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哪儿来的胆子?
    “哟,瞧瞧这是谁?你还知道起床啊?”女人尖细的嗓音,冷嘲热讽的划过耳畔。

    轻微的一顿,冷母端起咖啡杯,讪笑着冷道,“你还真以为你是千金大小姐?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尖锐的嗓音,尖细刺耳,如淬了毒的藤蔓,狠狠扎着米楠的心。

    新婚第一天,确实不应该晚起的,尤其是像这样还有婆婆在的情况下。

    但她也是有原因的!

    刚想开口辩解,奈何冷母似乎也看出了她的意思,丝毫不给这样的机会。

    冷母只是不屑的挑了挑眉,红唇轻勾,“说来也怪我,当初挑你当我儿媳妇,是看你孝顺、乖巧,才没有多说冷家的规矩,就让你当我冷家儿媳妇,现在看来,还是有必要的”

    “逸轩是你的丈夫,你在冷家首要任务就是照顾他,无论如何,你起床要比逸轩早半个小时才行。”

    关于冷家的家规,冷母一条条给米楠例了出来。

    林林总总,细之又细。

    就差要详细的规定她何时该做何事,念及此,米楠不禁心底惊呼,冷家估计需要的不是儿媳妇,而是一台全自动的智能机器人。

    一般的家规,她也是知道些的。

    但是却没有想到,冷家的家规里,竟然还有不许她出门,更不许和除丈夫以外的男人说话,这样匪夷所思的条款。

    耐着性子听冷母将这些苛刻的‘家规’一一道完,也已经到了中午。

    米楠抬手摸摸额头,想起伤口到现在还没处理。

    午餐时,餐桌上坐着的有冷家二老,还有冷相濡,冷逸轩却不在。

    似乎是看出她眼眸中的疑惑,冷母随口道了句,“逸轩一直都是在房间里吃饭。”

    米楠低着头默默的扒着碗里的饭,也没吭声。

    “你记住你是逸轩的老婆,不是佣人,我让你照顾逸轩,若你只是单纯的照顾他,那你和那些佣人有什么区别?”冷母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仍旧继续夹菜吃饭。

    米楠心悸一怔,早已听出,冷母话中有话的意思。

    冷逸轩一般都是在楼上,不怎么出来走动的,卧房就在楼上最里面,走廊尽头,便是他的卧房。

    饭后,冷母便让她上去照顾下冷逸轩。

    米楠打开门,见里面是间装修古朴的书房,清隽俊美的男人斜身坐在那里,白皙骨节修长的手上,正拿着一本书,安静的翻看着。

    那一幕宛若被定格住,美轮美奂。

    像从漫画里走出的男主角,帅气的让人不敢直视,冷逸轩刚毅的轮廓,丰神俊朗的外表,绝对不亚于任何超人气偶像鲜肉,着实养眼。

    房间内的窗帘闭合着,将外面大好的阳光阻断,昏暗的视线,暗的有些看不清楚。

    米楠站在门旁,看着手里端着的水果盘,看着邪魅的男人,犹豫的开了口,“你要不要吃点水果?”

    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她仍旧记忆犹新,再次面对时,难免心有余悸。

    冷逸轩抬起头扫了她一眼,“端过来。”

    米楠犹豫了一下,端起水果盘,向他走过去。

    她伸手递给他,冷逸轩却一直不接,深邃的目光却盯着她额头上的伤口。

    轻微的红肿,还有些破皮。

    在白皙的容颜上,十分明显。

    注意到男人的视线时,她不自然的抬手摸了一下额头受伤的地方,小声低语了句,“昨晚撞的有些重,所以……”

    浅淡的嗓音,没有丝毫的抱怨流露,只是想跟他解释而已。

    “所以什么?”男人的嗓音还是一如既往的低冷,犹如深埋的地窖里冷冷发出。

    在冷逸轩刚才询问时,米楠的心里仿佛滴了一滴浓墨,却在这句话落下后,浓墨彻底幻化消失无踪。

    原来,一滴浓墨,是无法改变整片大海的颜色,亦如她的事,他又怎会真正的关心?

    “……没什么的!”感觉到气氛又有些僵滞,米楠快速把水果盘放下,就岔开了话题,“今天外面天气挺好的,我们出去走走吧。”

    话音刚落,她就自然的伸出手,却在碰到他轮椅的瞬间,突然被他一把攥住,顺势拉扯到了面前,他的手狠狠的掐住了她纤细的脖颈。

    米楠能呼吸的空气越来越少,纤细的脖颈被人遏制,冰冷和窒息交织,脑海里沉沉浮浮,男人的俊脸却一次次在眼前浮现。

    她的脸色也慢慢的发红,变紫。

    米楠也想挣扎,抵抗,但奈何男人和女人的体力悬殊,这点微弱的气力又怎可能和他相比?

    冷逸轩低哑的嗓音略显清淡,却带着阴森鸷酷的森寒,“告诉我,你哪来的胆子?”

    胆子?

    米楠满脸茫然,目光呆滞。

    她只是想要当个好妻子,做好分内的事情而已,怎么就惹到他了?!

    “咳咳咳……”

    完全喘息不上来,就在米楠以为自己会窒息而死的时候,桎梏在自己脖颈上的手,终于松开了!

    源源不断的空气摄入,扑面而来,她只能狼狈的喘息,无力的身体,绵软的沿着男人的轮椅瘫了下去。

    “从我眼前消失!”冷逸轩推动轮椅,阴冷的眼眸,丝毫不加掩饰的流露出厌恶,嫌弃的避开了她触碰。

    森冷的声音像是从九幽地狱传来一样,戾气十足。

    一股莫名的寒凉,悄然爬上了米楠的脊背,悄无声息的逐渐蔓延……

    她忍不住大口的喘息,挣扎着想要快点从地上爬起,奈何身上还没有多少气力,双腿也好似被灌了铅,挪动不开分毫。

    这个男人太危险,而且阴晴不定!

    像吃了个*,随时随地都会引爆。

    不知道继续待下去,会不会随时殃及她的性命。

    她从地上爬起来后,强撑着身体,走出了书房。

    房间门外,冷相濡早已站在这里多时。

    清冷毫无涟漪的眼眸,透着似鹰眸一般的锐利。

    “看来我妈是挑错了人,你还是早做准备,被赶出冷家吧!冷氏已经给了米氏一笔资金了,你嫁进冷家,干得是佣人的事,拿的钱可比他们多的多。”

    声音薄凉里似带嘲讽,像是对她很不满意。

    米楠错然的看向了他,眸光浮动。

    快速的闪退眸中的隐晦和复杂,将刚刚房间里发生的一切掩去,米楠的眸中幻化着清淡和祥和。

    她只说,“你为什么要说的这么难听!我真心想嫁进冷家,想当好冷家的媳妇。但是你们冷家从一开始就是骗婚!我什么都没抱怨,你们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刻薄?”

    就算让她嫁给一个残疾人,都没嫌弃没有抱怨过什么,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她。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