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新欢旧爱
    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的沉默,男人低醇冷漠的嗓音,才在她耳边响起。

    却像是魔咒,引领着她开启了另一片神秘的天地,也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这一幕,久久的定格在她脑中,挥之不去。

    “可以,你去跟妈说,我不同意你回门。”

    他说的很慢,声音一字一顿。

    仿佛要确保让米楠都能听清一般,却在他这句话出口的瞬间,她只觉得松了口气,唇角扬起了浅然的笑意,“好。”

    两人吃完饭,米楠下楼送碗筷。

    此时,冷母和冷相濡早已用完,正坐在客厅等她。

    冷相濡听到动静,眼神不耐的斜睨了过去,“能不能快点?让我等这么久,你是故意的吧?”

    忽视掉冷言冷语,她只是转眸看向冷母,“妈,我刚刚和逸轩说了,今天要回娘家他不同意。”

    “不同意?”冷母皱眉,略微思索就答应下来,“既然这样那你就留下来吧,你家里我会打电话过去说的,放心吧。”

    果然,冷逸轩的话对冷母来说是最有用的。

    见不用回去,米楠心神松懈下来,准备转身上楼。

    就在这时,冷相濡却突然站起身,整个人如离弦之箭般,动作极快的来到她的身边。

    男人一把拽住她手腕,狠戾的嗓音如期而至,“谁让你跟他说的?”

    米楠脸色平淡,自然的想要从他手中挣脱,同时解释了句,“他是我丈夫,我当然要跟他说。”

    比起冷逸轩来说,冷相濡的这点怒气对米楠简直不值得一提。

    小巫见大巫。

    她秀眉拧紧,“小叔,你抓疼我了,请放开。”

    冷相濡没有动,脸色阴沉的看着她,那副样子,宛如蛰居猎物的猛兽,随时都要将女人生吞活剥。

    “你今天必须去。”他咬牙怒道。

    冷母刚想开口呵斥两句,手机忽然响起,也只好暂时作罢。

    “小叔,你既然想去见心上人,还是跟妈直说吧,别打着利用我的心思,我不会让你利用的。”米楠继续反驳。

    冷家这次联手策划的一场骗局,让她对冷家的人,并没有任何的好感可言。

    特别是冷相濡,自己关心外面的女人,那就努力反抗,凭什么拿她做挡箭牌?

    念及此,她不屑的眼眸,鄙夷不经遮掩就流露出来。

    冷相濡无话可说,气的胸膛不断起伏,咬牙再道,“你别不识好歹!”

    他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眼见着就要消失,心里怒火滔天,但他现在没有太多心思追究,只恨自己先前把她得罪的太狠。

    这时,冷母打完电话回来,见儿子这模样心里了然,不疾不徐开口,“米楠,刚刚是你家里来的电话,说你妈妈进医院了,你要去看看吗?”

    “什么?”米楠诧然一愣,当即心神大乱。

    她快速的甩开冷相濡的手,走到冷母身边询问,“我妈怎么回事?是为什么?很严重吗?”

    “电话里没细说,你还是自己过去看看吧。”冷母说。

    “好,我这就回去。”

    米楠没心思再计较,拿了外套就往外走去。

    冷相濡见状,抬脚跟在身后。

    冷母看他那急急忙忙的背影,也知道他存的什么心思,到底没有阻拦。

    最多和那个女人见上一面,仍旧改变不了其他的。

    汽车载着两人驶出冷家。

    前一秒还满目温和的男人,下一秒,就早已原形毕露。

    冷相濡瞬间立马翻脸,要求米楠从车上滚下去。

    “小叔真是好心肠,我祝你以后永远事与愿违。”

    米楠冷笑着祝福完,推门下车。

    别墅区建在郊外,往来无车,她只好徒步走去,等好容易拦到辆回程的出租车,时间已经接近傍晚。

    医院中,秦丽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如纸,见到了自己女儿,才勉强恢复些精神。

    却偏偏眼尖的注意到她额头伤口,忙问,“你额头怎么回事?”

    糟了,忘记处理伤口!

    米楠眼色变了变,佯装无谓的笑了笑,解释说,“昨天半夜上厕所没注意,撞到的。”

    秦丽勉强相信,目光放到她身后,有些失落的声音诧然,“一个人?”

    米楠点头,搬出早就想好的说辞,“他本来是陪我来的,结果中途接到公司电话,我就让他先忙工作了,毕竟你也知道,公司那么忙的……”

    “既然有工作,那当然就要以工作为先,你要多体贴他,千万别心生埋怨。”秦丽是个温柔贤淑的女人,当然会提醒女儿,要出嫁后多为男人的事业着想。

    “我知道的!”

    秦丽总担心她还小,不会做别人家的媳妇,担心慢待了女婿,只好时刻提醒教导。

    在她眼里,冷相濡是她的乘龙快婿,她心里感恩,因此掏心掏肺的对冷家加倍好。

    米楠看向米国立,疑惑的开口询问,“叔叔,我妈为什么突然会进医院?”

    “也没事,就是家里突然有老鼠出现,把你妈吓到了,早上来医院的时候,干脆做了全身检查,医生发现她心脏有些问题,具体如何还得看报告出来再说。”米国立回答说,“最近这段时间,她都要住院观察。”

    他和秦丽感情还算深厚,自从早上得到消息后,紧皱着的眉头就没有再松开过。

    正说着,病房门忽然被推开。

    几个人视线循声望去,只见身穿休闲服,头戴鸭舌帽的米娅从外面插兜走了进来。

    看到米楠时,挑眉乐道,“哟,这是谁回来了。”

    她走到病床前,把手中拿着的报纸,豁地一下抽甩在秦丽面前,“我就说天上掉的馅饼怎么都被你捡了呢,那冷相濡会不会一直是米家女婿,还有待观察吧。”

    “啧啧,那女的,长得真好看,米楠哪里比得过啊。”

    秦丽心里闪过一丝复杂的异样感觉,神色骤然一怔,快速的拿起面前报纸。

    报纸上,赫然刊登着一个巨大的照片,冷相濡和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亲密拥吻着,画面火辣,刺痛人眼。

    旁边还故意刊登着巨大的字样,“新欢旧爱,冷家二少何去何从!”

    简直就是图文并茂!

    秦丽脸色蓦然之间,一阵白,一阵黑。

    米楠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亏阿苏拿过报纸,看见上面新闻当即大脑一阵轰鸣,神色诧然!

    “米娅,我说过多少次,要对阿姨有礼貌,谁准你这么没大没小的?”米国立没看见内容,以为是米娅言辞不敬,惹得妻子生了气。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