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三章 我要回去
    “既然他们绑架了二哥这么久都没有伤害二哥,也没有打什么匿名电话要挟威胁我们,那他们绑架二哥是为了什么?”上官楠皱着眉头,表示自己真的猜不透那个幕后主使的真正意图。

    冷逸轩更加不明白,就像是上官楠说的,这么做对那些人根本没有一点作用,那他们做这些岂不是多此一举吗?虽然他们之前猜测是想要针对上官家,不过现在上官家还没有出事,他们图的到底是什么?

    在米娅和董玉香的努力之下,张家的人真的开始上钩了,至于董玉香用了什么手段让张家这样按照她们想的做,米娅是没有一点兴趣的。

    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既然已经有人愿意做鱼饵了,那就等着看看季禾夙和上官楠这两条大鱼怎么上钩吧,这样的话董玉香和米娅都安全了。

    “李小姐果然料事如神,张家现在已经按照我们预想的那样行动了,过不了多久,季禾夙就会把怀疑的目光从我身上转移到张家身上了!”董玉香显得有些高兴,不用被人盯着,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危,谁不高兴呢?

    米娅可高兴不起来,因为如果不是董玉香那边出了事,他们根本不用这么麻烦的要找别人当她们的替罪羊,而且还能够看着上官楠怎么样被季禾夙针对的。

    现在好了,如果这件事情因为张家帮忙替罪而过去了,那她们想要再针对上官楠可就有些困难了,因为怕没有机会让她们动手了。

    “如果你的人能够机灵一点,我们也不用走到这一步,要是上官寒还在我们手上,早晚能将上官楠给拉下台,到时候就不怕京城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了。”米娅凉凉的说着,她心里是不甘心的,但是又没有一点办法,只能等着这阵风头过去了。

    董玉香那边自责的声音就传过来了,米娅是没兴趣听她自责什么的,所以米娅吩咐了几句之后就挂了电话了,这么久以来的策划,就这样被他们给毁了,说真的,米娅真是不甘心。

    上官楠虽然怀疑过董玉香,但是和季禾夙一样,发现董玉香每天在京城这里也是慢慢的培养自己的势力,看样子并没有什么时间去绑架上官寒,更加没有办法能够承受这样的压力还在京城里待下去。

    所以上官楠很快也把怀疑的目光移开了,以至于现在董玉香都毫无压力的在上官楠和季禾夙的眼皮子底下活着。

    最近上官楠发现有不少人在整对她的势力,不管是明里的还是暗里的势力,都有人在不停的骚扰她,之前上官楠和季禾夙都有过这样的遭遇,但是因为是不痛不痒的骚扰,所以他们都不在意,现在上官楠不得不在意了。

    “luwian,那些人是什么来头?给我看清楚了吗?”上官楠含着怒火的问luwian,她就不信了,这些人还真能藏到底底去。

    luwian点头,她已经看清楚了,不过那些人在京城不怎么露面,而且之前这些人也出现过,所以luwian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备份了,她发现这些人中有一些人不是京城本地人,所以她不好查。

    但是季禾夙却查出来了,这些人中有些人是来自缅甸的,这么一来,之前季禾夙在那个瀑布发现的缅甸军用匕首就能有一个好的说法了。

    但是季禾夙查到,这些人和董玉香没关系,既然没关系的话,那这些人又是谁的人呢?就算是上官楠也有同样的疑惑,季禾夙把调查结果给她了,上官楠一向聪明,但是这次却猜不透了。

    在黑白格调的房间里,上官寒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过了两天,期间都是医生给他打的葡萄糖维持上官寒的生命体征的,这才让上官寒缓过来。

    “这里是……哪里?”上官寒很多天不开口说话了,他今天开口说话的时候却夹着一些沙哑的感觉,但是上官寒的声音不难听,即使是沙哑的声音,也一样很好听。

    青年听说上官寒醒了,就过来看看,发现上官寒是真的醒了,有些迷糊的样子,确实和他的外表有那么一些不同:“这里是我家,你醒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上官寒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青年,然后又把目光放在了自己还在隐隐作痛的手臂上,他光是看着那个包扎的范围,就知道这一定是个伤口。

    不过上官寒是个男人,根本不在意有没有伤疤,青年以为他是伤口疼,正想让医生帮他看看的时候,上官寒又说话了:“你是谁?”

    “我叫墨莲,你叫什么?”墨莲很给面子,回答了上官寒的问题,他是对这个男人有一点好感的,所以墨莲让自己表现得尽量的温和,生怕吓到这个男人。

    上官寒皱眉,他在京城似乎从来没有听到过姓墨的,他到底是谁呢?上官寒知道对方回答自己的问题了,他也应该自报家门:“上官寒,这里是京城?”接着他又问了一句。

    “不是,这里是天津城,你已经昏迷了两天了,从我救你回来开始,现在已经过了三天了!”墨莲伸出三根手指,表示上官寒昏睡的时间。

    上官寒突然呼吸急促起来,三天了,已经过了三天了,自己逃跑了,但是季禾夙和上官楠都不知道,而且那些人会做出什么事情还不知道。

    一想到之前那个女人说的话,上官寒就忍不住担心害怕,他不能继续在这里耗下去了,必须马上离开。

    墨莲说这里是天津城,那么离京城应该不算远,既然这样的话,自己趁早回去,还是可以提醒季禾夙和上官楠他们的:“不行,我要赶快回去!”

    说着上官寒就要从床上下来,但是他一动就觉得自己像是要浑身散架一样,在这样湍急的河水里飘了这么久,上官寒还能活下来已经是幸运了,躺了两天就想恢复那是不可能的。

    墨莲按住上官寒:“你别乱动,医生说了,你的身体要至少五六天才恢复,你现在身体没好,而且还受着伤,你这样怎么离开?”墨莲对上官寒这个倔强的样子没办法,但是医生说过了,他的身体很虚弱啊。

    “我没事,我必须要快点回去,不然要出大事了!”上官寒摸了摸自己受伤的手臂,还是想要离开,墨莲却让人进来给他打了一剂镇定剂:“我没办法,你的身体还没好,我是不会让你离开的,我可不想我救了一个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