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滚开!
    明月当空,h市最有实力的财团冷家,其灯火通明似有喜事的样子。

    此时此刻,穿着雪白婚纱的新娘米楠正在新房中心神不定的随意走动。

    咚咚。

    挂在墙上的壁钟沉闷的响起。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声音,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子缓缓进入她的视线,米楠略感不安的看了看。

    还没有等看清男子的长相,房间的灯光就突然熄灭了。

    他滑动轮椅的声音,在黑暗中听的很清晰。

    “可不可以开灯?我看的不是很清楚。”米楠声音略微颤抖的向坐在轮椅上的男子问道。

    冷逸轩的声音很冷很霸道,如古代掌握生杀大权的帝皇一般,让人光听着就不寒而栗。“已经很晚了,我要洗澡。”

    毕竟一个双腿残废,成天只把自己关在家里阴影处的人,也不会像网络直播上靠粉丝挣钱的主播一样平易近人。

    毕竟房间里没有第三者,而他又腿脚不方便,米楠略有不安的想着,他说这话,是说让自己帮他,洗澡?

    但…但是…米楠还没作好作为他妻子的准备。

    “你过来。帮我。”冷逸轩的声音比刚才还要冰冷许多。

    冷家的人已经警告过她了,如果冷逸轩有丝毫不满,那么,米家一分钱都休想拿到还要面临着冷家的报复。

    毕竟是为了钱,她才嫁入冷家的…

    “我…我身上的礼服还没脱,很不方便的,之前都是谁帮你洗的,我去叫她。”米楠低声道。

    这会头脑一阵混乱,米楠只想冷静冷静,而不是给所谓的老公洗澡。

    他实在没什么心情和米楠扯这些乱七八糟的,滑着轮椅缓缓的靠了过去“难道就没人告诉你,我和你结婚,是为什么?”

    确实没人告诉她,在过去的一天里,她就像牵线木偶被指使着做各种事情,直到刚刚,她都还以为她的丈夫是冷家二少——冷相濡。

    冷逸轩靠近,让她感受到了迎面而来的寒意。

    她可以现在就离开冷家!毕竟这是冷家欺骗在先,她不承认这样的婚礼。

    “我不知道,我的丈夫是你……”米楠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的说道。

    他不耐烦的说道,只是声音好像更冷了几分,“要滚,就快点滚!”

    本来他就没有想娶这个所谓的妻子。

    她嫁进冷家目的就是为了母亲,为了米家里企业,如果现在她就这样离开,那么一切就毁了!米楠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思考着。

    是选择看米家没落,母亲成天以泪洗面?还是,就嫁给这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一辈子就这样过去。

    一场心理以结束,她缓缓走向冷逸轩,声音略为低哑,“我帮你洗。”

    语气平淡,似已认命。

    冷逸轩推着轮椅兀自往浴室方向滑行,也不看她,米楠赶忙换上睡裙,亦步亦趋跟在身后。

    米楠还是第一次,伺候人洗澡,她先把浴缸的水放满,就跟在家给猫猫狗狗洗澡一样。

    浴室里的灯光微暗,镶嵌在墙壁上水晶一闪一闪。

    暗色的灯光,视线的混沌,对米楠来说是极好的,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尴尬。

    “那个。脱衣服需要我帮忙么?”米楠低头不安的搓着手指,声调有些不稳。

    话刚落,她就后悔了!

    没事多那句嘴干什么?万一真让她脱怎么办。

    “过来!”男人低冷的声音划过耳畔。

    不高不低的音量,却伴随着彻骨的阴寒,隐隐的毛骨悚然,透射着不寒而栗的戾气。

    大步走到近前,随手解开了衣扣,脱掉了上衣。

    抽走了皮带……

    “裤子你能不能自己脱啊?”话音刚落,她马上又后悔了,下意识的快速噤声。

    双腿残废,不能行走的人。

    上衣可以自己来,但是裤子……怕是就需要别人了吧!

    冷逸轩幽深的眼眸紧眯了眯,像只蛰居猎物的假寐狮虎,灼灼如华的视线盯着她,丝毫没有开口回答她的意思。

    米楠却有些踌躇,他坐着怎么脱裤子,起码要站起来才行。

    她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怎么办好。

    “你能扶着轮椅,略微站起来一下吗?”米楠望着他道。

    话已出口,女人的脸色早已一片绯红,若不是光线微暗他一定能看见。

    等了几秒,见冷逸轩没有开口的打算,她叹了口气,上前过去准备搀扶他,纤细的手臂挽着他的臂膀,异常费力,毕竟是小女生,摇摇晃晃的根本站不稳。

    她不得不咬着牙,费力的卯足了全力。

    见男人依旧缄默不语,她忍不住开口,“如果以后都需要我帮你洗澡的话,你这么沉,我一个人根本不行,要不,想想办法,给你买一根拐……”

    “滚开!”冷逸轩的声音如刺骨寒风一般,猛的甩开了身旁的女人。

    骤然,空间像是被冻结了一般。

    突如其来的力道,让她踉跄的摔倒在地,头磕在浴缸的边上。

    “啊……”她眉心紧皱,抬手摸了摸额头,疼的忍不住轻微发声。

    冷逸轩勃然大怒,动作极快的一把推开,米楠没有什么防备,硬生生的撞向浴缸,不大的浴室里发出“咚”一声闷响。

    莫名的,米楠只觉得天旋地转,还没有回忆起来是那句话得罪了他,而自己的眼前就越来越黑……

    在冰冷的地板上睡了一夜,昏迷在浴室居然没有人管她,就那么放任着她在浴室里一直昏睡。

    是冷逸轩把她推到撞倒,撞到了浴缸,也亲眼看见她昏迷,这个男人居然冷酷到如斯地步,任由她在这冷冰冰的浴室里不管不问。

    米楠缓慢爬起来,走到外面卧室环视一圈,偌大的房间空无一人,静谧的房间,仿佛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再往床上看去,整齐规整,不见褶皱,看起来是没人睡过,抬眼看向墙面挂钟,已经十一点半。

    她竟然昏迷了这么久。

    她在衣柜里,找出一套居家服,换上之后就下了楼。

    这套房子是欧式建筑,楼梯是旋转楼梯,墙壁一侧放着一个落地大钟。

    米楠下楼后,便看到婆婆视线在大钟上凝滞,紧绷的脸色极尽阴沉。

    她恭敬的上了前,“妈。”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