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 倒霉的张家
    “怎么会!我知道你也是担心我的,谢谢你们!”上官寒笑了笑,他受伤的事情还是没有和他们提起,反正也快好了,就没必要说出来让他们担心了。

    上官楠看着上官寒安然无恙的样子,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幸好你回来了,不然某人就要把我的皇朝给拆了!幸好幸好,我这名下的一个产业还能活下来,就是因为你回来了!”上官楠打趣上官寒,然后又看了看季禾夙,暗地里偷笑。

    冷逸轩看着上官楠这样,就知道她现在已经放松下来了,总算是没闹出什么大事出来,不然只怕上官楠和季禾夙都不会放过那个抓了上官寒的人。

    谁知道季禾夙当天晚上在上官楠他们给上官寒准备了晚宴之后就把上官寒给带走了,就算是上官楠他们极力反对都不行,季禾夙真是太专横独行了,都不让人反对的。

    “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被别人抓走?而且你又是怎么逃出来的?”季禾夙抓着上官寒的手,结果不相信抓到上官寒受伤的伤口:“你……你抓到我的伤口了!”

    “你怎么会受伤?”季禾夙一吃惊,直接就扯开上官寒的衬衫,果然看到了用绷带绑起来的伤口,他皱眉碰了碰那绷带,上官寒却没有一点在意的把自己的袖子放下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没事的!”

    大概是觉得自己太鲁莽了,季禾夙说话的声音也低下来一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这伤口……”看起来是一个口子不小的伤口,季禾夙真是心疼了。

    “这是我逃跑的时候弄伤的,不要紧!”上官寒摸了摸自己的伤口,庆幸自己当时找机会逃跑了,不然自己只怕等不到上官楠的季禾夙他们来救,还会当做连累他们的累赘的。

    “这件事情是说来话长,我当时只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后来就被他们关在一个山里的小木屋里,我用了三天的时间才逃出木屋的,后来我逃跑的时候来到那个瀑布边,心想不能这样被他们抓住,然后我就跳下去了,谁知道被河里的石头划伤了。”上官寒轻笑了一下,然后才又说:“幸好有人救了我,让我养好伤再回来,我就给你们打电话了。”

    “那个救你的人是谁?你知不知道?”季禾夙挑眉,他一想到上官寒在一个陌生人的家里住了这么久,心里肯定也不平衡,上官寒似乎知道他想干什么一样,然后说:“人家救我,也没说他叫什么,反正有机会我们再去当面答谢就好了,不用在意这么多吧!”

    之后不知道季禾夙和上官寒想说什么,反正现在在上官家,上官楠觉得自己是能够睡一个好觉了,这段时间这么担心上官寒的她整个人都消瘦了不少了。

    只不过上官楠之前和季禾夙调查的京城的势力,发现了不少隐患,当然,他们还怀疑有一个家族是刻意针对他们的,所以这也不怪上官楠和季禾夙他们疑心太多了。

    如今在米娅和董玉香的安排下,张家在京城的动作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大能够引起上官楠和季禾夙他们的注意了,张家最近动作太大,就算上官楠想不把注意力转移到他们身上都不可能了。

    “luwian,最近那个张家还是很活跃吗?”上官楠靠在椅子上,最近没有什么大事,所以她也比较闲,偶尔还会和冷逸轩带着孩子们出去走走。

    luwian点头,她早就已经觉得那个京城的张家有些不对劲了,谁知道现在他们越来越嚣张了:“小姐,我原本是不想说的,但是我真的觉得张家是给脸不要脸,现在都快要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

    “你说得对,他们确实不要脸,大概是因为老爷子去世了之后,京城里有不少人都以为我们是软柿子好捏吧,luwian,你看看张家名下有什么产业,哪些产业和我们上官家的产业有挂钩的,你就和大哥说一声。”上官楠觉得,有些人就应该好好教训一下才是。

    不用上官楠说,季禾夙都已经开始针对张家行动了,先不说他们到底确定张家是不是就是绑架上官寒的人,但是季禾夙一旦觉得是他们,他就不会心慈手软了,直接动手。

    “明白了,季禾夙那边……”luwian顿了顿,需要等到上官楠提醒她,她才知道到底要不要和季禾夙那边提一声,但是上官楠却摆摆手:“季禾夙那边早就动手了,你以为他不知道这些事情?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只要和二哥有关的事情,他就不会不上心的。”

    “说的也是!”luwian笑了笑,实在是没办法了,她还是给季禾夙打电话了,让季禾夙身边的助理通知季禾夙,让他通知季禾夙,并且季禾夙那边的人已经给出回应了,所以luwian也就放心了。

    但是张家那边却不好了,他们不知道怎么了就想要在上官老爷子出世之后,想要出来露露头,谁知道现在竟然被季家和上官家给堵住了,现在张家只想去找上官家给个说法。

    “上官家的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什么时候张家得罪你们了?”张家的人来上官老宅这里闹着,让上官楠特别多反感,张家的人做了什么还不说,竟然让他们给交代?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上官楠眼睛一抬,看了看张家的人,她冷哼了一声:“哼,张家的,你们是不是应该也给我们一个交代?你们张家人做的那些事情,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张家人做的那些龌龊事还少吗?要交代?要什么交代?难道你不知道得罪我们两家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

    张家人以为上官楠说的是他们暗中针对上官家和季家的事情,所以一直不敢说话,但是上官楠说的却是绑架上官寒这件事情。

    看到张家人不说话,上官楠眯了眯眼睛,她看了一眼张家人:“我劝你们一句,别作死,就算是老爷子不在了,张家人也不是这样随便让你们欺负的!”

    “现在的意思是说你们上官家的人以权压人咯,好啊,好啊,真是厉害了,上官老爷子在的时候也不见他这样针对我们,你们这些小辈一上台,竟然就这样针对我们这些小家族了是吗?”张家人竟想在上官老宅明明摆摆的针对上官家的人,大概是狗急跳墙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