前,面前翻着一本书,低着头很安静的看书。

    “先吃早餐吧。”米楠把早餐放在冷逸轩的桌子旁边,然后等着冷逸轩转过来。

    冷逸轩不知道怎么了,从昨天到今天都表现得心情很不错的样子,米楠心里就放轻松不少。

    等到冷逸轩吃得差不多的时候,米楠才开口:“逸轩,我……我今天想去医院看看我妈,我怕她……”

    “可以。”冷逸轩放下勺子,语气还是一样的冷淡没有改变,他同意了:“离婚协议今晚就送过来。”

    “我……我只是想回去看看我妈妈,没有想过要……永远离开的。”米楠咬唇,她看不清冷逸轩的表情,可是能够感觉到他身上发出的那种冷漠。

    可是米楠并不是想要离开,只是想要去劝劝自己的母亲,希望她不要太激动。

    冷逸轩不说话,米楠叹了一口气,端着碗筷离开了,冷逸轩的目光盯着米楠,一直到她离开。

    米楠最后还是回家了,她先去了医院,秦丽还没有出院,因为秦丽的身体还没有好的原因,所以米楠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医院。

    “妈!”米楠深吸了一口气,才推开病房,病房里米娅正准备出来,她看了一眼米楠,然后脸色不太好的离开了。

    米娅竟然会来看母亲?这倒是让米楠有些意外,米楠进去之后发现秦丽的脸色还好,并没有之前的那种苍白。

    “你还是回去了?”秦丽这两天没有看到米楠就知道她一定是又跑回冷家去了,她一点都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受一点委屈,之前米楠回来的时候额头上那一块淤青已经让秦丽生气了。

    米楠点点头,她又担心母亲会生气,她赶紧压住母亲的手:“妈,我在冷家真的很好,他们并没有亏待我!”米楠希望母亲能够相信自己。

    “没有亏待?当初我是不知道,我要是知道我死也不会让你嫁过去!还说什么嫁入豪门了,享受好生活了,都是骗人的!”秦丽的情绪有一些激动,但是米楠安抚的话让她慢慢静下来。

    米楠无奈极了:“妈,我没有受委屈,真的,我想要留在他身边,不管他的身体是不是残疾的!女儿已经嫁给他了,那我今后再也不会嫁给别人了!妈你懂吗?”

    “米楠啊!”秦丽听着米楠说的话,她只觉得委屈了自己的掌上明珠,这个孩子太懂事了,让她不知道怎么反对她的决定。

    秦丽还是犹豫,但是她已经有一些动摇了:“但是他是个残疾,你嫁过去就是守活寡,你……真的也愿意吗?妈是不想看你日后痛苦。”

    听到母亲说的话,米楠红了一张脸,母亲这样*裸的说出来,她一个未经人事的女人当然是害羞的了。

    “妈,不管将来怎么样,我已经认定他了,就会一直留在他身边,我会帮助他,让他慢慢的好起来,希望妈妈你能够支持我!”米楠抓住母亲的手,盯着母亲,希望她不要再反对自己。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