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欲求不满吗?
    “不必了。”男人冷然的嗓音,夹杂着莫名的风暴。

    冷逸轩收起了书,这个时间点,他应该是想要回卧室休息了。

    今天晚上如果冷逸轩再让她帮他洗澡怎么办?不说男女有别,就光只是他的体重,她都没办法扶着他。

    倏然,她开口转移了话题,“我想问一下,你晚上睡哪么?”

    她记得早上起来他们新房的床上被褥没有睡过的痕迹。

    “睡轮椅!”他的声音仍旧是那么寒气逼人的。

    他宁愿坐在轮椅上整晚,也不愿意叫人帮忙,米楠只觉得好奇,以前的佣人,都是怎么照顾他的?

    冷逸轩转着轮椅,往新房的方向去,米楠跟在他身后,垂眸缄默。

    她真的好想再下去问问薛姐,平时都是谁伺候冷逸轩洗澡睡觉的……

    于是进门前,米楠找了个借口,“你有没有口渴?我去帮你倒点水怎么样?”

    “不用!”

    还真是惜字如金啊!

    永远都是只冷冷的道这么几个字,没有丝毫多余的情绪,紧绷的俊脸,也惯性的保持着一种神色。

    进房之后,冷逸轩看向她,半晌,低醇的嗓音缓缓道出,不高不低,却感觉不到男人此刻的心境。

    “明天抽时间你找下小李,以前都是他照顾的我。”

    对他多些了解,才能更方便的照顾他,他也不想米楠像是无头苍蝇一样,更不想再发生前两次那样令人不愉快的事情。

    “嗯,好的。”米楠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她现在要帮他挑选好明天要穿的衣服,尽管他不出门,尽管没人会看到他穿什么衣服,她仍旧打开衣橱,用手机照亮,耐心的为他挑选着明天的衣服。

    挑好衣服,米楠转身去放洗澡水,在侍候冷逸轩洗澡之前,她想先去洗,免得又像昨天晚上一样。

    浴室内她调好了水温,因为太过昏暗,她仔细辨别架子上的洗发水时,不小心打翻了上面的瓶瓶罐罐。

    她正想收拾,突然一道声音传来,“你在干什么?”

    声音近在咫尺,是冷逸轩推着轮椅进来了,米楠下意识的拿浴巾裹好身体,才怯懦的看向他。

    “没什么,就是这里太黑了!我不小心把东西给打翻了!”

    这光线对于冷逸轩不算黑,因为他早已习惯一切,甚至穿过模糊的视野,清晰的看到面前的女人,以及她湿漉漉的长发,还有身上紧裹着的浴巾。

    清瘦的倩影,那不盈一握的纤腰,还有吹弹可破……

    玲珑有致的身材,此刻在这种光线的配合下,更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充满诱惑感。

    冷逸轩低沉着声音,满含凛然的蕴怒,“谁允许你先洗的?”

    米楠蓦地一愣,当即呆住了!

    男人的声音满含怒意,她下意识的咬住了下唇,像丧失了言语能力,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

    看着女人容颜上的不知所措,茫然的样子,反倒有几分无助,冷逸轩闭上了眼睛,不在去看她,冷声吩咐道,“把浴缸好好清洗一遍。”

    “哦哦……好的!”

    她恍惚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忙听从他的命令,却在刚迈出浴室一步时,踩到了刚才打翻流出来的洗头膏,她整个身体往前倾。

    摔下的时候却没有疼,米楠落在了冷逸轩的腿上,她的脸,正对着他的双腿中间。

    呆愣了不知道多久,头顶传来的声音里夹杂着滔天的怒气,“你还要准备趴多久!”

    他的身体在起变化,她贴着他的那里,能非常清晰的感受到了异样。

    是一种类似萌芽状态的膨胀,像有什么,正在茁壮成长。

    米楠快速的撑着身子,从他的身上爬了起来。

    但她的脸却像被火烧一样,红的渗人,炙热的温度,更为烫人!

    “不要指望一个下身瘫痪的人能满足你什么!”冷逸轩冷冷的声音警告着她,同时也在压制着他体内窜起来的邪火。

    真是该死,他竟然在这个女人的身上,浑然不知的有了一丝的悸动!

    这话语中的意思,米楠是明白的。

    如果想要继续留在冷家,那就得做好守活寡的准备。

    可是刚才她是不小心摔倒的,没有勾引他的意思,压根就没想着和他做那种事。

    米楠看着面前坐着轮椅出去的冷逸轩。

    他是不是以为她是那种欲求不满的女人?

    明明之前的关系已经得到了缓和,两人还可以说上两句话的,但转而,竟然又变成了这样!

    感觉一切都仿佛回到了原点,米楠无奈的闭上了眼睛,有种功亏一篑的错觉。

    洗完浴缸之后,冷逸轩坐着轮椅进了浴室,没让她再继续跟着。

    她担心他在浴室里会摔倒,他双腿不能站立,又没有拐杖之类可以让他扶着的东西。

    在浴室外,米楠就在门口等着他叫她。

    “进来!”没多久,浴室里冷逸轩叫她了。

    米楠推开门,见他已经把头发洗好了,只是身上的衣服还没脱去。

    米楠忙走了过去,犹豫之下,还是在男人的耳边,低声的道了句,“你能把灯都给关了么?”

    “你确定全关了你能看得见?”冷逸轩斜睨了她一眼道。

    “不需要看见什么的。”

    没有了灯光,房间里更是一点都看不见,她的手就是完全在凭借着脑海中残存的景象胡乱摸索。

    冷逸轩没有开灯的打算,女人的呼吸略显急促,在耳边萦绕,痒痒的,令人作祟。

    倏然,鬼使神差的,令他的呼吸也开始紊乱了。

    纤细绵软的手指在他的腰腹上触及萦绕,反复流连,最终,找到了皮带的位置。

    但她很笨,不会解男人的皮带。

    胡乱的动了几下,感觉到了男人的一丝不悦,她快速抬头,却不慎险些和男人的薄唇触及,黑暗中,女人有了察觉,下意识的慌忙避开。

    却被男人的大手一把桎梏,难以逃离。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