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再也别回来了!
    米娅是米国立和原配生的孩子。

    其母亲在她五岁时遭遇了意外,五年后,他邂逅了秦丽,开启人生第二春,重新组建了家庭。

    一直以来,生活还算过的去,也算幸福。

    除了这个女儿不肯接受秦丽做继母,时常要说些话来气她。

    米娅烦躁的挥挥手,神情略显无奈,“得得得,知道了。”

    秦丽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心底的怒意翻滚,强压着怒火,对米国立说,“国立,你快给冷家打个电话。”

    米楠担心母亲的身体,急忙倒了杯水,递送过去,“妈,这都是我和他结婚前的事,谁都有过去,咱们何必抓着不放呢?”

    “姐,你还真是大度啊!这报纸也就在你们婚礼头一天而已。”米娅冷笑,眼尾蔓延的轻蔑,十分鲜明。

    米国立看了报纸,也知道了事情的大概,当即脸色阴沉,但顾忌着秦丽的身体,赶忙把米娅往外推,嘴上还说着,“你赶紧去上课,少来捣乱。”

    米娅朝着他挥了挥手,冷嘲热讽,言辞更显激烈,“行呗,你们是一家人,我就是个那多余的,我走还不行吗,呵……”

    秦丽见状,急忙挣扎着坐了起来。

    她让米娅回来,并从包包里拿出了一摞钞票,“米娅,阿姨知道你是关心我,特意赶过来看我的,这星期阿姨和你爸爸可能有点忙,要顾不上你,这些钱,你拿去,自己照顾好自己。”

    手里捏着厚厚的钱,米娅当即眉开眼笑,笑颜如花起来,“好了!我知道了。”

    她把钱收好,往外走去,经过米国立时,肩膀狠狠撞着他走开,“哼!”

    送走了她,再将米楠支到外面去打水,秦丽便打电话给冷相濡。

    并不是真的想要兴师问罪,只想先探探情况,以便日后再做打算。

    “相濡,是我,那个……你公司快忙完没?可以来接米楠回家没?”秦丽斟酌着用词。

    那边不知道冷相濡遇到了什么事,心情也烦躁到了极限,当即厉声怒斥,“她又不是残废,不会自己回去?”

    秦丽心里咯噔一下,“米楠是你老婆,你下班的时候顺道接她回家,是应当的,这要求不算过分吧?”

    “老婆?”冷相濡冷笑,“她才不是我老婆,她是我嫂子,我哥的女人!”

    挑破真相!

    伴随着阴冷的一声低笑,电话直接被挂断,徒留下秦丽看着黑屏的电话如遭雷劈,怎么回事?!

    不是说好的冷家二少么,怎么会变成冷家大少爷,那个瘫痪的冷逸轩?

    米楠打完水回来,刚一进门,就看到了母亲震怒的神色,顿时呼吸一滞,心底各种猜测不断涌出。

    略显手足无措的看着病床上的母亲,“妈……”

    听着这一声‘妈’秦丽的眼眶就红了,望着女儿哽咽出声,“楠楠,你告诉妈妈,你嫁的人究竟是谁?”

    病房里有片刻沉默。

    一瞬间,静的仿佛掉下根针都能听到!

    知女莫若母。

    秦丽知道,冷相濡说的话,其实都是事实。

    见状,秦丽猛地呜咽出声。

    莫大的委屈涌起,泪堤登时崩塌,泪水如断线的珠子唰唰落下。

    看着女儿的泪水,秦丽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垂足顿挫,“楠楠,对不起,都怪妈妈,是我害的你掉进那火坑,是我的错,你打我吧,你骂我吧。”

    “我不该啊,我不该非要你嫁进去的……”

    米楠被吓到,忙上前挽住了母亲的手臂,也的梨花带雨,“妈,这不怪你,我没事的。”

    秦丽反手抓住她手腕,眼神里透着坚决,声音都更显笃定,“你今天留下来,不准再回冷家,不准!”

    “好好好,我不回去的,我就在这陪着你。”米楠忙擦了擦泪水,慌忙的连声应下。

    秦丽这才冷静下来,只是手依旧紧紧抓着她,生怕女儿再回冷家。

    尤其是想到了那个残废的男人……

    心底的怒火和悔恨交织,像整个人都被丢进了焚化炉,烈火焚身,炙烤着每根神经都在叫嚣。

    米国立说有事要回公司,其实是想给母女俩留下相处空间,让他们说说心里话。

    临走前,叫了医生进来检查。

    医生替秦丽检查完,反复叮嘱不能再受刺激,米楠跟在后面听着,表示自己一定会注意的。

    回到床边,她开始尽心照顾母亲,自己已经嫁人,冷家的那些家规,更是苛刻的要命,怕是以后再想回来,也是不容易的,只能抓紧少有的机会尽孝。

    母女俩随意聊着天,很快就到晚上。

    米国立从外面带回晚饭,让两人赶紧吃饭,米楠借口去洗手间,趁机给冷母打了个电话。

    “妈,今天晚上我不能回去了,我妈情况有点严重,我需要留着照顾她。”

    冷母那边沉默了片刻,许久,才有了回身。

    不过,冷母的声音依旧那么淡漠,甚至还透着些许的威严,“早上刚说的家规你都忘了?是估计忘记还是没放在心上?冷家不许夜不归宿,想看你母亲,明天再去。”

    要不是冷相濡说破情况,她也不至于这么焦头烂额!

    米楠心里抱怨,嘴上自然也不会有什么遮掩,所幸直说了,“妈,小叔今天告诉我妈事实了,她刚检查出心脏有问题,这会儿正激动着,所以……”

    电话那边彻底沉默了下来。

    也许是冷母觉得心里愧疚,半晌,才终于松口,“你去跟逸轩说一声,只要他同意,我没意见。”

    和冷逸轩说?

    那她该用什么借口?

    难道还是刚刚的说辞?那他肯定会生气的,米楠脑海里念头纷杂,还没想好该怎么办,电话就已经转交给冷逸轩。

    “说,什么事?”冷逸轩低冷一贯的声音传了过来,冰冷的犹如腊月的寒冰,透射人心的森寒冰凉。

    “我妈病情有些严重,今晚可能要留下来照顾他,但是妈要求我获得你同意,你看……”米楠无暇思考,只能实话实说,但心里仍旧无尽的忐忑。

    电话里,冷逸轩的嗓音也还算平静,“可以。”

    还不待米楠高兴,男人的声音又继续传了过来,“以后也都不用回来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