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你在嫌弃我?
    冷母的心中,早已对那林西月没有什么好印象,甚至是厌恶至极。

    女人是最容易理解和看穿一个女人的。

    冷母很清楚,林西月分明就是个不知羞耻、水性杨花的女人,费尽心机手段勾住冷相濡不说,还让他次次和自己这个当妈的作对!

    “妈!”冷相濡勃然大怒,愤然的咬了咬牙,“你怎么能这样说她!”

    争吵愈演愈烈,双方都没有丝毫的退让。

    无休无止。

    米楠尴尬的站在楼梯边缘,有些进退维谷,陷入了两难的局面。

    她心里还是对冷母有些畏惧的,如果处理不妥,万一针对上自己,怕是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

    脑中的思绪还在进行,冷母却余光注意到了楼梯上的米楠,冷声说,“米楠,你今天得回门,待会儿吃完早饭让相濡陪你回去。”

    她下意识看向冷相濡,就看到男人双瞳猩红,脸色阴沉,像一头被激怒的野兽,獠牙展露。

    看来,这次又是因为这样,得罪了这位小叔子了!

    米楠无奈的蹙眉,看着冷母,一副有事好商量的语气,“妈,我今天先不回去了,待会儿我打个电话给家里说一声就好。”

    说完,担心遭到婆婆的反对,又急忙补充,“逸轩身边需要有人照顾,留他一个人在家,我也实在不放心。”

    在米楠看来,这是最好的办法,避免了得罪冷相濡,还能免回家里被母亲发现什么端倪。

    可冷母没她想的这么复杂,直接说,“这怎么可以,我理解你的想法,但是礼数坏不得!”

    米楠还想再开口辩解的,但一直脸色阴沉的男人,却忽然开了口,“对,该尽的礼数还是得尽,待会儿我陪嫂子回去。”

    米楠诧异的怔住。

    但很显然,事情就在冷母和冷相濡的话语中落下帷幕,米楠攥紧拳头,只得默认下来。

    她跟两人打过招呼,就走进了厨房,准备早饭。

    做好后,端着两人份上楼。

    脑海中还在思虑着怎么才能免去明天的回门,总不能真的得罪了小叔子吧?!

    冷逸轩在书房中,坐在窗边翻看着一本书。

    绚烂的阳光从外面斜照进来,为男人的周身镀了层光熏,将整个人的轮廓,都显得异常的柔和,从容又那么的清隽。

    看起来温润如玉,很容易让人联想上一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听王嫂说,你不爱喝粥,就给你做了清汤面,你先吃吃看。”

    米楠走了过去,将面放到桌上。

    男人的目光顺着她的方向看去,注视着那冒着热气的面条,有青菜有鸡蛋,看上去非常有食欲。

    他修长如玉的手指拿起了筷子,慢条斯理的吃了一口,味道确实不错。

    见冷逸轩没有什么嫌弃的意思,米楠心里多少也算松了口气。

    好在自己做的东西得到了认可,不管怎样,也算是欣慰的。

    念及此,她才想到了刚才楼下的事,就忙开口道了句,“我可以拜托你帮我一件事吗?”

    话落,她心里就有些不安,无措的手指揪扯着衣襟,忐忑万分。

    冷逸轩清秀的眉宇上浮现了一丝折痕,“说。”

    心里仿佛涌起了一丝浪潮,感觉到了希望的曙光,米楠紧绷的容颜有了一丝的舒展。

    她低声说,“今天是回门的时候,可我暂时不想回去,你能去跟妈说,让我留下来吗?”

    “为什么不想回去?”冷逸轩手指停顿,眸中透着浅然的疑惑,视线审视的看着女人。

    “因为……”米楠犹豫着皱了皱眉,不知道该不该将楼下的事情和他重复。

    思来想去,最后只是说,“回门是要夫妻共同回去的,妈让小叔陪我回去,这有点不合适。”

    她担心冷逸轩多想,就编了个谎话。

    本以为他不会有察觉,却不曾想,男人的脸色瞬间阴沉,骤然冷却的俊颜,让人心生颤栗。

    “所以,这是委屈你了对吗?”

    低冷的嗓音,肃杀,阴寒。

    这是场精心策划的骗局,无论他是否愿意,都已然是局内人,米楠这般的说辞,就是在责怪他?!

    “不是委屈,只是我不想家里人知道,否则……”

    米楠也是太着急了,但话说了一半,才感觉到了不对劲,再停下来时,早已来不及。

    出口的话,不能收回。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停下干嘛?继续,说完!”冷逸轩厉声怒色,脸色阴了数倍以上,凛然的气势全数爆发。

    说什么?

    说她的家里人不会推她送进这火坑?

    米楠心里冷笑,面上依旧得打起精神应付,只是唇角的浅笑,带着几分被晒的痕迹,“没有什么。”

    “否则你家里人知道,你嫁给了一个废人,会找我们冷家拼命?”冷逸轩脸色铁青,挑剔的眉宇,都影射出烦躁的意味。

    听着男人沉冷的嗓音,米楠的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狠狠握住,心脏狂跳不已,无奈的眼眸狠闭。

    她本是想给小叔子一个台阶下,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让所有人都为难。

    没想到居然又惹怒了自己的丈夫……

    她不自然的双拳紧握,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才解释道,“不是的,我只是不想和小叔回去,如果你愿意跟我回去,那我没有意见的。”

    “我只是,想和自己丈夫回去,你能明白吗?”

    所以,她并非是因为自己残疾,而是单纯的想和自己丈夫回去?!

    冷逸轩听明白了她话里的含义,俊逸的脸色也逐渐缓和了下来。

    无论她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但话语顺耳,也就愿意不再继续追究什么了。

    就算是谎言,他也愿意配合的。

    只是,就是不愿意看到他人用同情,或者悲悯的目光看待着自己罢了!

    米楠无力的耷拉着头,目光看着地面,心里紧张成倍增长。

    沉静,一如既往的沉静着。

    静默的空气在随着时间推移,慢慢的加剧。

    她的心上像塞了团棉絮,紧张的难耐不安。

    再抬眸偷偷的瞧看男人,就看到……

    冷逸轩坐在暖阳里,刺目的阳光,让她看不清楚他眼底藏匿的隐晦和复杂。

    仔细想来,她有很多次机会和他独处的,只是每次面对的时候,都忍不住紧张。

    一直到现在,自己丈夫的样子,她还有些不太熟悉。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