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你陪着嫂子!
    米楠好不容易摸到他的皮带,但是她不会解皮带,硬扯了半天。抬头时她感觉到了嘴唇上有凉凉的唇印在她的唇上。

    她慌忙避开,趁男人没等发火前,快速的开口道歉,“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不用解释了,你是我的妻子,就算是故意的也合法的!”冷逸轩沉冷的嗓音,温吞吞的说着。

    唇上还残留着余温和淡淡馨香,柔柔的触感,引人浮想,甚至还有点一发不可收拾的冲动!

    米楠错愕的一愣,差点怀疑是自己幻听,方才还冷声警告她别乱动心思的人,现在居然能如此云淡风轻,甚至还说自己有这合法权益!

    都说冷家大少性情寡淡,阴晴不定,看来传言属实。

    她晃了晃脑袋,尽量想要撇开这些混乱的思绪,定下心来继续手头事情。

    冷逸轩心情好的时候,做起事来也就格外体贴,自己脱去裤子,只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却没动贴身的那层。

    “你,能不能……”米楠涨红的芙蓉面有些嗫嚅。

    “嗯?”冷逸轩敏锐的星眸,看到女人手足无措的模样,一直沉寂多年的心底,却隐隐的泛起了涟漪。

    “没,没什么。”

    米楠忙摇头,深吸了口气,努力鼓足勇气,替他褪去那层布料,然后掩饰性的站起身,扶着他坐进浴缸。

    别看冷逸轩身形瘦削,但男性的体重,全部覆在她身上,卯足全力方才可以,把人弄进去后,米楠拿过毛巾,匆匆替他擦洗完后背,把毛巾递给冷逸轩。

    “前面的,你自己来吧。”她脸颊绯红,像有团烈火在焚烧。

    递出的毛巾却没有接。

    男人幽深的目光,灼灼如华的望着她。

    米楠顿悟,这是让她继续。

    她不禁蹙了下眉,下意识的握紧了手,硬着头皮继续。

    冷逸轩的身材是极好的,壁垒分明的腹部肌肉,精壮而挺拔,像是常年锻炼的,可按照他这坐在轮椅上,又不怎么吃东西的情况来看,这样的身材,还真有些奇怪!

    米楠略微有些疑惑,视线也跟着不解起来。

    女人的双手在他的身上,不轻不重的力道的游走着,技法精湛的堪比那些按摩师,男人仰头靠着浴缸,难得的情绪略微松懈下来。

    “好了。”

    片刻后,米楠道了一声。

    “扶我起来。”他回过神,低哑的嗓音出声。

    米楠上前扶他,没注意脚底下的水,倏然,脚下打了滑——

    身体就惯性的动作快速的朝前扑了过去,顿时哗啦水声四起,米楠手磕在浴缸边缘。

    纤细的手臂,磕碰的骨头发疼,忍不住直抽冷气。

    冷逸轩下意识想伸手去开灯,临到头却发现自己不是在轮椅上,便摩挲着开了装在浴缸上方的台灯,暖黄灯光流泻而下,将场景照的一览无遗。

    米楠看清眼前情况,却发现自己正对他胸前,男人胸口正随着呼吸微微起伏。

    旖旎的气息在四周游荡,像有什么在脑中萦回。

    她脑袋轰一声炸开,慌手慌脚的挣扎着,但越急就越容易出错,慌乱了半天也没爬起来。

    冷逸轩静默的注视着她,而脑海中,却因这种复杂的身体接触,摩挲的异样,在心底油然荡开,他喉结有了明显的变化,压抑着某种莫名的混乱。

    沉吟多时,男人低冷的嗓音倏然道出,“是我妈教你这么做的?”

    类似相同的事情,三番两次出现,还可能是巧合吗?

    很明显,对于这些‘把戏’不可否认的对自己产生了浓烈的影响,一次次的撼动着他引以为傲的理智。

    米楠的心里早已一片羞涩,紧张的薄唇紧抿,无奈的闭了闭眼经,尴尬的垂着头,嗓音略微带着颤音,“你在说什么?”

    女人的眼眸十分好看,纤长的睫毛垂下时,透射扇形的弧度,宛如两把小扇子,双瞳剪水,清澈的眼瞳,美的逆天。

    无措的时候,像受了什么委屈的小麋鹿,大大的眼瞳,眨巴眨巴着的样子,透着难以掩饰的真挚。

    女人并不像能说谎话的样子。

    他沉默了下来。

    霎时间,沉默,如死一般的沉默着。

    良久,就在米楠有些承受不住,不知该说什么化解这僵滞的局面时,男人也打消了其他的念头,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和昨天相比,今天的他,似好相处了很多。

    照顾着他上床休息后,米楠才为自己拿了床薄被,在沙发上辗转栖身。

    宽大的沙发极大,用来做床是很好的。

    劳累了一天,睡梦十分安详。

    一夜无梦。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

    米楠看着床上还在睡梦中的男子,深吸了口气,轻手轻脚的进了浴室洗漱,再下楼做早点。

    这是她的打算,却刚走下楼梯,就听到下面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

    米楠好奇的探头看过去,远远地,就见冷母正在和冷相濡在说什么,言辞十分激烈,两人的态度也很强硬。

    没有听到具体说了什么,冷相濡直接就要拂袖离去,冷母气的浑身直抖,看着他的背影,威胁的冷道,“你今天要是敢踏出这里一步,我就让那女人永远消失!”

    米楠的脚步蓦地顿住,诧然的思绪在脑中轰鸣,考虑着要不要先回去,以免被殃及。

    “那您也就别想要我这儿子。”冷相濡修长的身影略微停顿,却头也不回的还了句。

    那决绝的样子,俨然一副早已做好一切的准备。

    消失?

    让谁消失?

    能让母子俩吵成这样的人,到底会是谁?

    言犹在耳,冷母气的咬牙,脸色难看到了极限,“你现在是真有出息,居然敢让为了个林西月威胁我!”

    “那也是您反悔在先!”

    冷相濡忽然转过身,俊逸的脸上早已一片铁青,压抑的怒火窜起,“妈您当初答应过我,只要婚礼上我替大哥出面,你就答应我和西月的婚事。”

    说到这,他顿了顿,犹豫的星眸闪动,片刻后嗓音略微有了缓和的趋势,“现在西月已经怀孕了,您不是一直都想要抱孙子吗?”

    “妈,她一个人怀着孕不容易,你就让我去看看她吧。”

    话说到这里,明显的强势褪去,此刻的他,就是一位即将成为人父的男人,在为自己的女人和孩子考虑。

    米楠不禁心里叹息,原来他也并不是生性凉薄之人,只是那场婚礼让自己给他留下的印象并不好,之前才会故意出言讽刺的。

    冷母的怒意却不减,仍旧声色俱厉,“谁知道她肚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