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我们离婚吧!
    米楠只觉心脏像被什么狠狠敲击,敲的她心颤剧烈,彻骨的寒凉,引发的心烦意乱,怒意也随之平添!

    再也不回冷家。

    那是她最大的希望,但是,她身上还肩负着一些责任……

    回去吧?但母亲那边的情绪正激动着,如果自己非要回去,肯定加剧母亲的病情!

    进退维谷。

    她踌躇着,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耳边已经传来了嘟嘟的忙音,电话被男人挂断了。

    米楠颓然的放下了手机,推门走出去。

    “唉,现在人老了,眼光跟不上潮流,更新换代太快,我拍马都赶不上。”

    出门的时候,恰巧听到这句话语。

    米国立只是随口一说,但米楠却察觉到,米叔叔对公司的一切,都早已是有心无力了,哪怕有冷家的资金投入,也是很难继续维持了。

    她的专业是护理,并非金融方面,就算是想要帮忙,但也仍旧无能为力。

    秦丽也是满脸担忧,仰起头询问,“公司那边怎么了?”

    “没,没事的,你安心养病就是了!”米国立微微一笑,抬手在女人的头上揉了揉。

    安抚的动作,慰藉着女人的心底。

    但秦丽半信半疑,“国立,我不想让楠楠再回冷家了。”

    “楠楠已经是冷家的媳妇,怎么能不回去?”米国立闻言,当即反问,冷家的资金刚刚注入公司,就立马让米楠回来,这不是明摆着就要悔婚吗?

    “可她在冷家那就是守活寡!”秦丽波动的情绪,怒意随之而来。

    米楠忙走过去,替她顺气,并说,“妈,有话好好说,我答应你不回去,先别激动,身体重要。”

    “这……”米国立脸色为难,“早知道,我就让米娅嫁进冷家了。”

    闻弦而知雅意,秦丽敏锐察觉到他的画外音,眼神骤而锐利起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早知道冷家的事?早知道楠楠要嫁给谁?”

    疑问的语气,但语气确实肯定的。

    “是,我知道楠楠要嫁的人是谁。”眼见妻子就要发作,他忙出声安慰,又说,“你先别激动,听我说完。”

    “冷家大少比冷家二少强多了,冷家能有今天,靠的全是冷家大少冷逸轩闯出来的,至于那二少爷,不过就是个肆意妄为的纨绔罢了,楠楠能嫁给他,是她的幸运。”

    秦丽气的大脑发晕,心脏砰砰狂跳了起来,手抓紧身下床单,“米国立,你——”

    见她真的是生气了,米国立忙低声哄劝,“你别生气,我是真心为楠楠考虑的,无论如何,她嫁进冷家,一辈子都不用为生计发愁不是吗?”

    米国立和秦丽的结合,是出于感情,这么多年来,米楠从没见他们红过脸,这还是第一次。

    她没有插手,无论站在谁的角度来说,他们都没错,错的只是观念相冲。

    在医院呆了一个多星期,秦丽做完手术,开始进入恢复期。

    米楠找到机会,跟她说,“妈,我想回冷家看看。”

    “回去干吗?”秦丽正在喝水,闻言猛的把水杯摔回桌上,开水溅到桌面上,“你不是答应过我,不再回去?”

    明知道她肯定会生气,米楠还是有些顾虑的,连忙开口,“我和冷逸轩还是夫妻,这点是事实,所以我这次想回去和他办理离婚。”

    “真的?”秦丽冷静下来,狐疑看向她。

    “恩,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嫁进冷家,本来就是被迫的,发现被骗婚后,她就更加想离开,只是没有理由。

    现在她母亲这么反对,她答应下来也是顺理成章,只不过离开前,她还是想回去看眼冷逸轩。

    回去的路上,米楠本以为自己会开心的,因为终于可以解脱了,再也不用回那个牢笼困缚,但莫名的,心里竟还有股闷闷的感觉。

    如果她离开了,到时候冷逸轩自己闷在房间里,继续没人敢和他说话,饭也吃的越来越少,更甚者,直接睡在轮椅上?

    想到这里,米楠只觉自己的心底还牵带着一丝的感伤和怜悯。

    是真的很莫名其妙,才相处不过两天而已,怎么就会担心成这样?

    不是之前还讨厌着他的性情古怪吗?这次离开,正是最好的解脱……

    回到冷家,客厅里没有人。

    偌大的豪宅静悄悄的,她心里有些奇怪,往楼上走,就在这时,她眼前被什么恍了一下,一道白影飞速蹿出去。

    紧接着,就听“咚”的一声巨响!

    视线范围里,米楠看见不知何时出现的冷逸轩被家里萨摩撞的猛往前滑,沿着楼梯就往下滚。

    “冷逸轩!”

    她吓的惊呼,抬脚冲过去,可以忙中就容易出错,她脚下踩空,摔了一跤,冷逸轩的轮椅正好压倒她胳膊上,但也因此止住了去势。

    米楠疼的脸色泛白,仍旧是故作无恙的搀扶着男人,“没事了,你先别动,我叫人来帮忙。”

    厨房里王嫂正在烧饭,听到动静探头出来查看。

    结果就看到眼前这幕,登时吓得丢开手里东西,走过来帮忙,“哎哟,这是怎么回事。”

    “王嫂,你先帮忙扶着轮椅,我把手拿出来。”米楠低声说。

    王嫂照做,她常年干活,力气也大,稍用力就把冷逸轩连着轮椅抬起来,米楠看准时机,连忙抽出了手臂,这时候她已经疼的麻木了。

    她查看了片刻,伸出完好的手来帮着扶轮椅,“先把他移上去吧。”

    冷逸轩从始至终都没说话,就连被撞的滚下楼时,都仍旧不发一言,他视线冰冷的着眼前这幕,米楠有所觉察,蓦地抬头。

    这是两人第一次面对面直视对方,米楠也终于得以看清冷逸轩的模样。

    剑眉入鬓,眸若星辰,丰神俊朗的男人,帅气的无与伦比,堪比任意偶像明星,尤其是那出众的气质,强大到了就算是坐在轮椅上,仍旧不输任何人。

    良久,冷逸轩淡淡的开了口,嗓音却还有些偏冷,“还回来干什么?”

    米楠回神,也移开了视线,低眸道了句,“我是你妻子,具有法律效益的,这里也是我家,怎么不能回来?”

    说完,她的脸颊就红了,真没想到,她还有有一天能说出如此的话语来。

    心脏砰砰的狂跳,羞涩的紧抿着双唇,强逼着自己避开那道侵略性的眸光,和王嫂协力将人挪到书房门口。

    一个星期没回来,书房里似乎乱了些许,各种书本摊开胡乱摆放在桌面,地上,还真有种一地狼藉之感。

    “你先进去吧。”勉强把他抬到了这里,已经耗尽米楠所有力气。

    冷逸轩没有多话,自己滑动轮椅往书房里去。

    米楠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惴惴难安,自己刚才,是不是又说错话了?

    王嫂在旁边心有余悸,不禁感叹了句,“还好少奶奶你回来的及时,要不然我在厨房也发现不了,少爷就该摔下去了,”

    她顿了顿,她奇道,“少爷怎么会从楼梯摔下去的?”

    米楠拖着自己逐渐恢复痛觉的手臂,“家里萨摩突然冲出来,撞到逸轩的轮椅,这才出的事。”

    她左右张望,还是有些疑惑,“家里人呢?怎么都没看见?”

    “今晚冷氏有晚宴,会场人手不够,临时从家里抽调过去了,眼看着要吃饭了,我就打算给大少爷煲点汤。”说到冷逸轩,王嫂又是满脸愁容,“少奶奶你这些没在,少爷饭量又变少了。”

    “怎么回事?”米楠眉目微动,心底却难以掩饰的一丝诧然划过。

    王嫂立马絮絮叨叨的把情况全都说了出来,原来这些天,冷逸轩非但是少吃饭了,甚至吃的比之前还少。

    米楠狠狠皱着眉头,怎么这么大的人,还跟小孩子似的?

    手还疼的很,王嫂建议她先让家庭医生过来看看,她拒绝了,打算先给冷逸轩做点吃的东西。

    伤的是左手,但烧饭还是不方便,最后还是在王嫂的帮助下才烧出一道番茄炒蛋,然后由王姐帮忙端着晚饭上去。

    “吃饭了!”把饭菜摆到桌上,她也跟着在他对面坐下。

    男人顿了顿,放下书,缓缓向她滑过来,等距离差不多,她单手替他盛好汤,又把饭放过去些,“今天我手不方便,所以只有番茄炒饭,汤是王嫂烧的,我尝过味道,很不错,你也试试看吧。”

    动作熟稔,语态自然。

    平淡的话语,仿佛两人已是相处多年的老夫老妻,像这些天她从来没离开过。

    “今天菜有些少,你就将就着先吃点。”米楠指着自己左手,“等它好了,我再给你做好吃的。”

    冷逸轩接过筷子,看向她左手,“你手……”

    “没事!”米楠耸肩,“就是暂时有点麻,过段时间就好了。”

    其实哪里是麻,她现在疼的很,要不是她强忍着,都怕是忍受不住了吧!

    冷逸轩收回视线,淡色的薄唇微微浮起了一丝浅淡的笑容,“离婚协议等我签好会让律师送来,吃完饭,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倏然,米楠夹菜的手顿住——

    她不动声色抬眸看着男人,她却浑然不觉一般,继续夹起鸡蛋放进碗里,开玩笑般说,“怎么这么残忍?我手还受着伤呢,就不能让我看好了再说?”

    这借口有些可笑,医治手伤话,随便哪里都可以,不一定非要留在冷家。

    但不知为何,冷逸轩没有再提,只是漠然的地拖吃着,米楠只当刚才那幕没有发生,如常的给他夹菜,“多吃一点,王嫂说你最近又吃的少了。”

    冷逸轩的眼底,划过了些许的复杂,脑中轰鸣的眸中悸动,想要将他这些年固若金汤的理智全部打破,却快速的闭上了星眸,再度睁开眼睛时,早已时一片阴鸷,他放下了手里的筷子,“你有什么想要的,可以提出来,算做给你的补偿。”

    番茄炒蛋没炒好,有些咸。

    放在嘴里,却犹如嚼蜡,米楠垂下了眼睑,心底的悲凉油然而生,“冷家已经给我们太多帮助了,我没什么需要的。”

    无需他明说,这段婚姻看来是注定要走到尽头。

    有些荒唐,才不过短短几天,甚至没超过半个月。

    米楠想清楚后,决心要调整心态,尽快接受这情况。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